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八章 棺材铺里的咸鱼味
    夜,寒凉。

    荡着一股冷如骨髓的风。

    街道上,路人稀少,行色匆匆。

    远处,慢慢走来一道人影,身材肥圆,远远看去,像个球!

    引得零星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望了过去。

    这种圆肥矮的人,整个古镇都不多见,属于稀有物种,多看两眼不要钱,不看岂不是亏了。

    只是,随着那个……球越走越近,等人走到近前,原本驻足的行人,纷纷瞪大了眼睛,神色惊恐,双腿颤抖。

    有人拔腿就跑,有人双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一股刺鼻的混水翔味弥漫,飘荡在长街上。

    所谓臭飘十里,也不过如此!

    也有刚刚跟心爱姑娘幽会而归的精神小伙,吓得呆立在路边,瑟瑟发抖,牙齿打颤,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的肥人,路过自己身边时,侧头对着他咧嘴一笑。

    “小伙子,你好啊!”

    精神小伙眼珠微动,看着肥人背上的那具只有死人才会有的纸俑,尽管这纸俑看起来更高大上,更像真人,但更因为这样,才更加惊恐。

    子夜时分,一个背着纸俑的肥人,伴着刺骨的风,出现在黑夜覆盖的街道,已经够可怕。

    偏偏这具纸俑,还特凉的十分类似真人。

    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更让人恐惧的是,来人背上的纸俑,还侧头对着你,恶作剧似的眨了眨眼。

    被眨眼的精神小伙,吓得本能吐出一句话:

    “娘啊!”

    脸色煞白,不知哪来的力量,转身,拔腿就跑。

    结果,忘了自己是靠墙而站,人脑撞墙,咚声巨响,直接脑门开血花,晕死过去,狠摔在地。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在深夜显得异常清晰。

    “这倒霉孩子!”

    张福财赶路的脚步一顿,侧头看了一眼地上凄惨的小伙,由心感慨。

    随后,继续朝着走着。

    唯有他叹息的声音,随风飘荡在街上。

    “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小!”

    “也是,真弱!”

    长街上,行人惊悚。

    张福财一路走,一路看,遇到他的人,全都惊慌失措,丑态百出。

    刚开始,他还觉得不好意思,有些愧意;后来,就见怪不怪,司空见惯。

    甚至觉得,现在的人都胆小如鼠,经不起丝毫考验。

    他不过是背着一具纸俑,就将他们吓得屁股尿流,哭爹喊娘。

    渐渐的,他逐渐生出几分沾沾自喜,觉得这样也颇为不错。

    所有人都害怕自己!

    所有人都远离自己!

    这种不为人道的舒爽,是一种情感上的别样高潮,令他爽歪歪!

    张福财不由蓦然想起祖传书籍上所写的另一句话:

    屌丝逆袭!

    “或许,就是这种感觉!”

    张福财心中暗爽,背着纸俑,继续前行。

    寂静长夜,漫漫长街,有背上的纸俑道君在身,他便心安。

    ……………………………………………………

    从南到北。

    从一处街末到另一处巷尾。

    哒哒~!

    脚步声在寂静的北街十分清晰,一点点敲击在人心头。

    老王棺材铺。

    来人在这间看起来有着古旧的铺子前停下,此刻,门紧闭,仿佛跟每天子时关门闭户后,没啥不同,平平无奇。

    真要说不同,也就是棺材铺里,隐约飘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咸鱼味。

    张福财鼻子动了动,哇地一声吐了出来,他在棺材铺背着婆娘,偷偷吃独食的夜宵还没消化,就这样倾肚而出。

    呕吐物混着得别具一格的咸鱼味,立刻酝酿、发酵,组合成一股异常上脑的独特味道。

    这气味,能杀人!

    “呕!”

