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免费阅读 > 第58章,你弄疼我了
    “嗯?”林辛言边换鞋边看他,“周末不用上课,不在家里休息吗?”

    林曦晨一本正经的道,“妹妹在家,我想,我应该没时间休息。”

    林蕊曦喜欢黏人,这点林辛言很清楚。

    她给儿子穿上外套,带他一起去上班。

    儿子安静,不会让她操心。

    如果是林蕊曦要去,她是肯定不愿意的。

    那孩子,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而儿子,这个性格她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她抱起儿子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林曦晨的小脸微微一红,害羞的道,“妈咪。”

    林辛言笑,儿子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她抱着林曦晨坐上车,给他扣好安全带。

    到了LEO,林辛言停好车子,抱着儿子下来牵着他的手一起进门。

    “林姐,上次预约的客人已经到。”说话的是她的助理秦雅,“我已经把他们带到接客室。”

    这位客人上个月就已经预约过的,要定制的是订婚礼服。

    林辛言做了几个版本,可以供客人挑选,她让林曦晨自己去玩,“不要乱跑。”

    “我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的很熟悉,而且这里的小姐姐们都很喜欢他。

    “你去泡两杯咖啡端进来。”林辛言再次翻看那些设计图,没有问题,她才拿着去接待室。

    她推开接待室的门,靠窗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看清他们的长相时,林辛言的身体僵住片刻,缓了一下才找回声音,她脸上扯出得宜的笑容,好像不认识他们一般,“你们好。”

    她平静的拿着设计图进来。

    白竹微,不,现在应该是何瑞琳脸色瞬间一白,怎么会是她?

    她本能的去看旁边的宗景灏。

    他双目正直直的盯着进来的女人。

    六年的时间她已经放下了所有的事情。

    现在她只是想安静的生活,这些人,对她来说就是陌生人。

    林辛言就如不认识他们一般,走到沙发前坐下,她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双腿优雅的交叠,将设计图放在桌子上,推到何瑞琳跟前,“这是初图,你看看。”

    何瑞琳明显感觉到身边男人的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冰冷刺骨。

    如果她知道那个出名的设计师是林辛言,她死都不会选择LEO的。

    当时是她非要选择这家的,现在她又不能反悔。

    只能硬着头皮拿起设计图,翻开看,她的手轻抖了一下,每一款都很有特色,特别是一款叫做最初的礼服,粉色,一字领,收腰设计,简单,却大方简洁。

    她很不想肯定林辛言的设计,但是又很喜欢这件礼服。

    秦雅端着咖啡进来,弯身将咖啡端放在他们面前,林辛言看着她,“小雅,你去把最初的成品拿过来。”

    “好。”秦雅拿着托盘离开,很快抱着一个模特进来,身上穿着的就是名叫最初的这款礼服。

    比图上更加的惊艳,经过特殊处理过的粉色丝质的料子,透着晶莹的亮色,特别是遇到灯光,就如洒落到衣服上的星辰般闪耀,一字领的领口,可以体现女性最性感最显气质的部位,脖颈,锁骨,肩膀,手臂,腰间盈盈一收,可以凸显腰身,裙摆延伸至脚踝,又会显得端庄保守。

    订婚穿,最适合不过。

    何瑞琳伸手摸了摸料子,柔软,顺滑,仅仅是摸着都很舒服。

    “这可是林姐得奖的作品,很多人要买,一直没舍得卖,您可真是有眼光,一下就看上这个,恰好,林姐决定卖掉。”秦雅有些得意的说。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林辛言的脸上,她的目光正落在礼服上,从进来也只那一眼,便没再看过他。

    把他当空气,当陌生人?

    他的唇紧抿,犹如刀刃般锋利。

    何瑞琳仰了仰头,她现在可是何家千金,不是之前那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就算她林辛言成为设计师又怎么样?

    还不是要给她设计礼服,看着她和宗景灏订婚?

    这么一想,何瑞琳心里好受多了,高傲的道,“为什么叫最初?”

    林辛言垂着眼眸,设计这件礼服的时候,想的是自己最初的梦想,想要成为一位出色的设计师,但是因为变故,她的学业没有完成,后来有机会完成学业,进入LEO后,她设计了这件礼服。

    这是她的处女作,灵感来源最初的梦想,所以取名最初。

    说到关于自己的作品,她总能自信的侃侃而谈,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在我看来,最初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我想每个年少的自己总有一件想要去做的事情,我把它叫做最初的梦想,最初对一个人心动,最初,最原生态的悸动,是最真实的情感,都在最初的那一瞬间最动人,何小姐说是吗?”

    说着她的目光略过宗景灏的脸孔,最后定格在何瑞林的身上,“就像何小姐和宗先生的爱情,历经坎坷,最终总会走到一起,回到最初对彼此心动——”

    “够了!”

    宗景灏厉声打断,倏的,他站了起来,跨步到林辛言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林辛言皱眉,“你干什么?”

    宗景灏没有任何言语,而是直接将人拉走。

    “啊灏——”

    宗景灏回头目光阴沉,似是警告,何瑞林不敢再言语,心里害怕,也只能闭嘴。

    林辛言挣着,可是宗景灏的手非常的有力,她挣不开一丝一毫,不由的厉声道,“你弄疼我了!”

    宗景灏不把她的不情愿与挣扎放在眼里,强硬的把她拖到楼梯间,将她按在墙上,他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为什么躲起来?!”

    林辛言皱眉,躲?

    她从来没有刻意去躲过,虽然很不想看见这个男人。

    只是当时的情况,何瑞泽说这边的医疗条件适合她做手术,生孩子。

    她伤成那样没有选择,只能听从何瑞泽的安排。

    “宗先生这话从何说起,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林辛言极力的让自己冷静。

    她的内心其实并不像表面这般平静的。

    她不愿意承认,这个在她生命里,出现短暂时间的男人,让她平静的心起了一丝波澜。

    这么多年的时间,那丝波澜早已经归为平静。

    所以她不想再和过去的事和人纠缠。

    呵呵!

    宗景灏冷笑,“离婚?”

    他放开了林辛言,退后了一步,站在离林辛言两步距离的地方,上下打量她,六年的时间,她变了,脸完全长开,精致的不可思议,乌黑的秀发扎着马尾,干净利落,职业的装束与言谈,有种女强人的既视感,啜笑,“你确定我们离婚了吗?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那天她正要赶回去办理离婚证的时候,她出了车祸,然后就被何瑞泽带到了这边。

    离婚证并没有办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