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二十四章 暴露了
    轰隆!

    随着轰隆巨响,万花楼轰然崩塌。

    瓦片飞天,烟尘滚滚。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大晚上,漫天飘落的纸张就已经足够瘆人,亲眼目睹白纸化人更是惊悚。

    但更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把万花楼给炸了。

    杜三姑吓得面色惨白,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看!”

    不知谁大喊一声,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再次飘下几张白纸,仿佛洁白的蝴蝶,翩翩飞舞,在落地的刹那化纸成人。

    站在废墟上,开始挪动上面的石块。

    见此一幕,围观的大部分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波操作又是为啥?只有杜三姑及其一众手下知道原因,看着纸人站立的位置,悍然色变。

    “快!阻止他们!”

    杜三姑大急,噗地再次喷出鲜血,却来不及擦拭,对着一众手下厉声催促,被催促的一群大汉此刻也是万分焦急。

    他们知道底下究竟藏了什么,这可是要人命的东西,一旦被挖出来,他们有一个算一个,绝对活不了。

    要被追责、被斩杀。

    也顾不得心中惊恐,争先恐后,朝纸人落脚的位置奔去。

    这个时候,天空再次洒落纸张,这张纸只有一片,但在一众人的眼里却是无限放大,仿佛绵延百里的大地。

    而狂奔的大汉就这样落入这片白色大地中,不停奔跑,却感觉自己距离纸人越来越远。

    越跑越累。

    最后气喘吁吁,累倒在地。

    只能无望地看着依旧抬石的纸人。

    杜三姑见此,同样一脸绝望,眼见最后一块大石被搬开,铺在上面的泥土被清理干净,露出木质夹层,她知道,这次她完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

    随着木质夹层被打开,所有人都清楚,里面必然藏了某些东西,好奇心驱使下,有武者大着胆子靠近,顺着倾斜的月光,抬眼一瞧,顿时惊得面色凝重。

    有人见此,更加好奇,同样大着胆子上前,等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顿时腿脚发软,翔尿皆流,一股人骚飘荡而出。

    惊恐的尖叫声刺激耳膜,划破长空。

    “尸体!好多尸体!”

    此话一出,不少围观群众蜂拥向前,等看清后,同样面色恐慌。

    “尸体!”

    “全都是女尸!”

    ……

    盖因这夹层下面的空间,藏着不少女尸,个个面色铁青,青面獠牙,模样恐怖。

    有见多识广的武者看出端倪,惊咦一声,刚要开口,就被同样围过来的张福财打断,抢先开口。

    “这女尸……不正常!牙齿尖利,指压漆黑细长,而且看上去,这群女尸死了已经有些时日,却尸身不腐,老王,你知道这意味什么?”

    不好的记忆冲击脑海,老王面色铁青,“这些难道都是尸妖?这么多?”

    “尸妖!”

    “大家快退后!”

    “尸妖遇阳气苏醒,诈尸伤人,赶紧都离开此地!”

    ……

    有武者立刻警告众人,尸妖的凶名,古镇上的人多少都听过,一见此地有尸妖出没,都恨不得多长两条腿,仓皇逃窜,逃之夭夭。

    更是将杜三姑骂的狗血淋头,觉得这女人害人不浅,藏匿尸妖,图谋不轨。

    有武者匆匆离去,前往寒山派在古镇的联络点,还有武者前往古镇中央的城府。

    寒山古镇出现大批尸妖,这是大事,由不得他们不慎重。

    一个处理不好,他们都要遭殃。

    “老王,我们也迅速离开,此地不宜久留!”

    说完,张福财对着旁边驻扎的纸兵恭敬一拜,转身带人匆匆离去。

    王二狗也有样学样,匆忙跟上,只是在路过杜三姑时,见她满头珠翠,灵机一动,不屑地对她啐了一口,迅速将她一身首饰一扫而空,得意离去。

    而杜三姑全程失魂落魄,面色灰白,毫无反应。

    明显已经认命。

    很快,寒山派和城主府的人匆匆而至,见到依旧驻扎的纸兵,带头之人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凝重,还不等他们开口,纸兵就破碎,化为漫天纸屑。

    众人脸上浮现一抹惊异,只是事有轻重,来不及细细探究,匆忙上前,等看清地下空间里藏匿的女……尸妖。

    个个面色狂变,心跳如鼓。

    “这是……要出大事!”

    “这事瞒不住,不是你我能够解决,还是迅速上报,请先天强者出手,以防万一!”

    “至于这杜三姑!”

    一个文人打扮的中年人寒声道:“藏匿如此多的尸妖,此事绝非她区区一个后天境一人所为,背后定然有人,将她跟一众同党先扣押地牢,严加看管,等候上面的大人审问!”

    “至于这尸妖,趁现在她们还没来得及起尸,立刻就地焚烧,毁尸灭妖,一了百了!”

    ……

    迅速商量好对策,寒山派和城主府行事雷厉风行,转瞬,一众女尸妖就身处大火之中。

    有尸妖苏醒,发出凄厉咆哮,但很快就沦为灰烬。

    这威胁古镇的灾祸还未开始,就沦为泡影。

    “这群鬼东西,总算解决了!”

    寒山派的人由心感慨,盖因寒山派以寒山镇为基,千年根基尽在古镇,不比城主府,背靠朝廷,三十年一换。

    如果古镇遭殃,损失最大的是他们。

    轰隆!

    只是,话音未落,耳边就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寒山派和城主府的人寻声而望,只见夜空中盘坐一具神灵,身高十丈,一身道袍,气象不凡。

    更有无数纸张从天而降,散落而下,化为兵将,将距离万花楼不足三里远的一座小花楼夷为平地。

    随后神灵消失不见。

    “神通法相!”

    城主府的文士中年惊呼,令寒山派的主事人都倒吸口凉气。

    武道修行,夺造化,悟天地,参神通,修长生,修为越高,越会掌控一些不可思议的神通,妙用无穷。

    可焚山煮海,也可遨游星空。

    而神通法相,是神通境才能掌握的神通,修持法相,加持己身,可令自身实力暴涨。

    无论是城主府,还是寒山派,都拥有神通境的强者,在双方势力中都身居高位,轻易不可惊动。

    哪怕是寒山古镇,明面上镇压古镇的最高修行者也不过先天巅峰。

    如今,忽然出现这样一尊强者,众人顿时感觉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