笔趣阁 > 无敌纸道人漆黑血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拿出杠房人的气魄!
    轰隆!

    万花楼外。

    看着塌陷的地基,震耳欲聋的响动,四周不断汇聚的人群,方无敌心中大快,感对他出手,就算你们这次运气好,不暴露,也要让你们不得不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躲躲藏藏。

    随后,看到有寒山派的武者出现,方无敌这才放心离开。

    朝着王家棺材铺的方向赶去。

    他可还没忘了,杜三姑这个女人派人袭杀王二狗。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忠实信众,不能就这样被欺负了!

    方无敌一路急赶,这才在北街成功追上王二狗,此刻的他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骂骂咧咧,对自己损失了七千两白银痛心疾首,丝毫不知身后的危险,已经悄然降临。

    街边拐角,随着王二狗转身,数道黑影忽然以迅雷掩耳之势冲了上来,扣住王二狗的肩膀,干脆利落地朝地上一摔,暴力地将人砸晕后,数道黑影匆匆将人抬到距离最近的河边,毫不留情地扔了进去。

    直到看见人彻底沉入水中,才放心离开。

    长街上。

    神秘的波动荡漾虚空,方无敌撤去消然间施展的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王二狗面色阴沉,含恨地盯着几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远去的背影。

    刚才道君的声音突然在他心头响起,嘱咐他,站在原地不要动,无论发生何事,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声。

    刚开始,他不解,但出于对道君的信任,还是照做。

    后来,见到那群万花楼里的壮汉出现,仿佛迷了心障,陷入幻境,对着一个从天而降、化为跟他一模一样的纸人,背后偷袭,打昏溺杀后,王二狗就豁然开朗。

    心中的愤怒和杀意腾腾燃烧,压抑不住。

    “多谢道君相救!”

    王二狗对着虚空恭敬一礼,没有继续朝前行走,而是猛然一拐弯,向着另外一处方向走去。

    虚空中,注视着王二狗调转的方向,方无敌心中一动,没在镇上继续游荡,虚空飞渡,很快就返回南街的张家棺材铺。

    默默想着自己不久前,在面对金甲尸时,施展的剪纸成人神通。

    这门神通虽然是系统给的任务奖励,但方无敌深知思想伟大,智慧无穷,念头无匹,对这门到手的神通细心揣摩,加入了他曾创造的能量漩涡体系。

    一般的剪纸成人神通施展开来,以他先天境的实力,造出的纸人只有后天境的实力。

    但若是加入能量漩涡,这些纸人就能自给自足,不会有能量耗尽,就打回原形的忧虑。

    还能控制纸人自曝,作为最后的杀招。

    一具后天境纸人的自爆,能瞬间爆发出后天巅峰的威力。

    数百纸人自曝,就算是先天巅峰的强者也要饮恨。

    唯有神通境的存在才能完好无损。

    而这次一战,也让方无敌见到了这一招的威力。

    对神通的钻研热情,更加高涨。

    不久,随着熟悉的脚步声响起,王二狗出现在方无敌的感知中,看着对方熟练的开门撬锁,心中一阵无语。

    这位老王不转行,简直屈才了。

    以对方这门技艺和贪财本性,如果转投梁上君子行当,必定大放异彩。

    来人进入棺材铺,见到早就快要燃尽的线香,王二狗脸一黑,忍不住咒骂张福财又近水楼台,捷足先登,抢了他的第一柱香。

    随后,他恭恭敬敬地给方无敌上香叩拜,将在万花楼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祈求方无敌保佑他明日行事一帆风顺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方无敌:……

    你都没说,你明日要做啥?我怎么保佑你?

    方无敌心中吐糟一下,不再多想,明日王二狗究竟要干什么,总有一探究竟的时候。

    现在,他屏息凝神,开始全力修行。

    杜三姑和黑衣男的出现,令他感受到压力,特别是对方背后的势力,为了获取某件即将出世的宝物,似乎要在寒山古镇发动尸潮,以此牵住寒山派的精力,令他们无力争夺。

    这种多事之秋,狗系统偏偏关键时刻不给力,只能靠他自己。

    努力修行,增强实力。

    才能在大变中,获得喘息。

    ………………………………………………………

    大日东升,朝霞映空。

    随着张家棺材铺开门,梁咏棋出来……接客。

    一众香客涌入,各自拜祭后,就准备匆匆离去。

    只是,还不等他们离开,王二狗就将门堵了。

    “老王,你昨天造我的谣,老子还没找你算账,今儿个你又作的什么死!”

