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六章 我才是第一狗腿!
    张家棺材铺。

    “道君,您可还满意?是否消气?“

    张福财舔着脸,点头哈腰,讨好道。

    对他们这种下九流的人来说,卑躬屈膝,笑脸逢迎是生存必备。

    哪怕他混殡葬行当,终日将“节哀顺变”挂嘴边,这种笑脸往来的事情,他也是驾轻就熟。

    这还多亏了他婆娘,要不是没她终日的训练,他张福财的求生欲也不可能这么强。

    俯视一眼下方跪的老实,跪的一脸习所当然,跪的轻车熟路,跪的行云流水、自然而然的张福财,方无敌一时无语。

    这习以为常的架势,看来家教不错啊!

    不过,方无敌也无心探究,这张胖子夫妻脸的事儿。

    目前,系统任务才是第一序列。

    方无敌心念一动,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再次施展而开。

    张福财转瞬落入一方古朴大气的道观,门前悬挂两幅仿佛上古道篆书写的对联。

    上联:

    下联:

    明明张福财从没见过这种符号似的文字,却一眼就能看懂对联上的意思,只感觉有一股浩瀚深邃的力量在字间沉浮,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荡漾在符号之上。

    跨步其中,一棵参天大树矗立在院中,遮天蔽日。

    再往里走,进入大殿,一尊道君端坐在高台上,威严不凡,令人忍不住心生敬仰。

    “小人张福财拜见道君!”张福财躬身叩拜,“还望道君施展神通,解救小女,我一家都会感激不尽,终日叩首,拜谢道君大恩大德!”

    随着张福财话音刚落,一道飘渺无比的声音响起。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你诚心供奉三年,张倩之病本座自会出手,救他脱离苦海。”

    “三年?”张福财忍不住心慌,“三年太久,三个月行吗?”

    “五年!”

    “不!一年!这一年,俺们全家一定对您日夜供奉,香火不断!”张福财大急。

    “十年!”

    “不!不!三年!就说好的三年!”

    张福财再不敢耍小聪明,讨价还价。

    “只要能救我闺女,三年就三年!只要她能度过生死关,就是让我老张家烧一辈子香火,生生世世供奉,都毫无怨言!”

    “善!”方无敌装模作样来了句。

    “不过,本座这次下凡,投身你家,与你也算有缘,倘若信众广大,香火充足,令本座早些恢复,或许会感念你一番赤诚,早日出手,还你一个和睦康善之家!”

    ……一番引导,张福财从梦境醒来,恍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着急忙慌地对方无敌躬身叩拜,立刻起身,拔腿就跑。

    匆匆出了铺子,张福财穿入人海,消失在来去的人群中。

    棺材铺。

    阳光照耀,明亮半室。

    仅剩余荫一角,青纸摆动,道人眨眼,微微轻摇,透着几分欢喜意。

    ……………………………………………………

    一个时辰后。

    午时将至。

    日居中央。

    张福财急匆匆带着一批人行至南街,进入棺材铺当中。

    这群人脸上带着几分希冀和惶恐,小心翼翼跟在张福财身后,探头探脑,直到张福财伸手握拳,轻咳一声。

    这才将注意力聚焦到自己身上。

    只见他对着棺材铺正中,阳光照耀之地,躬身一拜,朗声说道:“请道君现身!”

    话音一落。

    纸张摩擦空气沙沙的声响起。

    在一众来人的目光中,角落里缓缓飞出一具模样不凡的纸道人。

    摇摇一晃,腾空飞跃。

    飞落到棺材铺中央,落在阳光照耀之地。

    光照射在纸俑身上,反射出一圈青色光亮,令纸道人身上熠熠生辉,仿佛身披霞彩,向阳而来。

    明明是一具纸道人,却凭空生出几分尊贵庄严的风采。

    令人忍不住心安。

    棺材铺内,众人原本惴惴不安的心,瞬间尘埃落定,安静下来。

    盖因这位张福财口中的道君,出场不同凡响,落在大日照耀之地,自带柔光。

    一看就是大人物。

    还因这正午之时,大日正盛,阳气灼人,驱逐煞气,压制一切阴邪。

    如果是邪物,绝对不敢在此时出现,否则,魂飞魄散,得不偿失。

    至于传说中的大凶之物,又怎么会屈尊降贵,出现在这小小的棺材铺中,他图啥?

