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洛玉绝尘 > 第903章 墨公子有断袖之癖吗
    玉九璃听了墨流觞的话,有些羞涩的低着头没有再多说。

    很快到了客栈,店掌柜的也算是自己人,热心的为两人安排好客房。

    玉九璃站在房间里看着那容得下三个人睡的大床,好奇的看了一眼店掌柜的。

    店掌柜的会意,笑道:“这几日客栈里客人太多,就剩下这一间客房了。”

    墨流觞站在一旁不吭声,玉九璃听了店掌柜的话,眉头微蹙。

    转向看向墨流觞:“觞觞,就剩一间了。”

    墨流觞两步来到玉九璃面前,搂着她的腰,道:“小九不愿意与我共处一室?”

    玉九璃急忙摇头:“没有,不是。”

    “嗯?

    那是?”

    “没什么,若真的就剩下这么一间的话,我们可以试着挤一挤。”

    墨流觞眸底一抹柔光闪过,对店掌柜的道:“再拿一床被子。”

    店掌柜应了一声,转身准备退下,墨流觞又提醒他准备些饭菜过来。

    待店掌柜离开,墨流觞走到床边坐下,看了一眼玉九璃的背影,道:“小九,过来坐。”

    玉九璃转身看向墨流觞脸上露出一抹不自在的笑容,几步上前,像个孩子似的站在他面前。

    墨流觞一把将她拽进自己怀中,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深邃炽热的眼眸看着她绯红的脸蛋:“我们相处这么多年,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也共处过一室,小九为何现在倒害羞起来了?”

    玉九璃瞥眉,以前是共处一室过,不过那都是不得已……好像现在也是不得已。

    可是,这个不得已为何自己莫名的有些紧张?

    被墨流觞问的一时语塞,玉九璃干脆不回答他。

    墨流觞一只手挑起玉九璃的下巴,致使她对上他的视线。

    两人目光交错,男人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玉九璃见状,好奇的问道:“为何如此看着我?”

    墨流觞缓缓靠近,“想亲你。”

    玉九璃:“……”墨流觞低沉的声音,“可以么?”

    玉九璃急忙别过脸,“怎么突然这么正经?”

    “小九喜欢我不正经?”

    “没有。

    我不是这个意思!”

    墨流觞突然起身,扣住玉九璃的后脑勺,霸道的吻了上去。

    直到把人吻得呼吸急促,这才满意的松开。

    不过想到后面这些日子能与他的小九每日同床共枕,心里就高兴期待的紧。

    很快饭菜上来,两人填饱肚子,墨流觞便去了隔壁客房跟血渊宫的兄弟商讨东乌国皇宫的事情。

    玉九璃闲来无事趴在窗前出神。

    墨流觞忙完天色已经变得暗淡。

    进了客房,就见玉九璃坐在窗前,趴在窗台沉睡了过去。

    墨流觞表情柔和,眸底一抹柔光闪过,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将房门关好,上前抱着玉九璃去了床前。

    将她小心翼翼放下,为她盖好被子,正欲起身,谁知脖颈突然被小丫头搂住。

    玉九璃的声音带着几分哑,“觞觞,你忙完了?”

    墨流觞点头应道:“嗯,忙完了。

    什么时候醒的?”

    玉九璃:“你把我放下的时候。”

    墨流觞刮了刮她的鼻梁,“困了就睡。”

    玉九璃摇头,“不困了。

    你呢?”

    墨流觞看出了小丫头的心思,直接起身,带着玉九璃从床上坐了起来。

    玉九璃仍旧搂着墨流觞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墨流觞:“小九若是不困,那便一起出去散步?”

    玉九璃开心的点头,“好。

    觞觞,你等我,我马上就好。”

    话音落,松开墨流觞,从黄金袋里找了一套男子的衣服,“觞觞,你先转过去!我换身衣裳。”

    墨流觞注视着玉九璃,打趣道:“迟早都要做我的女人,现在应该适应有我在才是。”

    玉九璃努了努嘴,“你先转过去!”

    墨流觞见小丫头生气了,转过身,嘴角却噙着笑。

    玉九璃一边看着墨流觞的背影,一边迅速换衣裳。

    片刻后,她清了清嗓子,提醒:“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墨流觞转身,玉九璃白皙俊俏的脸蛋落入眼中,如那白面书生。

    她长发用玉冠束起,一身玄色长袍将纤细的身子包裹。

    长袍有些宽松,将她美好都遮住。

    墨流觞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玉九璃纵身一跃,往墨流觞怀里扑去。

    墨流觞眼疾手快将她稳稳接住。

    “墨公子,听闻你有断袖之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墨流觞愣了片刻,宠溺一笑,看着小丫头调皮的模样,炽热的目光在她晶莹的唇瓣扫过,低头,轻啄一口。

    低沉好听的声音应道:“玉公子既然投怀送抱,在下启有拒绝之理?”

    玉九璃看着墨流觞,忍不住嗤笑出声。

    墨流觞将她抱到桌前,放在桌上,为她穿好鞋,问:“玉公子要我抱着出去,还是牵着出去?”

    玉九璃干笑一声,急忙从桌上跳下,先墨流觞一步出了客房:“我自己出去!”

    墨流觞看着小丫头的背影,宠溺一笑,摇了摇头跟着离开。

    两人来到街上,墨流觞伸手牵着玉九璃,玉九璃愣子,抬头看了一眼墨流觞,“觞觞,我们现在都是男人,这样牵着不太合适吧?”

    墨流觞:“有何不合适,方才你不是也说了,我有断袖之癖?”

    “我开玩笑的。”

    “我当真了!”

    话音落,紧紧的拉着玉九璃的手,不给她松开他的机会。

    玉九璃无奈,只好乖乖跟着墨流觞,被他牵着。

    只是一路上,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盯着他们看。

    玉九璃小声对墨流觞道:“觞觞,你脊背不疼吗?”

    “嗯?”

    “你看那些人。”

    墨流觞回头冷眸扫了一眼,对他们指指点点的那些路人接收到墨流觞冷漠的视线,瞬间闭口收手,匆忙离开。

    两人在街上转了许久,玉九璃手里拿着一只孔明锁把玩着,她总觉得觞觞一直带着她在这条街上转。

    正要问他,头顶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抓紧我!”

    玉九璃怔住,“嗯?”

    墨流觞将玉九璃直接揽进怀里,护着她,纵身一跃,往街边商铺屋顶飞去。

    玉九璃本能抓紧墨流觞的腰部,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到了屋顶。

    就在此时,四周一群黑衣人从四面八方蹿出,每个人手持锋利的长剑,将玉九璃和墨流觞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