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二十八章 寒山派沉寂太久了……
    寒山古镇。

    西街。

    一座占地三里的宏伟府邸,雕梁画栋,亭台楼阁。

    高约五米的大门上方,悬挂金字匾额,城主府三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更令整个府邸多了几分威严气势。

    门口守卫的士兵,个个持刀穿甲,散发强大的气势,体魄强健,气血充盈,均是后天境界的武者,为首之人更是达到了后天巅峰。

    每个路过此地的百姓,都对城主府敬而远之,眼神带着几分崇拜和畏惧。

    盖因这里是大周皇朝的官方机构,是明面上统领寒山古镇的城主所居之地。

    权势极大,强者如云。

    城主更是神通境界的强者,虽然常年闭关修行,但麾下五大先天巅峰的将领,威名赫赫,武道强横,与盘踞古镇千年的寒山派共分古镇。

    此刻,城主府名声赫赫的五大先天,男女老幼残,都恭敬地站在下首,目光望向上首端坐的中年汉子,带着不加掩饰的崇敬。

    “城主,如今城中五百尸妖尽数付之一炬,不过这只是明面上暴露出的尸妖,如今那件宝物将要出世的消息,恐怕已经瞒不住,暗中藏匿尸妖之人必定是为此而来,不得不防!”

    五大先天中,一位白发老者开口,他是五人之首,不仅年龄最老,已有一百五十余岁,修为也最是身后,达到先天极限,半步神通。

    最受城主倚重。

    而上首中年汉子正是昨夜被惊动后出关的寒山城主——白玉楼。

    “城主,不但要防备城中可能藏匿的尸妖,预防可能到来的尸潮,安抚百姓,稳定民心,昨晚现身的神秘强者,也不得不防!

    如今多事之秋,城中暗流涌动,城外强者环伺,心怀不轨者如离离草原,多如牛毛,更是要早做准备!”

    ……

    其他四大先天同样开口,目露担忧,随后各自闭口,等待城主抉择。

    居高临下,目视忧心忡忡的一众下属,白玉楼面无表情,开口问道:“昨日现身的强者身份可有眉目?”

    “启禀城主,如今尚在探查当中,那位神秘强者形似纸人,模样怪异,想来不久便会有线索。”五大先天中,唯一的女子道。

    “神通境强者现身古镇,这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风雨欲来,这次宝物出世,必定会有一番龙争虎斗,甚至上面也会来人,你们几个要小心行事,谨慎提防,以免得罪强者,免得到时候,本城主也救不了你们!”

    白玉楼先是面色郑重地告诫下属,随后又话音一转,“当然!我城主府乃大周正统,维护一方,若是有武道强者自持本事,在城中作恶,你们也不必客气,神通境以下,直接斩杀,就算是出身名门,进入古镇,就要大周的规矩!

    倘若有神通境强者以大欺小,也不必担忧,我会亲自出手,哪怕是元胎强者,也无惧!”

    “难道大人您……!”老者似乎猜到什么,面色通红,欣喜若狂。

    “不错!这次机缘巧合之下,我已突破境界,凝聚元胎,修为更进一步,就算是上面来人,群强争锋,也未必不能从他们嘴中撕下一块肉来!”

    白玉楼意气风发,点头承认,眼里燃烧腾腾野望。

    “恭喜城主,武道突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五大先天喜气洋洋,因城中出现大量尸妖的阴郁都一扫而空。

    背靠大树好乘凉!如今城主修为再进,哪怕是寒山古镇即将有一番激烈的龙争虎斗,他们也多了几分底气。

    “昨夜出现的神秘强者尽快查明身份,此人既然揭破尸妖藏身之处,想来心怀大义,未必不能为我所用!”白玉楼吩咐道。

    “是!”

    老者接话,“只是,寒山派那边,又该如何处置?”

    闻言,白玉楼脸上浮现一抹少许的忌惮,官府和本地势力之争历来就有,大周皇朝虽建立数万年,历万古而不朽,官方势力盖压诸多大势力,但在寒山古镇这等边荒之地,强龙难压地头蛇,却还是本土势力占优。

    良久,他才幽幽说道:“只要那位不出手,寒山派无论派谁来,本城主都无所畏惧!”

