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十章 借口!都是借口!
    棺材铺前。

    方无敌安静地目视这场闹剧。

    看着跳脚的张福财,又瞥了一眼天真无邪的小道士。

    心中默默无语。

    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解救里面的老王才最重要吗?“

    见两人有愈演愈烈的苗头,方无敌的声音在两人心中响起。

    “里面的人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两人霍然惊醒。

    张福财顾不得找小道士的麻烦,小道士也顾不得探究声音的来源,两人如梦初醒,各自瞪了对方一眼,怪对方耽误自己时间,紧接着,不约而同,朝棺材铺冲去。

    张福财距离棺材铺最近,两人一前一后,腰伤了的张福财还没来得及抬腿踹门,就被紧随其后的小道士用力一撞,直接跟球似的,将门撞开,在地上滚动一圈,伤上加伤。

    “你个小兔崽子!“

    “摔死老子了!“

    “怎么不疼?“

    张福财先是揉了揉自己的腰,随后疑惑自语,按道理,他从门口猛冲进来,摔在地上,应该会感到很痛才对。

    可他除了冲奔势头最猛的时候,腰疼最厉害外,身体其他部位的疼痛,根本不重,特别是这最后一下,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

    只是觉得自己身下硬邦邦的,还有一股他熟悉的臭咸鱼……

    不对!

    是尸臭的味道!

    惊悚的心,颤抖的手!

    张福财大着胆子,摸索一下身下,仔细感受一下。

    硬!

    好硬!

    真的太……硬了!

    感觉自己身下全是骨头。

    张福财牙齿打颤,壮着胆子,朝前面望去。

    正好看见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凶狠地瞪着自己。

    青面獠牙,厉声低吼。

    张福财感觉自己都快哭了。

    本能地鲤鱼打挺式起身,因为过于肥硕的体重,刚刚跃起,就以更迅猛的速度砸了回去。

    砰!

    “吼!”

    重物相撞,同样准备暴起的黑影,直接被张福财砸了回去,狠摔在地,发出暴怒的吼叫。

    “是尸妖!”

    甄无邪小道士冲进棺材铺,认出黑影的身份,不由惊呼。

    尸妖,乃是尸体死后,心中怨气不散,偶然吸入一丝活人阳气,机缘巧合下,起阴而生的邪物。

    这种存在刀枪不入,吸食人血,力大无穷。

    比一般的阴灵凶物还要难对付。

    只是,小道士此刻的表情有点儿古怪,盖因这令人闻风丧胆的尸妖,被张福财镇压在身下。

    几次挣扎,尝试起身,都没能成功。

    “原来胖子还能这么用!外面的世界果然精彩,连镇压尸妖都这么清新脱俗!”

    甄无邪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牙齿。

    张福财:……

    他都快哭了!

    一点儿都没有被这熊孩子夸的荣幸!

    只是,还不等他张口求助,就见甄无邪勇往直前不回头,一头钻进铺子里,速度快到,张福财呼喊不及。

    不久,一个体型偏瘦,哆哆嗦嗦的身影,跟着甄无邪一起走了出来。

    等走进了一看,正是老王。

    此刻的他,蓬头垢面,一身脏污,随着他靠近,一股人体窖藏水(niao)的特有骚味扑鼻而来。

    这味道,跟常人一比,绝了!

    随着他靠近,尸妖挣扎得越发厉害,吼声连连。

    上面的张福财欲哭无泪,双手用力压住身下尸妖的胸膛,看着还在细声安慰老王的甄无邪,开口求助。

    “我说,你们是不是先出手,救一救我!”

    抖身缩首的老王闻言,猛然抬头,看着坐在尸妖身上的张福财,一脸吃惊。

    “老张,没想到你竟然为了我,牺牲这么大!你放心,这件事,我绝对守口如瓶,只是,你欠我二十多年的三个铜板,是不是该还了!

    万一,我情绪激动,在嫂子面前,不小心儿露了底……”

    “老王,你大爷!“

    张福财怒极反笑,要不是现在他走不开,一定让这要钱不要命的货知道,啥是南街霸!

    甄无邪一拍脑袋,恍然醒悟,着急忙慌地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符,啪地一声贴在尸妖额头。

    瞬间,尸妖停止挣扎,安静如鸡。

    张福财松了口气,如释重负,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挣扎起身,刚起一半就砰地一声,砸落在地。

    重新坐了回去。

    甄无邪“……

    老王:……

    “老王,难道坐着尸妖身上很舒服?”老王双眼冒光。

    “混蛋!”张福财吹胡子瞪眼,“还不快来扶老子一把,我……腿麻了!”

    老王见好就收,不敢再撩拨下去,抬步朝张福财走去。

    刺鼻的骚味瞬间变得浓郁,张福财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赶紧挥手止住老王,一脸嫌弃,自己挣扎起身。

    目视这波骚操作,老王先是惊怒,随后又一脸恍然,贱笑道:“原来你不是腿麻,是腰不行,借口!都是借口!”

    “放屁!你特凉的什么都不知道!”

    张福财手扶住腰,咬牙切齿。

    “放心!我懂!我都懂!”

    张福财翻个白眼,呼哧喘着粗气,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搭理这货,觉得自己来救这祸害就是个错误!

    就该让这货被尸妖咬死!

    谁也没注意到的是,就在老王靠近张福财的时候,本来安静的尸妖眼珠一动,贴在他头上的黄符,上面的符文变得模糊。

    在张福财跟老王斗嘴的瞬间,突然暴起,吼叫一声,朝老王猛冲。

    张福财下意识地猛坐,瞬间坐空,重物撞地,疼得龇牙咧嘴。

    甄无邪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吓得尖叫的老王,朝后扔去,抄起身后的木剑,跟尸妖激斗在一起。

    一时间,整个棺材铺,吼声不绝,剑影重重。

    …………………………………………………………

    “道君,救命!”

    张福财球似的滚到一旁,远离战场,猛然想起他还带了一尊大佬来,本能地朝背后抓去。

    摸了个手空。

    不知什么时候,他背上的纸道君已经消失不见。

    消无声息,没有惊动任何人。

    张福财心中一惊,抻着脖子,努力向四处张望,墙壁上、角落里、柜台上……没有道君的丝毫痕迹。

    顿时,他心中一凉。

    看着正跟尸妖大战,木剑挥舞得越来越慢,越发吃力的小道士,张福财喉结耸动,咽了一口唾沫,喃喃自语,小声安慰自己。

    “没事的!没事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道君一定在某处暗中注视,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必定是雷霆一击!他老人家现在一定是看这小道士绒毛未脱,乳臭未干,不知天高地厚,才想要磨砺他一下!一定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

    “我视道君为知己,为信仰,道君也定能看到我的忠心,视我为左膀右臂,必然不会坐看着我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