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txt下载 > 第八十二章 看到
    六十多万的战栗值,说明地形类不可名状之物的影响范围非常广,战栗点的投入和收入是完全成正比的。

    有了这些战栗值,折镜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但是碍于只能在村里活动的原因,折镜不好再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能暂时将这些战栗点留下,等到以后再用。

    ...

    黑夜之中,一个孤独的身影正在雪地上前行着。

    此人身披黑色斗篷,头戴橙黄色面具,随行没有任何行李却能毫无顾忌地走在雪之国的荒凉大地上。

    数天前,带土从长门那里接到了任务,就是从雪之国获取大蛇丸所需要的研究材料。

    虽然对于自己要帮大蛇丸跑腿这件事,带土非常反感,但是大蛇丸对目前的晓组织来说确实是一股值得拉拢的力量。

    而且当初也是自己想要让大蛇丸加入晓组织,帮助改造白绝的。

    所以没办法,带土只能长途跋涉来到雪之国,替大蛇丸搜集研究材料。

    虽然带土的眼睛可以将人从一个地点吸收,再从另一个地点释放,从而达到瞬间移动的效果。

    但传送的前提必须是带土曾经亲眼看到过的地方。

    而带土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去过雪之国,所以去往雪之国的路,带土必须亲力亲为。

    来到雪之国,带土打算先获取古老者的生物样本。

    根据雪之国发布的报纸所说,这个生物样本正在雪之国的国立博物馆进行展出,所以带土最先要去的地方就是这里。

    黑夜中,一栋巨大而恢弘的建筑屹立着,正面赫然写着国立博物馆几个大字。

    只不过现在并不是营业时间,门口的大门紧锁着,但这对于身为忍者的带土来说并不是难事。

    站在玻璃门外的带土看着博物馆的地面,面具上露出的眼睛里召唤出来一个漩涡,漩涡将带土的身体吸进去,然后再从门内释放出来。

    甚至连一点破坏痕迹都不会留下,带土如此轻松地潜入了博物馆。

    博物馆的正中间是一个慰灵碑,上面写着“仅以此碑纪念十七名勇士”。

    带土看着这块碑,不禁想起现在木叶村的慰灵碑上应该也有着自己的名字。

    深夜的博物馆几乎没有一点亮光,但带土的眼睛在被宇智波斑软禁数年的地下生活里已经非常能适应黑暗了,就算没有可靠光源也能看清这里的一切。

    在博物馆里搜索着,带土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之一。

    博物馆中央的展厅里,五个硕大的玻璃展柜犹如一个个精美的水晶棺,每个里面都横躺着一具古老者的生物样本。

    和报纸上刊登的照片一模一样,桶状身躯、五角星头颅、海百合般的触肢、贝类斧足样的附肢,一种超乎想象的生物。

    尽管只是注视着这种生物的残破身躯,带土的内心都会感觉到极大的不舒服,就像是和琳约会约到一半,卡卡西突然冒出来说有任务。

    带土懒得再看这种生物,直接一拳打碎玻璃,准备将古老者的生物样本收走。

    但就在这时,博物馆的警报装置触发了,巨大的警报声立刻惊醒博物馆的安保人员。

    “有小偷!”

    “快抓小偷!”

    走廊上响起嘈杂的声音,但带土依旧不慌不忙,将手搭在古老者生物样本上,一具古老者生物样本就被吸收到了带土眼睛里的空间。

    带土用同样的方法,又吸收走了一具古老者生物样本。

    等到最后一具古老者生物样本,带土直接连同自己的身体一起吸进了空间里。

    直到这时,博物馆的安保人员才姗姗来迟。

    “人呢?人怎么不见了?”

    “快看,存放古老者的玻璃柜被打碎了。”

    “古老者也不见了三具!”

    “可恶,这可是勇士们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来的珍贵样本啊!”

    安保人员惊慌失措地看着一片狼藉,而带土已经躲进了万花筒写轮眼掌控的特殊空间里。

    在这个空间里,带土终于闻到了古老者身上所特有的恶臭味道。

    可恶,这东西竟然这么臭,弄得我的空间里都是这种臭味了。

    带土忿忿地抱怨着,但此时也无可奈何,只能向着下一个目的地进发。

    ...

    带土的下一个目的地并不是直接前往大蛇丸提到的另一种生物可能存在的古老者城市,而是先去获取一些情报。

    根据报纸上所说,这次的任务并不是全员丧生,还有一名雪之国的忍者得了失心疯,带土打算直接从这个人的身上获取古老者城市的情报。

    白天时候,带土已经找到了这名忍者休养的地方,到了晚上,带土只需要用瞬移的能力,就可能瞬间到达这名忍者的面前。

    一个扭曲空间的旋涡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角落里,带土凭空出现在狼牙雪崩的房间里。

    简陋的榻榻米房间里没有太多家具和摆设,最醒目的就是墙壁上挂满了一张张图画。

    这些图画并不精致,甚至有些粗糙,只能算是意义不太明确的涂鸦而已。

    图画大部分的主题是一个既像肉块、又像山峰的黑色物体,以及形形色色的眼睛。

    有时候这些黑色山峰或者说是肉块和眼睛会分开绘画,但有的也会将它们合二为一,生成一张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图画。

    而这些图画的绘制者——狼牙雪崩就正坐在窗前的矮桌前,手上的笔仍在不停画着。

    带土走到狼牙雪崩身边,丝毫没有掩饰脚步,如果是正常的忍者早就能察觉到带土的到来了,但狼牙雪崩却没有,依旧坐在那里疯狂地甩动自己的笔触。

    对于失心疯的人,带土不屑与之交流,只是将手放在狼牙雪崩的头上,然后强行将他的头扭到可以与自己对视的角度。

    在狼牙雪崩的瞳孔中,写轮眼的三勾玉缓缓转动,记忆中那些难以想象的巨大创口再次被揭开。

    带土利用写轮眼的催眠术读取了狼牙雪崩的记忆。

    在狼牙雪崩的记忆里,带土看到了狼牙雪崩与风花怒涛关于谋权篡位的对话。

    看到了木叶村来的忍者,旗木卡卡西。

    看到了营地里的惨幕。

    看到了古老者的城市。

    看到了被撕扯掉只剩下桶状脊柱的古老者遗骸。

    最重要的,带土看到了那不定形原生质构成的渎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