    张福财见到王二狗,横眉怒怼。

    “哥啊!以前是小弟我不懂事,我给你道歉,可我惨啊!昨天被万花楼那骚婆娘欺负狠了!”

    看着猛扑过来,抱着自己脖颈,小媳妇似的,嚎啕大哭的王二狗,张福财尴尬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他还以为这王二狗转性了,今天跟他认怂,没想到竟然是让外人给欺负了。

    这事儿张福财先是哭笑不得,随后就勃然大怒。

    他虽然与老王日常不对付,见面就掐,但两人是铁打的关系,牢不可破!

    现在,听到他哭诉,又岂能忍了!

    “特凉的!你老王只能我老张欺负,谁特娘的敢欺负你,就是跟我过不去!”

    其余杠房行当的人,也是义愤填膺。

    “咱们之所以能在这寒山古镇占据一席之地,就是因为咱们素来团结一致,再怎么斗,也是咱们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其他人欺负。”

    “没错!老王你虽然为人抠搜了点儿,但怎么说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除了我们能欺负你,谁也不行!”

    “就是!老王,只有我们能欺负你!其他人,谁都不行!”

    “没错!万花楼杜三姑那个骚娘们,她竟然欺负到你头上……不对!她欺负你!她怎么欺负你的?难道是知道你是老童男,压抑不住yu火,把你给强……”

    其余人闻言,不由一愣,原本暴怒的情绪霎时一缓。

    转念一想,觉得挺对。

    “老王,我们只知你被万花楼那骚娘们欺负,但她如何欺负于你?却一概不知!你也老大不小,如果是男女情爱之事,这种欺负,你也不必委屈,多多益善才是!”

    老二狗本来心中还挺感动,觉得自己没白认识他们一场,甚至暗中决定,他们欠自己的钱,可以给他们宽限些时日,自己欠他们的钱,也……迟一点还。

    谁知他们越说越不靠谱,到后来甚至事涉他的清白。

    “老子岂能看得上那**人!”

    王二狗跳出来,极力反驳,甚至心一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连他狮子大开口,欲要敲诈杜三姑七千两白银之事,都毫无隐瞒。

    等他讲完,就见众人摇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我就知道,不应该对你抱有其他希望!”

    “果然!你还是你!视财如命的老王!”

    张福财眼前一亮,开口道:“老王,你受了欺负,兄弟们自然会帮你讨还公道,只是,若你凭空得来一笔钱财,兄弟们也不能白忙活!

    三千两,只能多,不能少!”

    其他人眼冒精光,纷纷赞同,甚至有几分迫不及待。

    “三千两,你怎么不去抢!”王二狗心疼的滴血。

    “四千两!”

    “老张,张哥,咱们相交多年,你不能如此无情,看着兄弟难受!”

    “五千两!”

    王二狗心中一梗,明白张福财打定主意,不得不忍痛接受。

    “三千两就三千两!”

    棺材铺里,众人相视一笑。

    “好!大家各自回去准备,这次定要让整个镇子上的人都知道,咱们杠房行也不是好惹的!”

    张福财意气风发,豪迈开口,其余人也被激起心中热血,纷纷拍着胸膛保证,会不遗余力的支持。

    好生展示一个杠房人的气魄!

    事不算完,随后就见张福财行至供台,点香叩拜,恭敬地对方无敌道:“道君在上,这次我等为老王讨还公道,望道君庇佑,一切顺遂,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信徒张福财拜上。”

    其余人见此,也有样学样,随后约定好集合时间,各自匆匆离去。

    供台之上,方无敌也是好奇不已,想知道他们究竟要如何对付杜三姑,毕竟杜三姑有着后天境巅峰的修为,手下还有一批打手。

    对张福财他们来说,可是件硬骨头,不好啃。

    …………………………………………………………

    晚霞落寞,夜幕初至。

    这一天,本该子时将近时才来的香客,提早到来,各自拜过方无敌后,汇合早上来的一批香客,一群人浩浩荡荡,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事物,驾着数辆马车,匆匆离去。

    方无敌催动剪纸成人神通,留下一具跟他一模一样的仿品,待在供台,冒充自己,在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的掩护下,悄然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