    与此同时,古镇外。

    一座绵延数百里的雪山坐落在古镇西侧,山巅之上,终年白雪,银装素裹。

    一座座宫殿矗立山中,一个个白衣人活跃其中。

    有的在参武论道,有的在练剑修意,有的在炼丹研医……正是寒山古镇传承千年的第一武道——寒山派。

    此刻,主事大殿内。

    一群神通境的长老、门主汇聚一堂,就昨夜古镇出现的大量尸妖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有人认为应施雷霆手段,彻查古镇,搜出其余潜藏尸妖,彻底灭杀,斩草除根,被其他人用“城主府才是明面上的古镇施展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寒山派应避其锋芒,让城主府头疼”的借口反驳。

    还有人就方无敌之事,争论不休。

    “昨夜出现的神秘强者,我等虽未亲见,但神通法相却是门下弟子亲眼目睹,做不得假,那是神通境武者才能施展的武道神通,这次对方忽然出现,虽说出手解了尸妖之厄,但在对方来意不明,如今那件宝物即将出世,所图者众多,不得不防!”

    “此宝在我寒山派势力范围内出现,理应为我寒山派所有,胆敢伸手者,杀了便是!

    一人敢伸手,就杀一人!两人敢图谋,就杀一双!百人敢插手,就杀一群!来多少,就杀多少!”

    “没错!寒山一脉,不弱于人!别说现在只是出现一个神通境,就是十个、百个,也休想从我寒山派手上抢夺!即便是元胎强者,也休想以力压人,大不了请出一位老祖,别忘了,咱们寒山派的那位还活着!”

    “若是城主府出手呢?那位野心勃勃的城主大人,现在应该已经凝聚元胎,成功突破了吧!”

    “即便他修成元胎又如何?剑修争命,以杀止戈,他不过是初入元胎,若是他不老实,老子就杀他证道,也正好借机突破,一窥元胎玄妙。”

    “寒山镇乃我派根基,城中如今风起云涌,如今还需一位师弟下山,坐镇古镇,震慑宵小,同时查出昨日那名强者的身份,探明来意,不知哪位师弟愿意?”

    一头华发,仙风道骨的寒山派掌门开口。

    大殿一时陷入寂静,所有长老低头沉思,随后,一个面容方正,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的大汉声音如雷,开口问道:“师兄,若是那位神通境的强者为宝物而来,该如何行事?”

    寒山派掌门闻言,眼中寒光一闪,“那就杀了,不必留手,以他之血,杀鸡儆猴,震慑其他人!”

    方脸大汉闻言一乐,咧嘴一笑,“行!这事我接了!我马上就下山,谁若敢在寒山派头上动土,老子就杀他个血流成河!”

    大殿之上,看着匆匆离去,生怕掌门反悔的大汉背影,一位双鬓斑白的中年忧心道:“掌门师兄,陆师弟生性好杀,行事鲁莽,此次古镇龙虎汇聚,怕是有些不妥,我只怕……”

    “无妨!”寒山派掌门一捋胡须,“正因为陆师弟喜好杀戮,我才会派他下山,我寒山派这么多年偏安一隅,休生养息,沉寂太久,恐怕这大周早就忘了昔日寒山派的威名,正需要以杀止杀,以累累白骨,重塑寒山之威,陆师弟此去,正是时候!”

    ………………………………………………………

    日上三竿。

    张家棺材铺开门。

    “仙子”(梁永棋)迎客,铁塔(阿三)站门。

    香客来了又去,香火越发鼎盛。

    关于昨夜,张福财他们离开万花楼,回返棺材铺后发生的事情,也逐渐传入他们耳中。

    旁人不知内情,围观群众一时难以认出出手强者的身份,但一众杠房人对方无敌熟悉无比。

    听路人一说,很快就认出方无敌的身份,既为镇中潜藏尸妖数量之多惊骇,又为道君神威惊骇,更加坚定了他们为道君建庙塑像的决心。

    特别是在得知有富商要出资,为道君建庙后,他们更多了几分紧迫感。

    而张福财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机会,立刻通知圈内人,将昨夜强者就是道君的消息传递出去,为道君积攒香火,扩大信仰。

    数个时辰的功夫,关于神秘强者的真实身份,路人皆知。

    对方无敌心存感激的镇民纷纷上门叩拜。

    就在这香客如云时,一道身背阔剑的人影出现在棺材铺门口。

    ………………………………………………………

    感谢星辰夙驾打赏的100起点币!

    血海来求推荐,求收藏了!各位读者大大走一波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