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纸道人漆黑血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我只是个小小使者
    万花楼。

    一间隐秘的厢房内。

    杜三姑气愤地将桌上的茶杯扫落,凌厉的目光从屋中一众膀大腰圆的壮汉身上划过,吓得他们噤若寒蝉。

    “说!消息是谁泄漏出去的!”

    一群壮汉相互对视,左右互瞧,各自摇头,连连保证不是他们。

    “大人,会不会是他无意间知晓?或是在诈我们?”有人大着胆子提出看法。

    见杜三姑没有怪罪,又有人大着胆子道:“会不会那老小子什么都不知道,我看那小子的意思,不像是知道些什么,反而是在往大人身上泼脏水,污蔑您与我们兄弟之间……”

    开口的大汉没敢继续说下去,却成功让杜三姑面色一沉,她明白大汉的意思,狠狠瞪了大汉一眼,虽然她心中也更倾向于对方的解释。

    但她行事历来小心谨慎,思忖片刻,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事关那位大人的大事,不得不防,不管这人究竟知不知道尸神宗的存在,都必须要铲除!

    你们马上动手,记住务必要做到干净,看起来像意外一般!”

    “是!”

    望着退出房间的一群壮汉,杜三姑似乎想到了什么,勾唇一笑。

    她本以为王三狗能扛住自己的武道威压,深藏不露,所以才故意让人把他扔出去,以做试探。

    如果是,她就吃亏点,俯低做小,送走这瘟神,全当自己倒霉,被狗咬了。

    结果……

    对方连一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根本就是个样子货。

    中看不中用!

    等他被人宰了,他身上抵挡威压的宝贝迟早会是她的。

    想到这里,杜三姑嫣然一笑,只是,笑意还未达眼底,就忽然顿住,不知想起什么,转瞬阴沉。

    沉思一会儿,她起身朝屋内一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墙壁敲击三下,两重一轻。

    原本看起来完好无损的墙壁,忽然从中间裂开,砖头朝两侧移动。

    几个呼吸的时间,一面通道已经出现,里面别有洞天。

    深吸口气,杜三姑迈步走入其间。

    暗中观察的方无敌眼中精光一闪,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施展,紧跟其后,步入通道内。

    几次转弯,过了三道机关,方无敌跟着杜三姑进入一方血色空间。

    这方空间约有一百平方米,中间有一方巨大的血池,占据这方空间的大部分区域。

    数十具银甲尸双目紧闭,浸泡在血池当中,一个个面色银白,散发浓郁的煞气。

    血池中央,更是有一具金甲尸,被银甲尸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

    杜三姑小心翼翼地步入其中,对着血池恭敬跪地叩拜。

    “杜三姑,求见大人!”

    汩汩~~!

    血池中一阵抖动,随着一道血柱升空,一道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自其中出现。

    他面色泛着不正常的苍白,一看就是不经常晒太阳所致。

    “三姑,我吩咐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杜三姑身子一抖,“回禀大人,一众女尸已经按照大人吩咐安排,除了万花楼外,这古镇其余地方的大小花楼,也各自送入一部分,藏匿暗处,掩人耳目,只等大人一声令下,施展密法,操尸而起,在城中制造混乱。

    城中贱民村,也已经按照大人吩咐,每日夜里,悄悄制造尸妖,对外散布是感染疫病,武者高高在上,视贱民如草芥,暂时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只是……”

    “只是什么?”

    看着犹豫的杜三姑,黑衣青年目光一寒,厉声问道。

    吓得杜三姑抖的更加厉害,不得不硬着头皮回话。

    “楼中一名伙计无意间发现潜藏的女尸,被属下发现后斩杀,属下本念着他为楼中办事多年,平日也算勤恳,想给他个恩典,将其尸体先存放棺材铺内,等他头七过后,其家人从外地赶来,将他尸体接走,再加以补偿,也算仁至义尽。

    却没想到那人早就在无意间沾染尸毒,昨夜月圆之夜,头七之日,突然起尸,最后……”

    “最后如何?”

    黑衣青年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杜三姑,令后者脊背生寒,不敢再吞吐下去。

    “最后被人斩杀,尸骨无存!”

    哗!

