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洛玉绝尘 > 第270章 乖徒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70章乖徒儿

    玉自清回头冷眼看着那群逃走的黑衣人怒吼道:“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白洛白了一眼玉自清,转眼看向玉绝尘,关心的问道:“你怎样?没事吧?”

    玉绝尘抿唇沉默不语。帝华冷眼瞪向玉自清,玉自清见状,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仓惶离开,离开时还不忘看了一眼玉绝尘,那眼神在提醒他,以后小心点。

    他不忘对帝华道:“帝公子,今日之事,我定会如实告诉我爹。你们敢带那个叛徒离开,从此便是我梦邑宗的敌人!”说完,玉自清一瘸一拐的离开。

    帝华幽深的墨眸盯着玉自清远去的背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边,白洛一只手抵在下巴上,她站在玉绝尘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虽然面前这小子看起来瘦弱了些,但身材倒是不错,回去给吃点好的补补,应该就行。

    这张脸看起来五官端正,棱角分明,虽然脸上到处是伤,但,也不错。

    玉绝尘从未被人这么赤果果的观赏过。

    平日里别人多看他一眼,他都会用冷漠的眼神逼退。就连整日都想办法缠着他的傅妖娆,他也是不屑,一记冷厉的眼神将她吓走。

    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他却不忍心递给他冷漠的眼神。

    许是因为自己是被人家救了吧,玉绝尘这么想着。

    他缓缓抬眼,视线对上白洛,薄唇轻启,“方才,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声音很沉甚至多了一丝不知所措。

    顿了顿,又道:“姑娘,你们快走吧,这里是梦邑宗,玉自清不是什么好人,若是此事惊动了宗主,你们想走,怕是也走不了了。在下死不足惜,可别……连累了姑娘。”

    说完,玉绝尘莫名觉得自己的耳根有些滚烫。

    白洛见状,掩嘴笑了一声,她手指戳了戳玉绝尘胸口,见玉绝尘埋着头,白洛靠近玉绝尘,两人之间仅有一步的距离,她抬头,那双如星星一般璀璨的眼睛盯着玉绝尘的下巴,打趣道:

    “玉绝尘,为什么你的脸和耳朵红了?你和其他女子说话也这样吗。”这个徒弟,好可爱。

    玉绝尘喉咙一紧,沉默不语。但因为面前小丫头的靠近,感受到她温热的口气喷洒在他下颚,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耳根也越来越滚烫。

    玉绝尘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他控制力一向很好,傅妖娆每次穿着性感暴露在他面前晃悠,他都能像看到一条死狗一样,忽视她。

    可今日为何,为何会因为这个丫头的靠近,只是靠近,自己竟然如此把控不住。这种感觉,很糟!

    就在此时,帝华的声音传来,“洛儿,不要胡闹!都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不准用媚术!”

    玉绝尘眸底一抹光闪过,瞬间回过神。

    心中苦笑,原来自己是中了这小丫头的媚术了。

    白洛听了帝华的话,不悦努了努嘴,她看向帝华,“帝华哥哥,我没……”

    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帝华提醒:“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白洛也没有解释,方才,她确实没有用媚术。好气!帝华哥哥竟然不信她。

    最后乖巧的点了点头,“好吧。”白洛跟在帝华身后,走了几步,听见身后没有动静,她猛地转身,见玉绝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双深邃的凤眸盯着她们这边,她好奇的开口:

    “你楞在那儿干嘛?不走吗?”

    玉绝尘眉头微拧,白洛叹了口气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走吧!跟我们离开这里。”

    玉绝尘垂眸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小手,那冰冷的心顿时被暖意包裹。

    他想说不想连累他们,可是却想要被她这么抓着,她的手,很温暖。

    白洛见玉绝尘发呆,清脆的声音喊到:“喂!玉绝尘,你走不走?”

    玉绝尘猛地回过神看着白洛,犹豫了片刻道:“姑娘,我被赶出梦邑宗,若是跟你一起离开,会连累你。”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玉绝尘沉默。

    就这样,被白洛抓着手腕离开了梦邑宗。

    途中,帝华眼里像是长了刺一般,一直盯着白洛拉着玉绝尘的那只手。

    提醒了白洛好几次一个女孩子不要随随便便拉着陌生男子。

    结果白洛却丢下一句,“那是我的徒儿!”

    帝华无奈,只好闭口不提。

    三人顺利离开梦邑山,此时天已经暗淡了下来。帝华抬眼睨了一眼灰暗的天空,想到爹和娘都在等着为洛儿接风洗尘,他视线落在白洛身上,

    “洛儿,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尽快回去。”

    白洛瞪大眼珠子看着帝华,应道:“可是帝华哥哥,你若是用瞬移,他怎么办?”

    玉绝尘已经顺利脱困,他体内的寒毒也已经暂时无碍,见状,他对白洛道:“姑娘,我已经脱离危险。就,就不跟着姑娘,拖累姑娘了。”

    白洛伸手拍了拍玉绝尘的肩膀,“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以后不准叫我姑娘了,方才在梦邑山上的时候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白洛的徒弟!”

    玉绝尘怔住,反应过来急忙道:“徒弟?”

    他似乎没有承认这个丫头是他的师父。还有,她看起来与他年龄相仿……

    玉绝尘风中凌乱了。

    白洛则扬起嘴角点了点头:“对呀,你就是我的徒弟,方才在梦邑山你也没有否认不是?再说了,救你一命,宛若再生父母,让你叫我师父,你不吃亏。”白洛说的一本正经,玉绝尘竟然听不出一丝不对。

    他犹豫了许久,最后看向白洛,吐出一个字,“好。”

    白洛因为开心,双眼眯成了一道弯弯的月牙。冲玉绝尘笑,

    笑起来那对深深地酒窝乍现,玉绝尘看呆。

    帝华见玉绝尘看着白洛时那副痴痴的表情,眸光顿时一抹寒意袭来。玉绝尘察觉,脸色瞬变,眼神也变得犀利,转眼看向帝华的方向。

    帝华接收到玉绝尘的视线脊背一僵,转瞬恢复如常。

    不知所以得白洛回过神对帝华道:“帝华哥哥,不如我们传信给伯父,让他不要等了。我们先找家客栈住下,明日再出发。”

    帝华听了白洛的话,大概也猜出了她的小心思。她怕是还惦记那把匕首,最后无奈瞥眉,点头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