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纸道人漆黑血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我要搞事情
    张家棺材铺内。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愣愣地看着李桂花。

    随后,张福财就气得面色涨红,腾地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李桂花面前。

    “李桂花,你想干啥!是不是嫌我老了,想养小白脸!”

    地上的梁永棋听得脸都绿了,目光惊恐,真要被这女罗刹给强行……,他还不如现在就自我了断。

    至少,自己身体是干净的!灵魂是纯粹的!

    正好在棺材铺里,直接就可以装棺下葬。

    省心省力。

    就在梁永棋满心绝望,觉得天地灰暗,阿三暗下决心,准备拼命的时候,耳畔忽然响起杀猪般的惨叫。

    循声而望,就见李桂花正在暴打张福财,下手毫不留情,短短片刻,张福财就鼻青脸肿,肥头大耳。

    惨不忍睹。

    这是真?妻子大佬!

    “懒得跟你解释,老娘看见你就来气,谁让你起来的!”

    见张福财委委屈屈,敢怒不敢言,重新回到角落里,低头、蹲身、跪地、捏耳垂,李桂花怒气消散大半,没好气地对梁永棋道:“你给老娘过来!”

    见梁永棋磨磨蹭蹭,扭扭捏捏,李桂花看出他心中所想,不屑地翻个白眼,“放心,老娘喜欢胸肌发达,孔武有力的壮汉,耍起来才带劲,你那个大个子仆从才是老娘的菜,至于你。”

    李桂花嫌弃地啧啧两声,直到梁永棋被看的发毛,才继续道:“像你这种身材娇弱的贵公子,根本就经不起老娘一顿磋磨,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白给我,老娘都嫌寒颤,也就某个人眼瞎,认为老娘会看上你。“

    狠瞪了张福财一眼,李桂花觉得不解气,故意在经过阿三身边时,探手在他发达的胸膛上摸了两把,气得张福财眼中几乎要喷火,这才得意一笑。

    抬步朝前走。

    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李桂花疑惑地回头,见梁永棋还瘫在地上,没有跟来,忍不住气道:“还不快跟上!“

    “我起不来!“

    李桂花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他咋把这事儿给忘了。

    眼神转动,看了一眼被自己暴打过后的张福财,又瞧了一眼同样瘫在地上的阿三,不满的嘟囔一句。

    “都是废物!”

    随后,她像是忽然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太过着急,没有细察为何来闹事的两人会瘫倒在地。

    这两人明显不是弱者,特别是那个大黑高个子的仆从,根本就不是张福财能对付的。

    之前她是没心思探究,现在想起来,只觉恐怖。

    对自己的枕边人到底有多少斤两,李桂芳心知肚明,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觉恐怖。

    “相公,究竟是谁出手相助,将他们两个伤成这样?”

    李桂花左思右想,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下九流中的一些传闻。

    经常会有放浪形骸、游离红尘的高人,会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又不贪慕名利,常常会暗中出手,或是出手后,就远远离去。

    不给其他人报答的机会。

    这传闻在下九流的江湖里时有流传。

    这次,也只有这样一个理由,能暂时解释通。

    只是,李桂花没想到,话说完后,所有人都神色怪异,随后便见张福财麻溜起身,走到供台前,砰地一声跪在地上,恭敬叩首。

    “不知者无罪,还望道君大人有大量,饶了这无知妇人!”

    说完,张福财又磕了几个响头,这才起身,对一脸不解的李桂芳道:“江湖传言,百假一真,不能轻易相信,这高人哪那么容易碰上,这次出手相助的不是别人,正是咱家供奉的这位无上大道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事情竟然会牵扯到道君身上,李桂花淡定不住,忍不住催促,眼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涌动。

    作为一个被窝里睡了多年的老夫老妻,谁不知道谁!

    张福财一眼就看穿李桂花的心思,不敢怠慢,忙将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连昨晚瞒着她的事情,都不敢再有隐瞒,老实说了出来。

    听得李桂花是津津有味,神色不停变幻,眼神却越来越亮。

    在张福财落下最后音节后,直接整理衣衫,神色激动,来到供台前,恭恭敬敬地跪地叩首,连声告罪。

    “多谢道君出手,救了我家相公。

    信女李桂兰,以前有眼无珠,对道君的话将信将疑,只是让相公参拜,死马当活马医,今日才知是信女蠢笨,不识神灵真面,以往不曾前来叩拜供奉,还望道君降罪!

    只求道君能大发慈悲,庇护小女,护她一声平安喜乐。“

    “娘子!”

    张福财泪眼朦胧,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有多少年没见小芳这么多愁善感了!

    果然,他的小芳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

    “世人多愚昧,耽于享乐者多,碌碌无为者众,终日为生活劳作,为修行争斗,蝇营狗苟,贪欲横生。

    本座下凡临世,只为解众生苦厄,救天下苍生,带领他们脱愚昧,保平安,寻大道,踏长生。

    既然知错,改了就好。“

    “多谢道君!”

