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免费阅读 > 第59章,告我非礼吗
    离婚证并没有办下来,可是六年了,正常夫妻分居六年,婚姻关系也是可以自动解除的吧?

    林辛言强装镇定,“夫妻分居两年,就可以自动解除婚姻关系——”

    “哪个老师教你的法律?”宗景灏嘲讽。

    六年前,这个女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生活中,他已经习惯家里多了一个人,可是自从她离开后,别墅又变得冷冷清清,没有了人情味,没有了家的感觉,他的心也跟着空了。

    林辛言觉得他很可笑。

    “你快要订婚了,我们还有婚姻关系?对你有什么好处,不知道那是重婚罪吗?”

    宗景灏并不生气,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说。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

    林辛言被看的紧张,心脏像是被一块无形的大石头压着,双手不停的颤抖,“我还有工作。”

    说完她就想要逃离这逼仄空间。

    宗景灏一把拽住她的手臂,用力一带,林辛言的身体猛的往后仰,他长臂一伸圈住她的腰,用力一扣,她的身子严丝合缝毫无空隙的和他融合,隔着布料,她也能感觉到他滚烫的身躯,强而有力的心跳。

    林辛言瞪着他,身体僵硬,不敢乱动,严声道,“你放开我,小心我告你!”

    宗景灏的指腹蹭着她的手腕,带着她的手挪到自己的衣服上,他的眼眸微敛,染着几分水汽,声线低沉沙哑,“告我什么?”

    不等林辛言回答,他继续道,“告我非礼吗?”

    “……”

    林辛言还未做出反应,他的身体就欺压了过来,扣住她的后脑,吻住她的唇。

    一如既往熟悉的气息。

    另他着迷不可自拔。

    林辛言的呼吸一顿,一瞬间,她的脖子到脸颊,都红了一个度,像是被火烧,极为灼热,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撞出身体了,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心一横,张嘴一口咬住在她嘴上作乱的唇。

    宗景灏吃痛,力道松了些,林辛言得到空隙,一把推开他。

    然后转身跑走。

    宗景灏被推的后腿了一步,看着仓皇而逃的背影,他抬手擦了一下嘴角,手背上是鲜红的血。

    这个女人咬他,以前她不这样。

    他的舌尖滑过牙齿她气息残留口腔,卷着那丝血腥味,吞下去。

    “啊灏。”何瑞琳颤颤巍巍的站在楼梯间的门口。

    看她的模样应该是看到了刚刚的一幕。

    宗景灏提起眼眸,完全不在意她的感受,勾着唇,“订婚取消,我不会娶你。”

    何瑞琳慌了,扑过来抓住他的手臂,“啊灏,这是两家人说好的,而且这也是你爸的意思——”

    宗景灏毫不客气的甩开她,可能是宗景灏太过用力,何瑞琳被甩的一个仓促,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后面有墙,她肯定会摔倒。

    “我爸那里,我自己会交代。”宗景灏没有要扶起她的意思,迈起脚步离开。

    何瑞琳一把抱住宗景灏的腿,哭着,“啊灏,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能原谅我……”

    宗景灏双目合拢,凌冽,决绝,“你骗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

    六年前她说她流产了,他以为真的,哪怕没有爱,他也想对她负责。

    可是她却骗了他。

    她根本就没怀过孕。

    这也是六年前他没什么没娶她。

    这次不过是因为,家族联姻。

    宗老爷子对他下的命令。

    没有林辛言,他愿意接受这个命令,但是现在不行!

    “啊灏,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这一次不行吗?”何瑞琳不顾形象,不顾尊严,只想挽回这个她费尽心思想要得到,又爱到刻骨的男人。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唯独婚姻。”他弯身掰开何瑞琳的手,“你是何家千金,世上的男人多的是,何必作践自己。”

    “啊灏——求你——”

    不管何瑞琳怎么祈求,宗景灏都没松口,走的干脆。

    他走出LEO,边拉开车门边给关劲去了一通电话,让他调查林辛言的住处。

    关劲一下没反应过来,这个已经消失很久的名字,怎么会忽然出现。

    “宗总,你,你不是快订婚了吗,怎么想起来查她的住处,她消失了那么久,都没查到音讯,我到哪里去查她的住处?”

    “关劲。”宗景灏的声音那叫一个平和,犹如春风,但是关劲知道这风,随时变龙卷风,把他刮的连渣都不剩。

    “A国首都。”说完他挂了电话,之前他也想过林辛言会在A国,特意调查她以前住的地方,并没有她的踪迹。

    哪怕是她从国内离开的痕迹,都被人刻意的抹除。

    她说她没躲?

    这么,那些是什么人做的,为什么那么做?

    他的心都被忽然出现的林辛言占据,完全没注意到后车座有人。

    林曦晨看到林辛言被这个男人欺负,气的跺脚,可是他打不过,很明显这个男人很有力气。

    他没力气,但是有脑子。

    所以趁着宗景灏打电话的时候,钻进车里。

    他按下车窗,趴在窗口,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我被绑架了!”

    宗景灏的车子正开到闹市区,他这么一喊,引来路人纷纷侧目。

    林曦晨双目通红,“这个坏叔叔是人贩子,他要把我卖了,大家救救我,替我报警,叫警察叔叔。”

    宗景灏的脸色瞬间一黑,他这个小鬼什么时候在车上的?

    还有他说谁是人贩子?

    谁要卖他?

    “这么漂亮的孩子,怎么会有人忍心拐卖?”

    林曦晨泪眼婆娑,委屈又害怕,终于引来大家的注意,有人奋勇拦在了车头前,不让宗景灏过。

    他不得不停下车子。

    林曦晨被救下来,他哭着,“谢谢你们,不然我就被卖了,说不定被挖器官,唔唔——”

    越说林曦晨越害怕,越伤心。

    “这种人猪狗不如!”人贩子,不管是在什么国家,都是被唾弃讨伐的对象。

    “看着人模人样的,原来是个人贩子。”

    “空长了一副好皮囊!”

    宗景灏被数落的狗血淋头,而且还没有人听他辩解。

    认定了他是坏人。

    毕竟指责他的是个孩子,还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孩子。

    人自然不会去怀疑孩子的话。

    宗景灏被警察带走,林曦晨也被带到警局,调查情况。

    林辛言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因为宗景灏忽然出现,让她平静已久的心,又掀起了波澜。

    她单手支着下颚,想着要不要从新找个地方安家。

    她不想被打扰。

    嗡嗡——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她盯着看了两秒,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才伸手拿起来接听。

    “您是林辛言女士吗?”

    “我是。”

    “你儿子让人贩子拐走,被好心人救下,现在在警局,你现在过来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