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洛玉绝尘 > 第57章 本王的洛儿很喜欢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7章本王的洛儿很喜欢

    沈媚芯收敛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满脸惊喜的看着秦舒,“哦?舒儿也给哀家准备了贺礼?不过哀家可提醒舒儿,千万别让哀家失望~”

    这意思似是在说,先前收到的贺礼,她都很不喜欢,很失望!

    其他人听了太后的话,表情瞬间变得不痛快。谁的寿礼不是精心准备的?算了,确实不是精心准备的。

    秦舒抿唇一笑,应了一声,“舒儿不会让姨母失望的。”

    说着,那炽热的目光却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玉绝尘。

    此时,玉绝尘的视线刚好与秦舒撞上。并不是他被秦舒吸引,而是怀里的小家伙不安分的转眼一直盯着这边,所以他便顺着小东西的视线看了过来。

    白洛看秦舒,不过是想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寿礼,比这些皇子甚至皇上的都贵重。

    秦舒在收到玉绝尘目光的那一瞬间,整颗心脏都在砰砰直跳。

    她的呼吸甚至有些急促,绝尘哥哥看她了,这就说明自己这些日子的苦练没有白费,她清楚的知道,她离入贤王府的日子不远了。

    急忙收回视线,秦舒看了一眼桂嬷嬷,桂嬷嬷会意,给了那些乐师一个眼神,响乐声传来。秦舒见状,对沈媚芯福了福身,道:“姨母,舒儿去换身衣裳。”

    说完,便退了下去。

    很快,三十六个女子踱着碎步朝大殿上走来,每个女子手中都拿着两盏莲花灯。三十六人在舞台中央变换队形,大殿上的人定睛看着逐渐形成的图形,赞叹不已。

    片刻后,三十六个女子摆出了一个莲花灯的形状,白洛认真的看着舞台开心的笑着,玉绝尘见小家伙看的这么认真,便没有去打搅她,而是自顾自的拿起身旁的酒杯,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鼓点传来,舞台上的莲花瞬间变换了队形,花瓣缓缓张开,直到最后,花瓣中心,一个倾城绝色的美人出现在花心上空。

    秦舒踩在两人肩上,那巴掌大脸上带着几分娇羞,一袭鹅黄色长裙将那妖娆的身子展现的淋漓尽致,她双臂展开,双手各拿着一个莲花灯,突然莲花灯上,一副对联出现:仙鹤千年寿 苍松万古春

    沈媚芯看着那十个大字,心情大好,不停的点头称赞着,“好,好!”

    偶尔视线剽去玉绝尘的方向,见的视线并未看过来,一个人自顾自的喝着酒,脸上也并没有任何表情。沈媚芯脸上的笑容逐渐收紧。

    秦舒的余光瞥向玉绝尘,见他无动于衷,心中一紧,从两人肩上轻盈落下。鼓点停了下来,幽美的响乐声再次响起,三十六人退下在一旁候着,只剩下秦舒一人留在舞台上。

    白洛瞪大眼睛盯着秦舒的方向,这是个人秀吗?

    只是,她好喜欢看方才的九莲灯之舞。明明那些人只表演了一小部分。

    此时,秦舒已经偏偏起舞,身姿轻盈如燕,动作娇柔优美,偶尔会靠近玉绝尘的位置,但却很有分寸的又急忙退开。而白洛却不悦的开始哼唧,玉绝尘手中的酒杯顿了顿,垂眸看着小东西,问道:“不喜欢?”

    白洛小手紧紧地抓着玉绝尘的衣襟,视线却望着站在边上候着的那三十几个舞姬身上。

    玉绝尘顺着白洛的视线望去,眸底一抹异色闪过,转眼看着白洛询问:“喜欢她们?”

    白洛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听说过九莲灯舞,这种群舞队形变幻莫测,时而为长龙,时而为莲花,甚至有仙女下凡,鱼跃龙门,鱼戏莲花等。

    见白洛如此,玉绝尘瞥了一眼徐朗,低沉的声音对他道:“太后寿宴结束后,将这些舞女请去贤王府。”

    徐朗怔住,反应过来,急忙应了一声。

    白洛定定的看着玉绝尘,这个男人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有点可怕~

    秦舒一舞作罢,大殿上掌声连连,白洛虽然没有注意,但也跟着众人欢呼却与的鼓掌,虽然两只小手不听使唤,但却有那么一丝鼓掌的样子。

    秦舒以一个极为优美的姿势站在舞台中央,调整着自己的气息,那白皙的脸蛋因为跳了舞的缘故,带着粉红色的水汽,更加惑人。

    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玉绝尘的方向,余光瞥到白洛的手抓着玉绝尘的衣襟,拉得他的衣裳有些凌乱,而玉绝尘却并没有计较,秦舒眸底一抹异色转瞬即逝。

    白洛察觉,她圆圆的眼珠子看着秦舒,抓着玉绝尘的手紧了几分。这个秦舒看玉绝尘的眼神,尽是倾慕和爱意,可是干嘛用这么阴毒的目光看着她?她不过是个孩子,难不成这个女人把她当做情敌了?

    白洛心中不悦徘腹了几句,最后收回视线不再看秦舒。

    沈媚芯笑的开心,对秦舒道:“舒儿有心了,哀家今日很高兴。”

    秦舒微微抿唇一笑,来到沈媚芯身旁。一旁的沈眉庄见女儿表现的很好,满意的点了点头。玉子枭回过神,忍不住拍手叫好,其他大臣见状,跟着附和了几句。

    沈媚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玉绝尘,开口问到,

    “贤王觉得舒儿跳的如何?”

    白洛听到声音,转眼望去,心里却在盘算着,今日太后这寿辰,似乎不太简单哪。那秦舒的视线从玉绝尘进来就没有离开过他,现在太后又单独问玉绝尘。

    难道,太后有意撮合玉绝尘和秦舒?

    正在胡思乱想着,玉绝尘的声音传来,却答非所问,气死人不偿命的回了一句,“这些舞姬跳的不错,本王的洛儿,很喜欢。”

    这么多人,哪个愚蠢,自然都听出来玉绝尘的意思是在说秦舒跳的不如那些舞姬。当众打脸!

    白洛心里白眼,扯秦舒跳舞,怎么扯到她身上来了,跟她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玉绝尘,你别给本小姐拉仇恨啊,这仇恨值,从太后到秦舒,不少啊!靠之~

    沈媚芯听了玉绝尘的话,瞬间怔住,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而秦舒委屈的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摆。方才她明明看到他看她了,为何他却说出如此伤人的话来?玉子枭怜香惜玉,小声提醒玉绝尘,“贤王,母后问的是舒儿妹妹跳的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