    血池忽然暴动,随着黑衣青年探手一握,一只血色大手蓦然成型,握住杜三姑的脖颈,一把抓起。

    “妇人之仁!

    你都将人杀了,不离开毁尸灭迹,反倒讲什么仁义,简直是蠢笨如猪,愚不可及!

    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

    我的小宝贝们,自从来到这里,可是许久没有饮过活人鲜血了。

    就是不知道,你能在他们的群攻下,坚持多久?

    一息?还是两息?或是……连一息都坚持不到?”

    “大人……饶命!”

    砰!

    跟扔破布口袋似的,杜三姑重重砸在一面墙上,摔倒在地。

    她挣扎起身,重新跪地,瑟瑟发抖,却不敢有丝毫抱怨。

    “究竟是谁出手,灭了尸妖?难道是寒山派的人?”

    “不是!”

    闻言,黑衣青年面色稍霁。

    “听说,是一尊神!”

    闻言,黑衣青年脸都绿了!

    “你再说一遍?”

    黑衣青年不敢置信!

    武道修行分境界,一重境界一重天。

    后天、先天、神通、道胎、元神、通天、生死……

    神,是何等伟大的存在,哪怕是最弱小的神,神位不高,神力稀薄,也有神通境的实力。

    “你竟然给我招来这样一尊强敌?”黑衣青年咆哮。

    这一刻,想撕了眼前女人的心都有了。

    还不如直接对上寒山派!反正早晚都要上。

    “大人息怒!此事另有隐情,属下已经私下打探清楚。”

    “讲!”

    “据属下所知,那尊神最近才冒出来,信仰只分散在下九流的杠房行当,且只不过是一尊伪神!”

    黑衣青年面色舒缓,也来了兴趣,“你在仔细说说!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交代的清清楚楚。”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等杜三姑将自己掌握的消息,全部倒豆子似的说出来,黑衣青年不屑一笑。

    “我当什么了不起的存在,按你所说,不过是个骗取信众香火的阴晦之物,引灵迷心作伪神,不知天高地厚。”

    黑衣青年继续吩咐道:“那具尸妖的首尾记得处理干净,人没必要再留着,那尊伪神,我会亲自出手,山中那件宝物即将出世,过不了多久,我便会发动尸潮,吸引寒山派的目光,牵住他们的精力,你做好策应。

    这次任务如果做得不错,我自会为你轻功,助你加入我教,修成先天,延寿两百。”

    “多谢大人!”

    杜三姑欣喜若狂,她冒险跟眼前的黑衣男子合作,为其效力,铤而走险,不就是为了这句承诺。

    ………………………………………………………

    血池空间内。

    一旁隐匿的方无敌静静地注视这一幕,面色越来越古怪。

    他看着黑衣男子空手套白狼。

    看着杜三姑被恩威并施,耍得团团转。

    总觉得有种看反派炮灰的赶脚(感觉)。

    只是在听到对方要出手对付自己时,眼中迸发一道厉芒。

    “吼!”

    恰在这时,血池中央的金甲尸忽然睁开眼睛,一双血色双眸紧盯着方无敌藏身的地方。

    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

    “谁!滚出来!”

    黑衣青年暴怒,一拍血池,一道血剑激射。

    方无敌催动摇一摇神通,脚踩阴阳位,颠倒两仪步,轻松避开血剑,身影暴露在人前。

    果然,不能背后听算计,被发现的可能性还真大。

    这种小说里的烂俗剧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是何人?”

    “道君座下玄黄使,见过道友!我家道君派我前来,给你们递个话!”

    方无敌灵机一动,声音在杜三姑和黑衣青年心头响起,将他们惊的不轻。

    这声音既然直入他们心中,若是对方精通神魂类的术法,想要对付他们岂不是轻而易举。

    看着面色难看的两人,方无敌心中一乐,知道自己趁其不备,施展言灵术,先发制人,让他们心有忌惮。

    这步棋走对了。

    “不知你家道君是哪位前辈?”

    “玄之又玄,大道之门!”方无敌对黑衣男眨眨眼,“我家道君号太玄,自天地初开便已存在,此番下凡历劫,体验红尘,也是你们刚才所言的……伪神!”

