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黑血海无敌纸道人 > 第四章 中二不分年龄
    明月垂落。

    一夜无话。

    大日初升,朝霞漫天时,感受到空气中蓦然多出的一丝灼热,方无敌立刻停止修行。

    越发灵动的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纸包不住火!

    他现在这具身体,最是惧火,白日修行,对他不利,搞不好会“翻车”,来一场直播自燃。

    届时,恐怕他就会成为史上死得最悲催、最憋屈的“穿客”(穿越者)!

    不过,方无敌也没有闲着,默默在一旁的角落里,钻研自己手上几个可用的神通,发挥头脑风暴,思考:

    神通延伸的十八种可行性

    最合适的十大施~暴点

    神通的多重复合性

    小神通如何扳倒绝世大能

    论小阴沟里翻船可能性【神通篇】

    神通无缝对接三十六招

    ……

    作为纵横网文界多年的穿客,智慧念头的作用,方无敌从来都不敢小看。

    各种奇葩念头横飞,愣是堆出无尽世界,从靠念头升空的阳神,再到念头出圈的临渊行,那个不是靠智慧上线。

    ………………………………………………

    “炊饼!”

    “热腾腾的炊饼!”

    “新鲜好吃的炊饼!”

    “两文钱,统统只要两文钱!“

    ……

    日上三竿,长街上商贩热闹的吆喝声远远传入棺材铺,带着几分悠闲的脚步声才渐渐响起、逼近。

    随着木板被打开,挺着中年肚的张福财这才迈着四方步,穿着一身青布衣,走了进来。

    日上三竿才开店,对这做死人生意的行当,早就成了约定俗成的共识。

    一是因为除非发生天灾大难,或是遭遇疫情匪患,否则,棺材铺的生意一向不怎么景气,哪怕是张家棺材铺这样的老字号,也只能勉强糊口。

    平日里再怎么勤快,也是瞎忙活,还不如偷把懒。

    二是因为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殡葬一条龙,午迎客来,子关门。

    杠房(殡葬)这一行当,素来阴气重,死人四方聚,阴灵夜敲门,常人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一两件阴诡事,跟别提做死人生意,发死人财的地方。

    最是招阴灵鬼物青睐,向来是这类东西打卡地之一。

    发生点儿什么不干净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所以,日上三竿上工,午时开门迎客,就成了这一行当的规矩。

    却是因为这时候,阳气蒸腾,能驱散一夜集聚的阴气,令这种地方干净不少。

    做杠房行当最是讲究,规矩颇多,忌讳重重,为了小命着想,也为了不招惹过多的麻烦,这一规矩,千百年来,没有人敢轻易触犯。

    张家棺材铺也不例外。

    ………………………………………………

    此刻。

    张家棺材铺。

    随着门板被拆开,阳光照射进来,将昏暗的棺材铺照亮,香烛、元宝、冥币……司空见惯的东西,逐渐映入张富贵眼中。

    只是,在看到一旁的纸扎人时,张福财想起昨天发生惊惧一幕,忍不住瞳孔紧缩,好在,他眼珠迅速在一堆纸人中扫过,没见到那具熟悉的纸俑,提着的心顿时放松下来。

    还好都是一群呆板的死物。

    还好他及时反应,昨日逃回家后,立刻派儿子向寒山派求助,斩杀了逞凶的阴灵。

    这般想着,张福财心中胆气越来越旺,忍不住昂首挺胸,一甩袖袍,故作姿态地掸了掸身上的尘灰,昂首阔步,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区区阴灵,岂能在我张家地盘逞威,到头来,还不是化为灰灰!”

    学着戏文里高手,张福财故作姿态,下巴微抬,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模样,瞅着棺材铺里无人,大放厥词,仿佛昨天晚上逞威灭鬼的不是周玉树,而是他一样。

    鼻孔朝上,牛气冲天!

