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纸道人漆黑血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天真无邪小道士
    寒山古镇。

    北街。

    王家棺材铺前。

    得到方无敌亲口承认的张福财心情愉悦,对方无敌更加虔诚。

    以往,他将这件事情讲出来,不管是圈里老友,还是老街坊,都鄙夷不已,骂他大白天抱枕头——白日做梦。

    说他是张胖子张口要吞天,牛皮打了天儿去!

    就是跟他一个被窝儿的婆娘,听他说起这事儿,也是极不耐烦,家法伺候。

    现在想起来,张福财都膝盖生疼。

    方无敌是第一个开口,说相信他的人!

    张福财觉得自己四十多年的没白活,二十多年每次提及这件事的“忍辱负重“没白捱,多年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句:

    “我信你!“

    “读书人常说,人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张福财痛哭流涕,拍着胸膛,连赞带夸,用力保证,“道君,您以后就是俺老张的生死知己,只要您一句话,刀山火海,我老张绝不皱一下眉头,陪你一起闯,一起莽!”

    “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看着突然情绪激动的张福财,方无敌心头狂跳,不明白这货到底脑补了什么,突然这么激动。

    话的前半段,他还觉得很满意,觉得这货上道,脑补的东西对自己有利,下半段话,直接令方无敌心情变得微妙。

    有种突然被表白的错觉!

    古怪地看了一眼张福财,方无敌的声音响起。

    “恩!乖!”

    “去吧!”

    “大胆往前走!”

    “是!”

    张福财激动,昂首挺胸,像个要去斩杀敌军首领的大将,有种如山的气势,抬脚就要踹向铺门。

    这个时候,方无敌的声音突然在他心头炸响。

    “慢着!”

    一声令下,张福财竭力撤力,因为之前用力过猛,随着咔嚓的骨裂声响。

    他忽然哀嚎一声。

    他……腰闪了!

    “道君,您怎么突然叫停,也不提前招呼,要不是我年轻的时候练过,这两百斤肉今天就交代到这里了!“

    张福财小声嘀咕一句,却见方无敌根本就没理他,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道身影渐渐走近。

    来人动作古怪,弯腰扭头,四处观望,鼻子朝着四处闻,看起来就像……找食的狗!

    等人走近,才看清楚来人。

    一身碧绿道袍,头顶道髻,背着一柄木剑。

    却是一个粉雕玉琢,长得白白净净的小道童。

    “没想到,这个时辰,竟然会有人出现在这里!这小道士,要么是误打误撞,要么有点儿东西!“张福财说道。

    他现在对道君无比信任,有他镇场,一切都无所畏惧。

    当着小道士的面,直接大咧咧开口。

    方无敌古怪地瞧了一眼逐渐在棺材铺前停下的小道士,第一反应是:

    “这小道士长得不赖,挺可爱!肉嘟嘟的脸颊,白里透红,跟软乎乎的包子似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第二反应是:

    “这小子绝对有货!”

    这种小说里的通俗剧情,方无敌闭着眼睛都能说出一百种。

    通常,在这种打怪的时候,往往会冒出一个少女、道士或和尚,又或者一起出现,他们刚开始牛气轰轰,装得一手好……笔(防和谐),有点儿真本事,出手抢怪,在主角面前秀一波存在感,最后导致两种结果:

    一种是刺激主角,坚定主角变强的决心,被成长起来的主角所救,从此尊主角为大佬;另一种是将主角引入某个大势力,成为主角前期背靠的大树。

    虽然,这次换成了小道士,但换汤不换药,这次估计解救老王,根本就不用他出手。

    “原来在这里,果然有问题!”

    小道士鼻子一动,用力吸气,努力嗅了嗅,先是眼前一亮,随后又眉毛挤在一起,皱眉道:“怎么还有其他气味混在里面,是什么味道?”

    吸!

    再吸!

    ……

    小道士直接无视一旁的张福财,他边闻边动,寻找气味源头,最后,半蹲在地,目光聚焦在一滩浑浊物上。

    气味刺鼻。

    这熟悉的味道……

    是张福财刚才的呕吐物!

    亲眼看着小道士趴在地上,伸出白嫩的手指,轻轻沾了一点儿浑浊,送到鼻尖,轻轻一嗅。

    张福财感到一阵恶寒,有点儿反胃。

    方无敌则眼前一亮,帅气的长相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小道士……有点儿意思!

    随后,他们就听到小道士清脆的声音。

    “枸杞、红枣配秋葵,伙食不错!”

    小道士舔了舔嘴角,一根手指儿在张福财身上抹了抹,旁若无人,继续打量眼前的棺材铺。

    沾“小杂毛,你是不是活腻了!”

    怒瞪小道士,张福财现在不仅身上脏,心里感觉更脏。

    这小道士忒缺德了!

    ‘哦!居士,你是在叫我吗?“小道士歪头,对着张福财天真一笑。

    “嘶!“

    不管是张福财,还是方无敌,都在心里倒吸口凉气。

    盖因,这小道士的一双眼睛……太干净了!

    像是终年没有人迹的天池,清澈的湖水倒影这天地颜色,蓝得透彻,白的纯粹,纯净无比。

    天水一色,难分虚实。

    这双干净到令人不由自主羞愧的眼神,实在是太少见了!

    堪称是绝无仅有。

    没有一丝杂念,没有半分浑浊。

    别说张福财这个混迹下九流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子,就算是方无敌都忍不住赞叹。

    “小道士,你师傅没教你为人之礼吗?“

    对着这一双眼睛,张福财心中怒火平息不少,声音都降低了几个度。

    “师傅说,礼仪束缚世人,出家人做自己才是真,既然出家,就对自己好一点儿,把礼仪挂嘴边的人,都是笨蛋!“小道士一脸天真。

    笨蛋张福财:……

    他看明白了,这小道士完全不谙世事,天真到傻。

    “小道士,你是不是刚下山?“

    “你怎么知道?“小道士惊讶道。

    张福财心中有点儿得意,觉得他现在摸清了小道士的套路,对付这种初出茅庐的青瓜蛋子,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小道士,你叫什么?“

    “小道甄无邪,见过胖居士!“

    迟来的见礼,锋利的淬不及防,扎得张福财心中一痛,他没好气地嘟囔一句,“甄无邪,你咋不叫假天真!“

    “师傅说,只有笨蛋才会这样说!“

    再次被扎心的张福财:……

    “你师傅哪位?“

    “贾天真!”

    张福财:……

    “我问你师傅姓甚名谁!“

    “贾天真!“

    小道士无语地瞅着张福财,觉得眼前的胖子,有点儿傻!

    “老子是问你师傅,他叫啥?“

    “贾天真!“

    小道士的表情略带几分同情,他发现,眼前这胖子,不是傻,是真……愚蠢!

    小道士心中所想都表现在脸上,被可怜的张福财怒不可遏。

    “我是问你,你师傅姓啥叫啥!不是问你假天真!“

    “我师傅,姓贾,名天真,全名贾天真!“

    张福财:……

    “看来,我还是草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