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洛玉绝尘 > 第47章 洛儿危险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章洛儿危险

    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王爷息怒!您身体不好,太医说了您不能动怒。”

    “去给本王找人!”

    “恕属下多嘴,属下觉得那李将军的女儿~最合适不过!”

    “你给本王闭嘴!便是她是最合适的人选,如今,她已经是本王的女人!本王启能让自己的女人为了本王去舍身范险!”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我愿意!”

    萧敬崇与莫少卿相视一笑,眼里一抹诡异之色闪过。

    片刻后,只见李茵茵走了过来,她脖颈处的痕迹清晰可见,异常扎眼,萧敬崇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眼神似是在说,昨夜够狂野。

    莫少卿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梁,昨夜,确实快活!这个女人第一次,但那风骚的劲却让人流连忘返。

    而李茵茵并未发现两个男人之间的小动作,她坚定的眼神望着萧敬崇。

    “王爷,茵茵愿意为你去贤王府,茵茵愿意做你的眼线。”

    “茵茵,别闹!”

    李茵茵见萧敬崇不同意,突然跪地,萧敬崇急忙上前欲扶起她,结果李茵茵却摇头:“王爷若是不答应茵茵,茵茵便长跪不起!如今,爹爹没了,茵茵无依无靠,是王爷给了茵茵活下去的希望,茵茵愿意为了王爷赴汤蹈火……”

    萧敬崇将李茵茵搀扶起身,捞进怀中,“本王不舍得你去以身犯险。傻女人~”

    “茵茵愿意。”

    萧敬崇最终拧不过李茵茵,答应了她。也算是巧合,李茵茵竟然认识在贤王府当差的丫鬟香榕,刚好得知香榕家中母亲重病不起,香榕告假回去照顾母亲。

    所以,她可以利用香榕,混进贤王府中。

    萧敬崇宠溺的眼神看着李茵茵,嘴角勾起一抹媚笑,眸底却一抹寒气转瞬即逝。

    这天,玉绝尘出去监斩,所以白洛一整天都是吃吃睡睡,此时,她一个人躺在婴儿床上看着屋顶,手里抓着那只血红的玉镯把玩着。也不知道玉绝尘什么时候回来,莫名的,无意间就会想起那个冷漠的男人来。

    白洛急忙将这种可怕的想法抛却脑后。

    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白洛瞬间回神,侧着脸,圆圆的眼睛盯着寝殿门口的方向。

    听着这急促的脚步声,像是奶娘的。

    白洛开心的说着连自己也听不懂的话。

    很快奶娘过来,她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那女子一直低着头,似乎很害怕的模样,许是因为紧张,双手紧紧的揪在一起,头也不敢抬。

    白洛觉得那个女子很奇怪,可是她又说不上来她到底哪里奇怪了。

    单盈盈回头对那女子说道,

    “茵茵,这两日你就先暂时代替香榕,伺候王妃。”

    被唤做茵茵的女子听了单盈盈的话,仍旧是头也不敢抬的点了点头糯糯的应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单盈盈跟茵茵交代了一些平日里照顾白洛时要注意的事情,正欲带茵茵离开,谁知白洛此时突然哼唧了起来。

    单盈盈急忙上前查看情况,白洛心中也是郁闷,她不过是想事情罢了,结果一不注意,就又尿床了。对于尿床这件事,白洛也是无语望天!

    茵茵站在一旁看着单盈盈手忙脚乱的为白洛换尿布、收拾被褥,她视线落在白洛身上,拳头忍不住收紧,看向单盈盈小声问道,

    “姐姐,需要我做什么吗?”

    单盈盈见茵茵刚刚入府,对府中一切都不熟悉,担心她做错事,所以便将白洛交给茵茵,对她说道,

    “王妃就先交给你照看,我将这些处理了就过来。记住,不能抱王妃,更不能惹她哭!”

    茵茵呆呆的点了点头,抿唇应到,

    “嗯。我知道了姐姐。”

    单盈盈抱着白洛的床单被褥退了出去,此时寝殿里就剩下白洛和茵茵。

    茵茵看着婴儿床里的白洛,她方才还柔和的双眼瞬间变得阴冷。

    白洛接收到那抹冰冷的视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个女人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的眼神好可怕,就像是看着自己仇人一般……白洛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别过脸不看茵茵,小手塞进自己嘴巴里面吧唧着。谁知,身子突然一轻,白洛心中一紧,急忙挣扎着,她的双手双脚使劲挣扎,想要挣脱茵茵的束缚,只是茵茵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而她又只是个孩子,哪里能挣脱得了?

    白洛见状,眉头一红,正欲大哭引人过来,谁知茵茵的手突然捂住白洛的嘴巴,一脸惊慌的往屏风后走去。

    白洛大惊,心跳越来越快,她瞪大眼珠子看着面前的女子,努力的哭着,拼命地挣扎着。

    贤王府外,玉绝尘刚下马车,徐朗便匆忙走来在玉绝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玉绝尘听了徐朗的话,眸底一抹寒意闪过,他冷着一张脸,疾步往府中走去。

    到了尚幽殿,见单盈盈抱着一对床上用品过来,玉绝尘冷冷的问道,“王妃醒着?”

    单盈盈听到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她急忙跪地,小心翼翼的回答,“是,是,王爷。王妃今天白天没,没怎么睡。现在,现在还醒着,就,就在寝殿里,茵茵在照顾王妃。”

    玉绝尘拧眉,表情冷漠至极,他低沉的声音嘀唸,“茵茵?”

    府里的下人虽然他不过问,但自从将白洛接来后,所有下人的身份背景他都一一过目,名册上根本没有茵茵这个人。

    单盈盈急忙点头,“是,是茵茵。昨夜负责照顾王妃的丫鬟香榕家里出了点事,季管家便准了她的假,刚好香榕的好姐妹茵茵无事可做,季管家便让茵茵替香榕两日。等香榕家里的事情处理完,就会回来。”

    玉绝尘想到方才徐朗的话,冷眸一凛,抬眼看向寝殿的方向,见里面没有动静,心瞬间沉了下来,一个闪身便不见了人影。

    单盈盈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屏风后,茵茵抱着白洛在浴桶中洗澡,白洛那双莲藕一般的小腿像鱼儿一般,在水里欢快的扑腾着,似乎很享受被人洗澡的感觉。

    温热的水将整个身子掩盖,有时候白洛觉得再深一点,自己就可能会被水给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