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二十三章 老子就是玩你
    “杜三姑,你可听过大阴阳术?”

    万花楼前,张福财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话一出,引得围观群众心中狂跳,尤其是围观的武者更是心情激动,攥手成拳,双目瞪大,目不转睛地盯着张福财。

    “难不成,你还会这传说中的神通?”

    杜三姑嗤笑,但目不斜视的神情暴露了她心中的不平静。

    寒山古镇虽是大宋国疆域边缘的小镇,但立世千年,比邻阴灵邪祟纵横的万窟山,对阴阳道的了解颇深。

    大阴阳术,这门传说中的神通,他们也曾有过耳闻。

    “千年前,我寒山古镇初立,万窟山阴灵肆虐,欲要将此地化为阴域,惹得阴阳圣地的大能出手,亲自施展大阴阳术,灭杀万窟山一尊鬼神,数万阴灵,逼得他们签订契约,不得轻易进犯,我寒山镇这才得以保全,发展至今。”

    有家学渊源的贵公子开口,目光满是憧憬。

    “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有年纪稍长的武者迫不及待的接话,“据说,这大阴阳术乃无上神通,阴阳一出,谁与争锋!日月凌空,天地称雄!这可是阴阳圣地的不传之秘,非真传弟子不授,价值无量,这张福财难不成还真会阴阳术?如果真是如此,要么他跟阴阳圣地有不为人知的关系,要么他就是在胡吹大气,嫌自己命长!”

    “大阴阳术,老子又不是阴阳圣地的人,自然不会!”

    张福财对众人的议论充耳不闻,对他们探究的眼神视而不见,一句话就令众人心中的期盼落空,在心中大骂张福财不地道,吊胃口。

    连杜三姑心中松口气的同时,也蓦然多了几分难言的失落。

    “不过……”

    张福财话音突然一转,令围观群众的心再次提起,“我会大阴阳术的衍生之术——通灵术!”

    说着,他声调陡然一提,气势骤然变得凌厉。

    “杜三姑,我有一术可通灵,沟通阴阳,可辨真伪,真相究竟如何,只要施展此术,唤来老王阴魂,一问便知!”

    围观群众顿时又是一阵失落,有人暗自摇头,黯然失望,心中吐槽张福财无良,找杜三姑找茬就找茬,要不要这么搞心态。

    搞杜三姑就算了,连路人都不放过,这就有点儿变态了。

    当然,这些话他们也只藏在肚子里,众人还想继续看热闹,这样的乐子可不多见。

    通灵术,虽然也算得上是奇门异术,勉强也跟大阴阳术有点儿关系,但两者天地之差,云泥之别。

    一者是无上神通,圣地绝学!

    一者虽然说不上的大路货,人手一术,但也常见,这寒山古镇精通此术的人,还是能找出七八十个来。

    只能算个稀奇。

    “张福财,你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跟老娘过不去!”

    杜三姑呼吸急促,瞳孔紧缩,咬牙切齿。

    “要想老子走人,这事也好解决!我这兄弟生前爱财,据说你跟他有个八千两的交易,至今你都不曾兑现,只要你拿钱,老子就走人,立刻回去,给我兄弟风光大葬!

    可你若是不答应!”

    张福财话音忽然一顿,故意环顾一下四周,目的不言而喻,引得杜三姑大怒后,才似笑非笑道:“那老子就当着众人的面,施展通灵术,真相很快就会大白。到时候,你想耗,老子就陪着你耗,你拖多久,老子就耗多久。

    相信以老王爱财如命的性子,他一定不介意自己死后发一笔财!反正老子整日守着棺材铺,正闲得发慌!倒是你杜三姑,能陪老子耗多久,那可就说不准了!

    这万花楼也算日进斗金,只是不知道能撑多久,半个月,一个月,还是更久!”

    “张胖子!”

    杜三姑被气得面色涨红,一口甜腥涌入咽喉,昨日的伤势都隐隐有裂开的趋势,强行咽下喉间血腥甜,她挥手吩咐,让人送八千两白银出来。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时间紧迫,容不得她跟张福财耗下去,耗费钱财事小,耽误了大事,她性命不保。

    事情的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楚!

    “等着吧!过不了多久,老娘定会让你们后悔今日所为!”

    杜三姑心中怨念冲天,面上却不得不咬牙,破财免灾,惹得一众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杜三姑!有些人,你得罪不起!以后招子放亮点儿,我们虽不轻易惹事,但也不怕事,倘若以后你再逞凶,老子就把你这万花楼给拆了!”

    收下白银,张福财撂下狠话,吩咐众人抬棺收整,就准备回去。

    转身刚走,就听见杜三姑寒声厉问:“你如何会知道,老娘跟王二狗八千两的事情?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七千两!”

    “还有,既然已经死了一天,为何这王二狗身上,没有一丝尸臭?”

    ……

    万花楼前,杜三姑越问越理直气壮,声音越来越急,面色越来越狰狞。

    到最后,甚至尖声咆哮。

    认怂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银子的事,只有她跟王二狗知道,倘若昨晚王二狗确实身死,张福财又怎么会知道此事?

    另外,银子的数目也不对!为何是八千两,也就比七千两多出一千两?为何不是五千两,或是一万两?事情当真这么巧?

    还有,这王二狗……

    她明白是自己做贼心虚,心里有鬼,加上乍闻这张福财要跟她耗下去,怕耽误大事,心中急切,不知不觉,失了分寸,昏了头,这才让张福财占了便宜。

    现在回过神来,顿时心中恼怒。

    “想知道?”

    闻言,张福财顿步、转身,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走到还未来得及收拾的血棺前,轻轻敲了两下棺材,发出咚咚声响。

    “别装了,起来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躺在棺材里的王二狗起身,活蹦乱跳地出现。

    “你没死?”

    “骚娘们,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

    王二狗怒怼一句,接着阴阳怪气地笑道:“怎么样?爷爷的演技不错可还过得去?”

    “你们竟然敢联合起来,诓骗老娘!”杜三姑暴怒,气的胸口起伏。

    “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你当日敢送老子一具尸妖,还敢派人杀老子,就别怪老子报复!这还只是个开始,老子命硬,你杀不死!以后的报复你可要接好了!”

    “噗!”

    杜三姑心中一口逆血再也压不住,狂喷而出,昨日伤势复发,脸色苍白如纸,一下子瘫软在地,眼中的愤恨却恍如实质,如利剑般刺向王二狗。

    “给老娘上!今天他们别想完好无损的离开!”

    “怕你不成!”

    就在两波人气势汹汹,要大打出手时,忽然天降无数纸片,白花花一片。

    恍如纸雨。

    杜三姑见此,面色悍然大变,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存在,一着急,一口逆血再次喷出。

    纸片越下越多,渐渐落在整个万花楼。

    随着一阵风起,纸片随风飘动,化为一具具白衣将领。

    一个个手持兵戈,冲进万花楼。

    瞬间,各种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响起,楼里的姑娘有一个算一个,都纷纷逃出万花楼。

    不管是普通丫鬟,还是名动一时的花魁,模样都狼狈至极,无一例外。

    有些甚至正在酣睡,被突然惊醒,穿着亵衣,带着肚兜就跑了出来,泄漏大片春光。

    看的一众围观群众眼前冒光,也有参杂在其中的妇人,大骂她们恬不知耻。

    轰隆!

    随后,在所有人措不及防的情况下,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万花楼轰然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