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洛玉绝尘 > 第43章 就抱一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章就抱一下

    东方皓月努了努嘴,“这不过是我的猜想罢了,再说了,这种事情,我也不懂~我就是个救死扶伤的医者,哪里能和师兄你一样筹谋伟略的!”说完看向北黎,对北黎谄媚一笑,“是吧北黎?”

    北黎心中一紧,余光偷瞄了一眼玉绝尘,瞬即收回视线,双拳紧握在一起,她咬着牙,别过脸不看东方皓月。这个妖孽!

    玉绝尘见状,冷冷的提醒,“你亲自去东乌国一趟,查清楚纳兰擎是否有赠送这美人香给其他人。从这里入手!”

    东方皓月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想到什么,对玉绝尘道:“师兄,不如你派北黎与我同行吧,毕竟路途遥远,万一我被人给盯上了~”

    东方皓月心里打着小算盘,北黎冷眼瞥了他一眼,眸底一抹异色闪过。而玉绝尘则冷冷的对东方皓月说道:

    “你觉得,这个世上,有哪个男人会看上你?还是你觉得对付不了那些弱女子?”

    东方皓月哽住,“师兄,你~”师兄太毒舌,他还能说什么?最后失望的瞥了一眼北黎,准备离开时,又不舍得看了一眼白洛,“皇兄,我就抱一下?”

    “滚!”

    东方皓月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玉绝尘睨了一眼熟睡的白洛,眉头微挑,这个小东西,还是个孩子就如此引人注意。若是长大……后面的事情不敢想,玉绝尘眸底一抹寒意划过,他的女人,任何人都休想觊觎!

    尚幽殿外,徐朗偶然经过,看到熟悉的身影从玉绝尘书房出来,徐朗迅速躲在暗处,他拳头紧握在一起,等着东方皓月过来。

    东方皓月并未察觉附近有异常,所以从书房出来后,便迈着大步一脸痞笑出了尚幽殿。

    刚跨出去,结果整个人就被定住。

    东方皓月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珠子转了转,小声道:“谁这么缺德背后阴本公子?”说着,开口道:“北黎,不会是你吧?本公子好像没有得罪你吧,你怎么能这么对本公子呢?”

    本来打算解救东方皓月的北黎听到东方皓月的话,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这个男人,真是活该!

    冷眸扫了东方皓月一眼,转身绕过东方皓月离开。

    东方皓月看着北黎的背影,“喂,北黎,北首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本公子?快将本公子放了。”

    北黎经过徐朗身旁时,看了他一眼,眼神示意他,适可而止,徐朗自然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但他被下了泻药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今天不论如何,都要好好教训教训东方皓月。

    所以,对北黎点了点头,在北黎离开后,徐朗才现身,出现在东方皓月面前。

    东方皓月看到来人顿时僵住。

    “徐朗?是你将本公子定住的?”那他方才误会北黎,他不会生气了吧?

    想到此,东方皓月无语望天,反应过来,瞪着徐朗,“徐朗,你这个木头,干起坏事来,头脑竟然这么灵活!快将本公子放了。”想到自己方才责怪北黎的话,东方皓月顿时心中万马奔腾。

    徐朗冷眼看着东方皓月,“那天晚上是你给我下的药!”

    这是质问,东方皓月来不及想北黎的事情,听了徐朗的话,脸上瞬即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呵呵,我承认,药是我下的,但量我控制的很好。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呵呵~”

    徐朗拧眉,“所以,你害的我一整夜都在路边的茅厕里度过!”

    东方皓月怔住,喉咙紧了紧,道:“不该啊,徐朗哥,你体质这么好,最多也就待半夜,一夜多了。”

    徐朗听了东方皓月的话,想起那晚自己被折腾的虚脱的样子,拳头紧了紧,最后缓缓伸出手,对东方皓月冷冷的道:“将药给我。”

    “什么药?”

    “你给我下的那种!”

    “你要做什么?”

    徐朗冷声回到:“我要做什么,你一会儿就清楚了。药给我。”

    东方皓月无奈撇嘴,垂眸睨了一眼自己胸前,“就在这儿。你自己取吧,本公子动不了。”

    徐朗看到东方皓月一脸淡定的模样,自己倒不淡定了。毕竟东方皓月行事乖张,和主子一样,不按常理出牌。可是他现在被自己定住,应该玩不了什么花样才是。

    所以徐朗伸出手在东方皓月身上搜了一遍,东方皓月忍不住笑道:“你别动本公子这里,痒,痒,喂喂,徐朗,你手往哪摸呢。”

    两人之间的互动,让人听起来联想翩翩,徐朗不以为意,东方皓月则似乎玩的不亦乐乎。

    终于将东方皓月身上所有的药瓶都搜了出来,徐朗冷声问:“哪一个?”

    东方皓月目光落在一个白色的瓶子上,“这个!”

    徐朗却将白色的瓶子扔在一旁,将那个黑色的小瓷瓶打开,往东方皓月口中灌去。

    东方皓月无语,“徐朗,这是毒药,你想吃死本公子吗?”

    “这是报你给我下了泻药之仇!哼!以后若是再敢偷偷在我身上做小动作,便是有主子在,我也不会再对你客气。”

    说完,将瓷瓶扔在地上,转身离开。

    东方皓月委屈的看着徐朗的背影,“徐朗哥,你都给我吃了毒药了,能不能把我松开啊!你得让我有去茅厕的时间啊!”

    徐朗听到东方皓月的话,竟然鬼使神差的返回来将东方皓月解开。

    结果,东方皓月刚被松开,徐朗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东方皓月上前关切的问:“徐朗哥,你这是怎么了?”

    话音落,眸底一抹得意的笑容闪过。

    徐朗指着东方皓月,“你,你这个骗子。你在药瓶上抹了什么药!”

    东方皓月想了想,眸底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淡淡的回答:“好像也是泻药。徐朗哥,师兄有没有经常提醒你们几个,不要跟我太多接触?见了我要躲远点?”

    徐朗回忆玉绝尘提醒过他们的话,眸底一抹厉色闪过。他明知道东方皓月一定会耍花招,竟然还鬼使神差的按着他说的去做。

    肚子又一阵闹腾,徐朗手递给东方皓月,“解药!”

    东方皓月无奈挑眉,“你将解药全送进我口中了。要不,本公子给你吐出来?”

    徐朗咬着牙,额头青筋暴起,他呆呆的站在东方皓月面前,瞪着他!肚子越来越痛,徐朗压低声音提醒,“解药!”

    东方皓月还未开口,结果脖颈上便出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刀剑无眼,公子,解药!”

    眼前,白皙的小手摊开,东方皓月喉咙一紧,秋月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