    梁永棋默默看着,神色古怪,总觉得这道君在蛊惑人心。

    但这话他敢藏在心里,不敢冒话,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再招来一顿毒打。

    “这小子涉世未深,不知天高地厚,多磨砺一番也好,这次他与你们相遇,也是你们间的缘分,你们当要细心关照,让他多经历些世事,在磨难中成长,在挫折中蜕变。”

    方无敌开口,嘱咐张福财夫妇两人,随后催动神通,将梁永棋送入棺材铺后面的院落。

    张福财夫妻恍然大悟,相视一笑,各道明白。

    半个时辰后,李桂芳端着做好的饭食,从后院走入铺子。

    见她身后空无一人,跟着她一同进入的梁永棋,根本就没见踪影,张福财好奇,阿三是彻底慌了。

    “老板娘,我家公子呢?”

    “什么你家公子?”李桂芳装糊涂,“里面只有一个小姐!”

    张福财:???

    阿三:???

    供台上,方无敌闻言,心中了然,看向李桂芳的眼神更为赞赏。

    “这女子真会玩!“

    “姑娘,快出来,见客了!“

    李桂芳朝后面呼喊一声,紧接着,便见一道白衣女子缓缓飞来,却是方无敌心中一动,施展神通,将她送来出来。

    白衣绝世,容貌倾世。

    气质如仙,彷如万丈山崖上的出尘白莲,不染俗尘,空灵纯净。

    见之忘俗。

    张福财惊得目瞪口呆,阿三更是神色痴迷,耳垂泛红。

    盖因他们认出,这女子正是梁永棋。

    不过此刻的他女装打扮,美的惊心动魄,靓的清新脱俗。

    梁永棋捏着裙子,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见李桂芳端着一盘包子走过来,弱弱问道;“老板娘,我这样穿真的好吗?“

    “很好!好的不能再好!“

    李桂芳笑着指了指笑得发痴的阿三,“不信,你看他发春的样子就知道了!”

    “可我毕竟没经验!”

    “没事!女装不过是第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刚开始不习惯,以后你就慢慢喜欢上,欲罢不能!”

    “可是……”

    见梁永棋还有顾虑,李桂芳只好使出杀手锏,“你这么美,做男子可惜了!只有女装才能将你的美彻底展现出来,以后你便可以光明正大地饮美容汤,沐养颜浴,万千华裳,只为伊人!

    你就是天下第一美!”

    见梁永棋眼神越来越亮,明显被说动,李桂芳得意一笑。

    小样!

    她在下九流江湖摸爬滚打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双眼睛毒得很,短短相处,就看出对方软肋所在。

    对付这种养尊处优的瓜娃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眼角余光瞥见张福财发痴的样子,李桂芳气得咬牙,直接走过去,在他耳边,阴阳怪气的问道:“好看吗?”

    “好看!”

    “他好看,还是我好看?”

    “当然是他……“

    危险的气味刺激鼻间,熟悉的声音让张福财理智回笼,预感不妙,求生欲爆棚,“但不及你好看,万紫千红,不及你眉眼一瞬!“

    “晚了!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贱!“

    李桂芳一巴掌抽过去,气呼呼地招呼众人吃饭。

    当她没看过老张家祖传笔录似的,张家先祖无聊时记下的哪些话,她也看过不少。

    连女装大佬这样的妙点子,还是从里面找到的。

    印象深刻,至今被她记在脑子里。

    至于畜生!

    瞪了一眼张福财,李素芳心道:“没资格上桌!“

    这时,一声有点儿天真的声音,弱弱的响起。

    “能不能给我留点儿?“

    众人目光被吸引过去,这才发现,在李桂芳进入铺子后就消失的小道士,从供台底下钻了出来。

    “这小兔崽子!“

    张福财忍不住瞪了甄无邪一眼,被李桂芳一巴掌拍在后脑勺,随后就见她笑得一脸和善,伸手将人搀扶了出来。

    “你就是那个刚下山的小道士!“

    李桂芳早就从张福财口中知道了小道士的存在,原本她还纳闷,这小子究竟去哪了,没想到竟然在这儿藏着。

    “谢……谢,姐姐!“

    甄无邪被李素芳拉着,白嫩的小脸通红一片。

    “你这张小嘴可真甜!长得真可爱!“

    李素芳态度亲切,对小道士上下其手,不是捏捏他的小手,就是捏捏他肥嘟嘟的双腮,臊得小道士不行,看得张福财吃味。

    “阿芳对他都没这么好过!”

    梁永棋和阿三也觉得委屈。

    “区别对待太可耻!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叫姐姐,而叫姑娘!”

    供台上,方无敌看着这热闹的一幕,有些吃味。

    铺外红尘百态,铺内人间烟火。

    想到自己的系统任务,方无敌觉得,是时候搞些事情,扩大信仰,让自己忙起来。

    看了一眼张福财,又瞅了一眼李素芳,他觉得,不仅要在杠房界立足,还要在女香客中打开局面。

    自古,女人的钱最好赚!

    而女香客的钱,便属于女人中更为好赚的那一波。

    ……………………………………………

    感谢勾陈、忧阳和青宇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