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纸道人漆黑血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你背我!
    时光就像闻到翔的……狗!

    你不赶着,他都往前走!

    从不停留,不回头!

    转眼,数日时间,悄然而过。

    叮!

    叮!

    ……

    方无敌每天听着脑海中响起的系统提示音,心中乐不可支。

    忽悠了张福财,有他这个杠房行当的老行家牵头,东奔西走,牵桥撘线,引来一众信神迷道的杠房(殡葬)行内人,相继参拜,方无敌就只管坐享其成。

    默默修行,运转念头,参悟手上的几门神通。

    这期间:

    因为方无敌作弄张福财的缘故,在南街上再次引发的轰动,又将寒山派的弟子引来。

    这次是有好事者,心中忐忑,偷偷请了人来驱邪斩灵。

    只是耗费钱财不多。

    请来的是普通的寒山派弟子,修为只是初入后天境。

    被张富财用周玉树的名头一通忽悠,凭借他的三寸舌,将人糊弄得昏头转向。

    最后用一句“我跟婆娘闲得无聊,玩一玩情……趣!”的借口,彻底把事情掩盖过去。

    引得刚出道的寒山派青嫩少年,古怪地瞅了张福财一眼:

    肥胖的身材!

    油腻的五官!

    粗笨的手指!

    ……

    最后,摇了摇头,少年老成似的,感慨一句:

    现在的中年汉子真会玩儿,竟然在棺材铺里玩……情调!

    小声说了一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寒山派精神小伙扬长而去。

    带人上门的好事人,跟张福财也是熟人,两人不仅在同一条街上,更是多年的老街坊,知道张家不少内幕。

    听到张福财编造的借口,信以为真,走时给了张福财一个同情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你也不容易,嫂子……我……都懂!”

    引得张福财对着老邻居的背影,破口大骂。

    “你忒凉的还不是跟老子一个样儿!”

    除了这个令人误会,引得张福财在南街再次扬名的小插曲,其他时间一切顺遂。

    两天下来,系统提示,方无敌已经收获了250点信仰值。

    虽然这数字有点奇葩,但一点儿都挡不住他的心潮澎湃。

    早在忽悠成功张福财的第二天,方无敌就通过发动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从这胖子嘴里得知,这寒山古镇已有千年历史,是名副其实的千年古镇,约有数十万的人口。

    整个镇上的杠房行当,包括棺材铺掌柜、伙计、杠工(抬棺人)、哭坟人等,约有千人。

    虽然张福财抱怨,古镇东贵西富,北平南穷,吐糟贵人与平民的杠房行当泾渭分明,有地域、阶级歧视,连东、西街杠房行当的看门狗,都鼻孔朝天。

    但论起古镇杠房行当的人数,还是南、北街的人数多。

    盖因这两个地方的杠房业大众化,而大众化意味着…………死人够多、够频繁。

    所以,方无敌莫得一点儿担心,张福财在南北街人脉广,号召强,堪称无冕王,剩余的“韭菜”还能割一波,凑够信仰人数,收集一波信仰值。

    退一步讲,就算张福财最近不去发展下线,不出门宣传,凭着现有的信众,也足以凑够系统任务要求的信仰值。

    可惜,好景不长。

    每个系统任务的完成,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总要出点儿幺蛾子。

    好像无波澜不系统!

    不做妖无逼格!

    ………………………………………………………………

    朝阳初升。

    日上三竿。

    张家棺材铺。

    方无敌暗搓搓地待在专门给自己腾出的供台上,随着张福财开门,看着一群杠房行当的人,争先恐后,涌入铺内。

    一个个跟赶庙会似的,想要抢头柱香火。

    结果,等见到,已经端端正正,插在香炉里的大拇指粗的线香,散发袅袅烟气。

    一众抢破头的香客,对笑得一脸无辜的张福财,无语地吐了口唾沫。

    “真特凉的阴险!又被他抢先!”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张福财……人品不行啊!”

    “张哥,看来以前我对你的真心,是错付了!”

    ……

    一众香客恭恭敬敬地拜完,供奉一波信仰点,各自对张福财骂骂咧咧的离去。

    只是,随着午时将至,日居中央,阳光越发盛烈。

    不管是方无敌,还是张福财,都心中纳闷。

    “为啥老王头这个时辰了都来没来?”

    杠房行当参拜方无敌的时辰,主要集中在棺材铺开门和关门时,盖因这是这一行当的人也就这两个时间空闲。

    而老王头,便是初次参拜方无敌,就叫嚣着要财源广进的棺材铺掌柜。

    他对方无敌的跪舔程度,比之张福财丝毫不弱。

    每次都为了头一柱香,跟张福财争得面红耳赤,吵得翻江倒海。

    态度比谁都积极。

    就希望方无敌能保佑他,早日发财。

    可今天,一向赶早儿的老王根本就没露面。

    到了午时,都没上门。

    本以为是老王有事耽搁,但直到张家棺材铺临近关门,送走了另外一批供奉的香客,都没见他丝毫踪影。

    甚至,连派人通知一声,都没见人来。

    张福财坐不住了,他跟老王是四十多年的老交情,从会叫人开始,两人就经常躺在一张床。是一个被窝的……兄弟。

    现在,他这种突如其来的操作,令他忐忑不安。

    方无敌同样坐不住,谁让这才是接受众人供奉叩拜的第三天,尽管信众增加,奈何时间有限。

    谁让他现在只差一个信仰点,就能提前通关!

    微微有点儿强迫症的他,觉得自己根本等不到明天的……太阳!

    迫切想要获得剩下的一点信仰值。

    且就要老王贡献的那一份!

    方无敌心中瞬间有了决断,直接施展纸醉金迷的神通,一道仿佛黄钟大吕似的声音,在坐卧不安的张福财心头炸响。

    “带本座去见王居士!“

    “啊?“

    “啊!“

    “哎!“

    “好嘞!“

    张福财前一刻觉得自己在幻听,下一刻反应过来,立刻欣喜若狂。

    这子时将至,夜黑风高,正是某些东西作妖时,他还有婆娘要哄,有闺女要养,要铺子要守,有棺材要卖,要是他单独出去,万一遇到点儿啥事,老王没找到,还把自己搭上,简直比棺材卖的大火还惨。

    要是万一遇到话本中的美艳女鬼,采阴补阳,想要勾搭他。

    张福财虽然对自己有信心,肯定他一心向自家婆娘,但万一……呢!

    万一,那女鬼用强~~

    他是从了!还是从了!

    好在,方无敌在此刻开口,直令张福财觉得满山桃花开,有这位大佬陪着,张福财忽然想起自家祖传书籍里的一句话:

    “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道君,您先请!”

    张福财麻溜地收拾好东西,躬身请方无敌先行。

    有这位大佬开道,他绝对安全!

    只是,他话音刚落,就听心中再次响起黄钟大吕般的声音。

    “你,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