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纸道人漆黑血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飞来的杀猪刀!
    张家棺材铺。

    张福财捧着瓷碗,忍不住往下倒了倒,见自己精心熬煮的鸡汤,涓滴不剩,不甘心,在所有人恶寒的目光中,伸出舌头,把瓷碗舔得干干净净,明亮照人。

    直到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他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瓷碗,贪婪地猛吸几口飘在空中的想起。

    随后,目露凶光,苦大仇深,以跟自己肥圆身材不相符的迅速,扑向吃汤凶手小道士。

    “臭小子,你为啥要过来?谁让你过来的!你还我的鸡汤!“

    说着,张福财竟然领着小道士的领子,张嘴朝后者那张粉嫩嫩的小嘴咬去。

    这一幕,梁永棋看的目瞪口呆,一副长见识的模样。

    阿三看的眼前一亮,偷偷打量了一眼自家公子,忍不住偷咬唇角。

    供台上,方无敌居高临下,一副司空见怪的模样。

    甄无邪被吓得小脸仓皇,慌不跌地答道:“你们走后,我饿了,就去找吃的,后来,就重新回到那家铺子,是那个姓王的掌柜让我来这里找你的!“

    “王二狗!“

    发现是老王出卖了自己,张福财怒不可遏。

    探究知道!

    这小子能这么快找到自己,背后绝对有事!

    梁永棋瘫在地上,听了小道士的话,不由插嘴,面色带着几分憋愤,“就是他偷吃了我精心熬煮十二个时辰的养颜汤,用的都是上好的灵药,哪怕是我每个月也只够一碗,我不过是点个静神香,有点儿仪式感,结果……就被他喝了!

    所以我才会带着阿三一路追来!

    结果,就碰上了你们!“

    说完,梁永棋还委屈巴巴地看了一眼方无敌,眼神幽怨。

    被看的方无敌:……

    与我无瓜!

    谁看见我打你!谁看见了!

    别给我乱扣帽子!

    还有,我是钢铁直男!

    你这眼神,对我无用!

    方无敌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瘫在地上的阿三,意味深长。

    可惜,梁永棋是个有些傻白甜的二世祖,往好听了说,是性格有点天真,带着少年人初出茅庐的桀骜;难听点,他就是个二愣子。

    方无敌的眼神,他读懂了前一半,后一半懵懵懂懂,不解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阿三,不明白,“这奇怪的纸道人,用那么古怪的眼神看阿三干嘛?“

    听到梁永棋抱怨的张福财,脸色更加难看,跟吃了翔一样,看向小道士的目光,更加苦大仇深。

    他就知道!

    这小子,就是个灾星!

    遇上他,准没好事!

    被瞪的甄无邪一脸委屈,实话实说,“他炖的汤太香了,大老远我就闻到了香味,忍不住就吃了!不过,我是给了他报酬的!”

    “你还敢提报酬!”

    梁永棋怒极反笑,见张福财看了过来,忍不住道:“你怎么不问问他,到底送了什么!“

    “你送了啥?”

    张福财不由问道,心里也有点儿好奇,这小崽子究竟送了什么东西,把人气得不轻。

    小道士甄无邪更加委屈,一双小鹿似的眼珠,蒙上一层朦胧的水雾,看的人心软,“我给了他一个瓷瓶!”

    “还有呢!”

    “里面是昨晚未用掉的童子尿!”

    方无敌:!!!

    张福财:!!!

    似乎觉得自己亏了,小道士语调都不由升高,“那可是四十多年份的童子尿,难得一见,堪比上好的灵药。

    师傅说过,只要配上一定分量的药材,加以熬制,有养身滋补之效!如果不是看那碗汤价值不菲,我才不会舍得拿出来!“

    说着,甄无邪横了梁永棋一眼,“你既然要美容养颜,就把那童子尿洒在浴桶中,我再给你一张单子,采取齐全上面的草药,效果不会比你的汤差!”