    黑衣男和杜三姑面色尴尬,果然,背后议是非,随后秒相见。

    但到底都是江湖上混的老油子,转瞬面色如常。

    “你家道君倒是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对于什么天地初开就诞生的存在这种说辞,黑衣男嗤之以鼻。

    “信不信由你,说不说在我!”

    “你家道君让你带什么话?”

    “道君神机妙算,对你们所做之事,不感兴趣,言明双方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两不打扰!”

    “哼!既然你家道君下凡历劫,何不出手,救济世人,悲天悯人,直接杀了我等,又何必将事情分的那么清楚!”

    黑衣青年出言讥讽。

    料定了方无敌在虚张声势。

    “天道无常,人各有命!道君曾言,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这次是劫难,也是机缘,能不能活下来,如何活下来全靠他们自己,道君虽法力无边,但也要人能自强,才能真正图强!”

    方无敌才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你试探归试探,只要不出手,他继续忽悠就是了!

    “想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需要当面与你家道君详谈!”黑衣男继续试探。

    “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玄皇使,上有天地使、阴阳使,人微言轻,这次派我前来,也是你只有先天修为,你我修为相当,身份对等。

    若是你家长辈来此,或可见天地使,甚至是阴阳使,可想要直面道君,你……还不够资格!”

    黑衣男脸黑如墨,怒极反笑。

    “没有资格?我有没有资格,你马上就会知道!”

    毫不掩饰的杀意从他身上迸射而出,紧接着,只见他双手快速舞动,一道玄妙的法诀打入金甲尸内。

    腾!

    瞬间,堪比神通境的金甲尸怒吼一声,腾身而起,跃出血池,恍如一尊太古凶兽,带着无尽煞气,朝着方无敌狂扑而来。

    金色利爪划破虚空,引得虚空震荡。

    方无敌在见到黑衣男大受刺激的模样时,就预感不妙,率先一步,就要提前溜走。

    顺利避开金甲尸的暴力一击,看着地面蓦然出现的深坑,他更不敢停留。

    眼见金甲尸再次向自己扑来,他边退,边催动剪纸成人的神通。

    刹那间,漫天纸张雪花般飘落,密密麻麻,从天而降。

    一堆堆人影出现,模样跟黑衣男一模一样,成功让金甲尸一呆。

    也令黑衣男脸黑。

    趁着这个功夫,方无敌迅速抽身而退。

    眼见黑衣男操控金甲尸,不惜亲手杀死“自己”,自相残杀,他毫不犹豫,启动后手。

    一具具纸人体内构建的漩涡能量骤然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膨胀。

    随后,轰然爆开。

    数百纸人轰然自曝的威力非同小可,哪怕每一具纸人只有普通后天境的实力,这股力量加起来也足够骇人。

    自曝的威力虽然大多数都被金甲尸挡下,但还是有部分扩散出去。

    杜三姑直接被击飞,口喷鲜血,重伤倒地。

    黑衣男遮身的衣物全部炸开,不着寸缕,暴露在杜三姑面前。

    血池中的银甲尸被冲荡得东倒西歪。

    咔嚓!

    更重要的是,这方建造隐蔽的空间开始坍塌。

    而方无敌早就顺利脱身,远远只有他的声音,在他们心头炸响。

    “井底之蛙!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你们得罪的究竟是多么伟大的存在!”

    轰隆!

    血池空间开始塌陷。

    杜三姑挣扎起身,贪恋地在黑衣……无衣男身上看了几眼,这才依依不舍地移开目光。

    “大人,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紧急撤离,此地之事,你自己想好说辞,务必不能暴露宗门存在,否则,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无衣男强行扒下杜三姑的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就准备带着血池中的群尸撤离。

    “那位道君,大人准备怎么应对?”

    “区区一个玄皇使就能跟堪比神通境的金甲尸手里逃脱,犹有余力反击,这等本事,足以跟我相提并论,更别说上面还有更恐怖的天地使、阴阳使。

    此事不是你我能够插手,这段时间暂时不要招惹他们,等那群老不死的来了,丢给他们解决。”

    片刻后,逃出废墟的杜三姑,看着逃之夭夭的“彩衣男”,不屑地呸了一声。

    “没用的废物!要不是看你还有点儿价值,以为老娘会奉承你,有好事从来不想着老娘,烂摊子让老娘解决了一堆又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