    张福财有点上头,忍不住再次狂喷。

    他素来知晓老王除了贪财程度在人类正常的尺度内外,其他爱好都奇奇怪怪,总是在铺子里搞些儿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是在铺子里用棺材腌鸡蛋,就是用香烛纸钱煮古董羹(火锅)。

    要么,就是老王偷寡妇衣裳,自己穿上,套上一双红绣鞋,涂脂抹粉,一身大红,躺棺材里小睡。

    “这咸鱼味,怎么这么臭!这该死的老王,又在胡搞啥?”

    张福财气急败坏,觉得自己在这里再待下去,会要了老命,转身就要朝老王住宅方向而去。

    心中却轰隆炸响一道声音,被方无敌忽然叫住。

    “停下!”

    “情况有些不对!“

    “不是咸鱼,是尸臭!“

    “啊!“

    张福财吓得差点儿趔趄倒地,作为杠房行当的老油子,经常接触尸体,对尸臭他并不陌生。

    可从未有过棺材铺里大晚上冒尸臭的怪事。

    就算是死去数天的人,来买棺材,为了避免污了铺子,也大都是让顾客上门,抬着空棺走,真要是有啥不便,也是送货上门,讲究个亲切服务,也好有个回头客。

    这夜黑风高,棺材铺里,飘着尸臭,逸散到外。

    这事儿咋看都不得劲!

    张福财恨不得现在拔腿就跑,死老王不死老张。

    可谁让他背上有一尊大佬,方无敌根本就不允许他临阵脱逃。

    “别害怕,万事有本座!“

    “道君,真没事?“张福财缩着脖子,颤声道。

    “放心!你只管用力踢开铺门,强势而入,救王居士于水火,有本座在,里面的东西不足为惧,弹指可灭,根本伤不了你一丝一毫!“

    方无敌的声音在张福财心头炸响。

    他整日运转念头,思考手上几门神通的可变性和多向延伸的可能性,终是有所收获。

    这低配版纸醉金迷的神通,本质上,是对心灵之力一种应用,是精神力嬗变的一种形式。

    方无敌虽然重生成一具纸俑,勉强有了肉身,但这别具一格的肉身,力量微弱,可他精神力强大。

    冥思苦想,从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中衍生出两个的分支小法术:言灵术和感知术。

    言灵术,是可以发动部分纸醉金迷神通,借助这股力量侵入生灵内心,让方无敌的声音顺利响起,实现他与生灵的交流。

    感知术,则是凭借他的精神力,感知方圆十米内的生物的动静,察觉一草一木。

    这两门分支小法术,在方无敌的设想中,言灵术推演、衍变到大成,可一言造物,凭心灵之力,借假修真,由虚化实。

    君不见,多少穿越客,都是浪荡诸天,从虚幻的小说世界中汲取力量,最后脱去虚假外壳,求得灵真一点,证就实在真神。

    而感知术如果修行大成,一念可断山海,一念可察万物,上观苍穹,下视幽冥,宅在家门,已知天下大事,掌握鸡毛蒜皮。

    躲懒躺尸,幕后基操,两不耽误。

    可惜,理想群山院,现实飞机场。

    这两个分支小法术,目前功效鸡肋,也就能勉强说说话,当个小雷达使用。

    “道君放心,我老张年轻的时候,也曾独上万窟山,一天之内,三进三出,斩杀数头凶物,毫发无损。

    这次,我定能将老王顺利救出,全身而退!“

    目视一眼被自己忽悠的瞬间兴致高涨,自信百倍,张口就将牛吹到天上的张福财,方无敌“面无表情“(他也没法有表情)的瞅了对方一眼。

    万窟山的大名,这两天,他也听过,距离寒山古镇不足三百里,常年阴雾缭绕,是一处巨大的鬼窟。

    凶险无比。

    从张福财爆料的小道消息中,方无敌早就得知,就算是他唯一知道的武道势力寒山派,雄踞寒山镇,也有修为通天的大人物折损在那里。

    现在,张福财这货吹牛不上税,竟然大言不惭,说自己在山中三进三出。

    方无敌心中一千个鄙夷,一万个不信,可在张福财心中响起的声音,却是:

    “本座,自然是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