    “你!”

    梁永棋羞愤欲死,一想到自己身上沾染其他男人的味道,而且还是那种气味,他整个人都恨不得站起来,将一脸无辜的甄无邪掐死。

    张福财也听呆了。

    方无敌也重新审视小道士。

    见对方依旧一脸天真的模样。

    两人不由摇头,“天真不可怕!就怕天真有文化!”

    很明显,这小道士的师傅交给了他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

    “小子,你师傅出自道门哪一支、哪一派?改日,我必定上门,亲自与令师深入交流一二!”

    梁永棋问道,将甄无邪的师傅也给恨上,特别是在深入交流四字上更是咬牙切齿。

    “无门无派!”小道士理直气壮,“师傅说了,所谓道门大派,里面藏污纳垢,九伪一真,假道学与真道士,还需要耗费心力分辨,人生苦短,那需要时间浪费,倒不如无门无派,师法自然,无拘无束,来的轻松自在!“

    “好!”

    张福财忍不住拍手称赞,尽管他对小道士的师傅心里有不少埋怨,但还是能从这番话中可以看出,这小道士的师傅见解不俗。

    方无敌也忍不住看了小道士一眼,对他背后的师傅升起了一丝丝兴趣。

    这老道士,不走寻常路啊!

    “看来你师傅是个独立独行的高人!”张福财赞道。

    “我师傅也这么说!”甄无邪一脸傲然,“他说,特立独行的不一定高人,出身道门的也不一定是高人,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是特立独行的高人!”

    张福财尴尬一笑,“令师还真是……独特!”

    方无敌暗自庆幸,幸亏自己足够理智,没有擅自开口夸赞,不过,他对小道士的师傅,是越发感兴趣。

    像这种自恋又臭屁的高人,值得一见,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胡说八道!”

    梁永棋开口,“道门真修德高望重,岂是你师傅一个散修老道可比!井底之蛙,狂妄自大,所以才会教出这么一个擅自偷盗的臭小子!“

    “小道没有偷盗!”

    “不问自取是为偷!”

    “小道没有不问自取!是那碗汤告诉我,要我喝了它!”

    “强词夺理!汤怎么会说话!”梁永棋觉得自己都快气炸了。

    “你不是汤,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说话!“小道士反驳。

    “你不是汤,你又怎么知道他会说话!“

    “我的心告诉我,它愿意!“

    ……

    看着吵起来愈演愈烈的两人,张福财厉声制止,随后凶狠地瞪向小道士,不提汤他还想不起来,他的鸡汤!

    “小子,差点就让你给带歪了!老子的鸡汤,你要怎么赔!“

    “我这还有一粒昨晚的丹药,你跟那个王掌柜认识,要不给他吃下,四十年的童子尿,说起来还是你赚了!“

    “你!“

    张福财怒火中烧,这小子脑子被他师傅教的不正常,他就应该直接提要求。

    “小子,你师傅现在在哪?“

    他看这小子浑身上下也没啥值钱的东西,这笔债还是要向这小崽子师傅讨要比较靠谱。

    “我师傅在观里!“

    “社么观?“

    “童子观!“

    棺材铺中三人一纸:……

    “怪不得!“

    张福财小声嘀咕一句,刚同情地看了一眼梁永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耳朵一动,听到金属划破空气时产生的熟悉声音。

    这声音,他熟悉至极。

    当即就下意识地低头、蹲身、跪地,双手捏住双耳耳垂,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瞬间完成。

    一看就是做惯了的!

    嗖嗖~!

    与此同时,破空声响起。

    一柄寒光烁烁的杀猪刀,划破空气,旋转飞来。

    当地一声,斜砍在铺子里的一根柱子上。

    随后,一道身影出现在铺门外。

    …………………………………………………

    轻诸位读者大大放心,主线剧情绝对正常!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nai吃,血海哭求收藏和推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