    阳光暂时照不到的房檐上,一具纸俑轻轻的左右摇摆,漂浮在空中,一双眼珠灵动有神,滴溜转动。

    方无敌早在张福财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就施展摇一摇神通,飘到房门上空的房檐上躲藏。

    原本是想要吓一吓这中年憨货,顺利收取一波今天的信仰值,再施他想好的其他算计。

    现在,听到昨晚来灭杀自己的武者,是张福财这蔫坏的货色暗搓搓叫来的,甚至这货还留了个心眼儿,让别人把那群武者领进来,他自己连面都没敢露。

    方无敌心中顿时腾腾腾,涌起一股怒火。

    尽管昨晚那一劫,被他施展神通,反将那群武者忽悠了过去,没能伤害到自己一张纸片,可到底心中憋了一口气。

    还想着以后有机会,要找回场子。

    现在,知道始作俑者是眼前这货!

    尤其是,现在这厮还趁着四下无人,原形毕露,露出特别欠揍的中二模样!

    这次要不给对方一个难忘的教训,他方无敌以后还怎么在纸人界混!直接吃翔,混个女装,隐姓埋名,当个老老实实的纸片人,等着被焚烧算了!

    所以,在叔能忍,婶也不能忍的情况下,他动了!

    操控着身体,缓缓下降,无声地落在张福财背后,跟他脊背只有一寸之隔,远远看上去,就像张福财背着一具纸人,画面十分诡异。

    随着方无敌轻轻一摇摆。

    神气十足的张富贵霎时间冷汗涔涔,面色煞白,不受控地开始左右晃动,上下摇摆。

    速度越开越快!

    动作越来越剧烈!

    上下左右,地上、房檐上、半空中、墙壁上……

    到处都是张富财摇摆的踪影。

    渐渐只能听见凄厉的惨叫和晃动的人影。

    “让我们一起……摇摆!

    一起摇摆!“

    ……

    方无敌心里默默哼着前世的上脑歌曲,操控着纸身体,轻轻摆动,左右摇晃。

    南街,路过棺材铺的行人,听到传出来的惨叫声,谁也不敢停留,个个毛骨悚然,拔腿就跑。

    这棺材铺子里,谁知道有啥不干净的东西。

    还是远远避着好!

    以免祸及自身。

    一时间,张家棺材铺周遭店铺紧闭,空无一人。

    只剩下张福财惊恐绝望的惨叫,回荡四方。

    不知持久多久,才堪堪弱了下去。

    …………………………………………

    砰!

    棺材铺内,方无敌突然停止动作。

    摇摆到屋檐最上空的张福财,措不及防,吓得目眦尽裂,直接掉落下来,摔得七荤八素,身上更是传来咔嚓的清脆骨裂声响。

    这一摔,不知道他断了几根骨头。

    棺材铺里,尘土飞扬,扬尘飘洒。

    “咳咳!“

    “呕!“

    晕头转向,脸上苍白如纸的张福财喉结涌动,哇地一声,张口吐出胃里尚未消化的饭食,一股令人作呕的酸性气味弥漫。

    只是,张福财现在顾不得这些,他抬头,眼睛瞪圆,一脸惊恐,嘴唇哆嗦,张口欲言,却吓得吐不出一丝声音。

    看着昨天在棺材铺中作乱的纸俑,现在完好无损站在自己面前,张福财眼皮一翻,昏死过去。

    方无敌:……

    现在的汉子这么不耐……cao!?

    他还没尽兴,对方就萎了!

    可惜,得罪了他,注定这货不能安生的晕过去。

    方无敌上前,俯身向下,纸身体隔着一指甲盖宽的距离,贴在张福财身上,对他眼对眼,脸对脸,仅差一指相……吻。

    然后,浑身摇摆,猛然发力,来个360度旋转。

    灌注后天境力量后,恍如钢筋铁骨似的双臂,朝着张福财打去。

    啪!

    啪啪!

    ……

    极致的疼痛让张福财醒来,睁开双眼,看着跟自己脸对脸的……纸俑。

    尤其是这吓死人不偿命的纸俑,还打招呼似的,眨了眨眼睛。

    “啊!“

    张福财惊悚,惨叫一声,眼白朝上,嘴一歪,再次昏死过去。

    方无敌心中怒火,这才稍解。

    目视已经彻底没有意识的张福财,方无敌心中一动,发动纸醉金迷的神通,分出部分心神侵入对方内心,感受到埋藏在他心头深处的强烈念想。

    一幕对方朝思夜想的场景在其潜意识里,缓缓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