    所以,他们清楚,这道君肯定不是邪物。

    至于昨天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但并未有人伤亡。

    据说,昨晚还有寒山派的高徒带人来祛阴斩邪,听说,作祟的邪物被斩杀,但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

    这道君道行不浅。

    而这位明明有弄死寒山派高徒的实力,却只是戏耍一番,放任他们离开,明显是个宽宏大量、心怀慈悲的高士。

    最多有点儿恶趣味,喜好戏耍人。

    但高人本领高强,神通无量,高傲无比,目空一切,总会有点儿小癖好。

    “高人有点儿怪!”

    这在下九流的江湖里早就不是秘密。

    一众人放心下来,相信了道君的存在,跟着张福财一同参拜。

    方无敌对于张福财一众人心中的小久久,多少也能揣摩得七七八八。

    作为前世深谙小说之道的老书虫,深谙腹黑心理学,明白角色心理活动。

    为啥张福财偏偏要正午日光正盛之时,才带人上门,又在铺子里阳光最强烈的地方恭请自己现身。

    不就是对他的一次试探。

    好在,方无敌心中清楚,要想打消他们心中的顾虑,他还真得做个默剧戏精,演好这场戏,借着阳光,来一个拉风出场,震慑住他们。

    如今,见到他们恭敬的模样,方无敌心中满意。

    叮!

    “恭喜宿主,成功收获十点信仰值!”

    方脑海中响起狗系统熟悉的声音,方无敌心中一动,低配版纸醉金迷神通无声无息的施展,勾动棺材铺中一众人心中的想法。

    令他们陷入各自的幻境中。

    一炷香后,棺材铺里,众人百态,有哭有笑。

    随着他们从幻境醒来,看向方无敌的目光,带着肉眼可见的敬畏。

    各个到方无敌身前奉承。

    “道君果真神通不凡,我家棺材铺这些年一天不如一天,还望道君保佑,让我家棺材铺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到时候,我老王一定给你日日给您烧高香,夜夜给您送纸钱!“

    “道君,小子要求不高,没老王头那么贪心,盼着棺材铺财源广进,这不是缺德冒烟,要烧祖坟的!小子就盼着,给俺寻一个漂亮的女鬼婆娘,学一学话本子的故事,来个夜间深谈,红袖添香!尝一尝味道!”

    “道君,我不求财,不贪色,只求您大发慈悲,让我早日心有所属,非诚勿扰,性别不是问题,年龄不是关键,对我好,愿意跟我守着棺材铺子,一起岁月静好就行!”

    ……

    方无敌狠狠瞪了张福财一眼,你这弄来的都是一群什么货色!

    张福财觉得自己十分委屈,他没想到,道君的神通这么厉害,往日里他也知晓自己这帮圈里狐朋狗友的尿性。

    但一般都藏着严严实实的,除非酒醉,否则,谁也不敢轻易爆出来。

    哪知道,只是拜了一下,他们就原形毕露,露出丑恶的嘴脸。

    “滚!参拜完道君,就赶紧散了!求神祈愿,心要诚,意要专,勤拜不缀,你们明日再来,记得多带些香火过来!”

    张福财挥着扫把赶人,感到浓重的危机感,他才是道君座下第一……狗腿,不,心腹!

    张福财还指望着,道君慈悲,救他闺女!

    敢跟他抢道君!

    滚!

    都给我滚~~蛋!

    ……………………………………………………

    求一波收藏与推荐,各位亲,给力!奥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