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徐来徐依依的小说 > 第562章 我变秃了
    “哇!”

    贝贝哭的很惨。

    她的贝壳上密布着裂纹,由此可见这些日子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依依抱着海螺姑娘,声音软软道:“没事了哦。”

    客厅中。

    抱着阵法棋盘的阮岚咋舌道:“贝贝,怎么感觉你头发少了,妖怪也秃顶嘛?”

    贝贝哭的更大声了。

    可不秃嘛。

    一开始她跟龙灵小海还好,没太有人关注,毕竟清风营可是天庭精锐中的精锐。

    任何一人放到仙域,都是一顶一的高手,谁会管两只连金丹期都不到的小虾米?

    但千不该万不该。

    清风营的将士们在得知她跟小海跟在天庭公主身边后,这群面无表情的天兵们依旧面无表情。

    但第二天。

    训练科目从零增加到了一百多。

    甚至还有几位不知道什么境界跟种族的可怕强者,来教他们各种修炼知识。

    贝贝还好,仅仅只是压力大到脱发,跟贝壳裂开一些而已。

    龙灵小海的龙皮都差点被剥下来,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龙鳞,那峥嵘的龙角硬生生被磨成了两个小包……

    说是成了精的蚯蚓都有人信。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贝贝抹着眼泪道。

    阮岚并不知道海螺姑娘经历了什么,但有些心疼对方,不由拍着胸脯道:

    “没事,以后我罩着你,看谁不顺眼我就砸两个阵法过去!”

    “咚——”

    阮棠在妹妹脑袋上敲了一下:“听说你今天又逃课了?”

    阮岚唰的一下看向徐来,悲愤道:“姐夫,你出卖我!”

    阮棠黑着脸:“果然逃课了!”

    她只是试着诈一下,却没想到阮岚竟然真的没去。

    阮岚抱着阵法棋盘,仓惶逃回二楼房间中,竟然连晚饭都不吃了。

    “你就不能管管她。”

    阮棠瞪了徐来一眼:“你可是她姐夫,沉迷修炼的话,学业可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

    徐来点头:“我回头说说她。”

    贝贝与龙灵小海的回归,让海棠苑又多了几分热闹,徐依依算是有了伴,小丫头闹腾到半夜才沉沉睡去。

    而这时。

    毫无困意的徐来,正搂着同样不困的阮棠,躺在后院藤椅上一起看着星星。

    “一颗两颗三四颗……”

    阮棠数着星星,赞叹道:“真漂亮。”

    “哪有你漂亮。”

    徐来侧着身子,看着老婆大人,认真道:“你要是真喜欢,我这就给你摘下来。”

    阮棠白了徐来一眼,她忽然道:“再过几天便是清明了,你陪我去给奶奶扫墓吧。”

    “那肯定的。”徐来点头。

    “然后我再陪你回师门,给师父、师兄他们也扫扫墓。”

    阮棠温柔道:“你也劝劝师姐,让她来地球跟我们一起住吧,互相也有个照应。”

    徐来摇了摇头:“师姐不会来的。”

    师姐虞归晚根本不在乎世俗眼光,可谓是随心所欲,她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劝动。

    “到时候给她剥些葡萄带去就行。”徐来道。

    阮棠不说话话了。

    她缩到了徐来怀里,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了?”

    徐来愣住,老婆大人的情绪怎么突然失落起来。

    “你都没给我剥过葡萄。”

    阮棠美眸如水,涟涟闪动:“我并不是吃醋,只是……很羡慕。”

    “我给你剥一辈子葡萄。”

    徐来搂紧阮棠,微笑道:“但你要给我吃草莓。”

    “草莓?”

    阮棠微怔,家里也没草莓呀。

    她应道:“好,我明天去给你买。”

    突然。

    二人身体从后院瞬移回了房间。

    “不用买,咱家有。”

    徐来的话,让阮棠俏脸烫的吓人,她碎了一口:“流氓!”

    ……

    这一夜。

    地球发生了十分微妙的变化,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够发现。

    比如那万年雪山的山巅,被冻成一坨的冰块中长出了一朵绿植,随寒风微微摇曳。

    比如杳无人烟的无人区,突然降了雨,一片绿洲涌现在无垠沙漠腹部。

    比如许久未见踪影的珍惜动物,纷纷从深山中走出,沐浴在月色光芒之下。

    眼眸眨动间,满是灵动。

    又比如空气中的灵气,比之以往突然浓郁了不少。

    “地球的灵气在渐渐复苏!”季洁神色微变。

    未来几年,地球一旦灵气全面复苏,那么这颗星辰将会新增一大批强力的武者。

    或者说是修士!

    对这月族可不是好消息。

    长安城本就久攻不下,若地球的修炼势力再变强,那么月族可能还要遭到反噬。

    “可恶,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

    季洁面色难得阴郁了起来。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海棠山,扭头离开这里。

    “地球的灵气为何会复苏?那位明明说过,未来五千年,地球都会是一颗废弃星辰。”

    季洁满脑袋疑问,她要立刻马上将这个消息传回月族。

    并与她那位不成器的弟弟,以及闭关不出的父亲商量如何应对这件事。

    事关族群生死,万万不可耽误!

    季洁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

    ……

    东海。

    一座常年笼罩于云雾之中的岛屿,入口处悬着蓬莱剑阁四个大字。

    这里。

    是九阁之首的蓬莱剑阁。

    岛屿正中心便是剑冢,这里像是乱葬岗般,堆砌了无数把剑,各种各样的都有,数量数不胜数。

    “嗡嗡嗡”

    无数把剑同时颤抖起来,发出清脆的剑鸣声。

    也就十个呼吸的时间,剑鸣全部消失,此地恢复平静。

    有一位披头散发的老者,他佝偻着腰穿梭于剑冢之中,眼睛绿油油的,像是鬼魂。

    有两位深夜练剑的剑阁弟子,牵手路过此地时,全被吓了一跳。

    “这疯老头是哪一处的仆役,竟敢出现在剑冢,唯有我剑阁弟子才能来这里选剑!”

    一位女弟子气愤开口:“武师兄,我们把他赶出去。”

    “……”

    被称作武师兄的男子没说话。

    他惊疑不定打量再三,才倒吸一口凉气道:“师妹,他是阁主的师弟邓逍遥前辈。”

    “剑气纵横三万里的邓逍遥?”

    女弟子神色一变:“武师兄你可清楚了,逍遥前辈明明六十年前突然失踪了。”

    “绝不可能看错。”

    武师兄声音振奋道:“他腰间悬着的那枚玉佩,我从阁主那里见过一枚一模一样的!”

    “两个小娃娃,我且问你们一件事。我的乖孙儿邓树,死在了何人手里?”

    那佝偻腰的老者转过身,轻声叹道:“我那阁主师兄,并不愿意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