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三十章 喜好别致……铁憨憨
    南街,长空。

    方无敌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看着砸落在地,口喷鲜血的陆佑生。

    “可够你回去交代?”

    “哈哈哈!痛快!真特凉的痛快!老子很久没这么痛快得打过,这吐血的滋味真是让人怀念!”

    陆佑生不答反笑,伸手一抹嘴角血渍,咧嘴狂笑,翻身而起,吓得一群充当围观群众的香客急忙退远,跟陆佑生拉开距离。

    “这人怕不是傻子吧?都被打吐血了,还张狂大笑,莫不是被打傻了?”

    “别胡言乱语!这莽汉神通广大,耳聪目明,要让他听见,你不想活了!”

    “就是!你没听到他说吗?这可是寒山派的高人!”

    “怕什么!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连道君一根毫毛都伤不了,任他张狂任他高,到头来不过一笑话,最后还不是被道君轻易而举的收拾!有道君庇护,就算是寒山派的强者,也要乖乖俯首称臣!”

    “这话……没毛病!没想到你也会说人话!”

    “听说,世上有一种病,人得了之后,每日都要经受鞭挞,用力越狠,人就越开心,眼前这汉子不会就是那种人吧!”

    “年纪轻轻,竟然有这样的爱好!果然,还是老夫见识太少,太年轻!”

    “你们说,真有那么舒服?”

    ……

    对于一众围观群众的话,陆佑生此刻充耳不闻,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上方的方无敌,神情越发激动,整个身子都止不住地颤抖。

    “多少年了!自从老子破入神通后期境界,同辈间无人敢与我争锋,而元胎老祖又不能轻易惊动,终日守在山上,与剑为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在出山后,寻一实力强大的对手,痛快一战,没想到老子运气这么好!一出来就碰上了!

    强的好!打的好!今日就让老子痛快一战!”

    兴奋的长啸一声,陆佑生再次腾空而起,手中阔剑光芒大放,剑意冲霄,一剑劈下,虚空炸雷,轰鸣不绝,一道成人手臂粗细的奔雷如雷霆大蛇,嘶吼而出。

    “原来是个喜武成痴的铁憨憨!”

    方无敌一脸无奈,他这回算是彻底看清楚了,这大汉一出现就莽撞行事,除了因为习武成痴,不怎么通人情世故外,还有故意激怒自己,让自己与他一战的意思。

    “既然你喜欢受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方无敌心头一动,体内能量流转,身后再次出现一尊数十丈大小的神灵虚影,手持雷龙,周身缭绕雷霆,仿佛一尊雷霆主宰,跟之前出现的神灵,模样截然不同。

    狂暴的雷蛇还未到他身前,就被身后的神灵虚影吸收。

    紧接着,方无敌探手而出,身后的雷霆神灵随之而动,大手翻转,盖压而下,掌心涌现无尽雷霆,凝为一口巨大的雷池,一掌拍下。

    “奔雷剑道,雷霆万钧!”

    陆佑生越发兴奋,不闪不避,以攻为守,一味向前,手上的阔剑瞬间缭绕绿色雷霆,凝为一柄数丈雷霆巨剑。

    直劈而来。

    轰隆!

    ……

    掌剑相交,发出雷霆轰鸣,虚空炸裂,方圆数里的乌云都被席卷一空,随后一道身影自半空砸落在地,砸出一个数米深的大坑,里面躺着的赫然是刚才嚣张的大汉陆佑生。

    此刻的他模样凄惨,浑身上下焦黑一片,弥漫令人作呕的肉香,咳血不止。

    他艰难的爬出深坑后,躺在地上,笑的一脸开心,满是真诚,恍如六岁孩童得到心仪已久的棒棒糖,拆开后用力一舔,松软的舌头划过棒头,那种滋味妙不可言,心满意足。

    那雷霆刺入皮囊,破坏血肉的刺激感和兴奋感,简直让他欲罢不能。

    “痛快!痛快!”

    “习武成痴到你这种份上,已然近乎病态,倒是癫狂,看你周身气息散乱,这次回去,养好伤势,怕是能再进一步,今日这番罪你倒也不算白受!”

    方无敌对陆佑生倒是有点儿欣赏,尽管这货喜武成痴的毛病,在常人眼里有点儿另类,但痴于道,才能近于道,最重要的是千金难买……他喜欢!

    “做人要低调,别那么霸道!

    这次你碰上的是我,不与你计较,他日若是遇上旁人,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方无敌想到什么,忽然提醒道。

    被打了半死的陆佑生:……

    “别人都说我习武成痴,近乎疯魔,躲我都来不及,便是门中师兄弟也劝我少些执念,你倒是与众不同,不怕我以后缠上你!”

    陆佑生咧嘴一笑。

    “我自来见解独到,常人庸碌,又何必用世人眼光束缚自己,坦荡率性方为真,活得才自在!

    不疯魔,不成活!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你不也未受世人眼光所累,我行我素,痴迷于道,否则,又岂会有今日举动!”

    “好一个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管你是妖还是神,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你这朋友,我可交不起!”

    方无敌留下一句话,大有深意地朝街头看了一眼,又瞥了一眼围观群众,刚才他们的议论声,自己可是听在耳中,脑洞之大,口味之重,非同一般。

    对他们和善一笑,他重新落回供台,默默揣摩新到手的神通。

    纸上谈兵,这门神通有点意思,就是不知跟剪纸成人神通有何异同,玄妙侧重又在何处……

    “道君威武!”

    “快!我要给道君上香,让他保护我不受尸妖祸害!”

    “我要!我也要!”

    ……

    亲眼目睹方无敌大发神威,一众香客彻底狂热,争先恐后地涌入棺材铺。

    街头,一身素色锦袍的白玉楼面色阴沉,他也是听闻神秘强者的身份后来到这里,想要做出礼贤下士的模样,以元胎强者之尊招揽对方,结果亲眼见到陆佑生和方无敌的大战,见到方无敌毫发无损,完虐陆佑生后,瞬间打消了原来的念头。

    “城主,如今该如何行事?”

    白衣老头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也认出陆佑生的身份,是寒山派赫赫有名的武痴,神通境后期的武道强者,恐怖的是,对方习武成痴,遇强则强,实力远超境界,连他都败了,怕是城主的打算要落空了!

    “还能怎么办!没想到倒是小瞧了这厮,如今只能先行回去,静观其变,再做打算!”

    白玉楼甩袖离去。

    很快,闻讯而来的寒山派弟子,小心翼翼地将受伤的陆佑生抬了回去。

    只有对方困惑的声音,回荡在街边。

    “为啥不愿意跟我做朋友?难道是我不够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