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徐来徐依依的小说 > 第176章 天道的请求
    第176章  天道的请求

    “你希望我出手?”徐来挑眉。

    “不不不。”

    天道连连摇头:“我跟地球的命运一体,如果可以,我倒希望帝尊不要插手此事。”

    徐来深深看了身前这只有三岁小孩子模样的天道一眼。

    心中隐约明白,这恐怕跟对方拟人化有关系。

    “这场与域外的战争,是一次契机,若能把握住……我有信心让地球灵气全面复苏,虽然付出的代价可能有些大。”

    天道顿了顿,继续道:“届时,地球不再是一颗废弃修真星球,生命层次也将更进一步,甚至有可能成为宇宙中最闪耀的那一颗星!”

    “星球进化?即便进化,也是星核的因素,你一个天道说这话……”

    重央皱着好看的柳眉,觉得天道有些太过自大。

    “我就是星核。”天道小声道。

    重央:???

    星核。

    是星球的生命精华所凝聚。

    一旦星球陨灭,星核就会死亡,那时会化作一条星鱼游荡于宇宙之中。

    而天道与星核,前者是无意识的法则执行者,后者是无意识的星球生命体。

    根本八杆子打不到!

    但地球的天道不仅拟人化有了意识,更是星核……

    这种事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足以让寰宇震惊!

    徐来打量着眼前的三岁小男孩,对重央传音道:“这只星鱼应该很好吃。”

    “……”

    重央捂脸,地球还没死呢……

    她也传音道:“哥哥,对比吃,我觉得我们更应该关注星核与天道为何融合了,这可是大事。”

    “天塌下来没?”

    “……没。”

    “它杀害普通人或者重明鸟妖族了吗?”

    “也没。”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徐来正色道。

    这懒散的态度让重央微微无语。

    但仔细一想似乎也是这样,地球的天道不论如何‘变异’都跟他们关系不大。

    他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仿佛要被吃掉一样……

    天道小心翼翼的退后了半步。

    犹豫少许,才双手抱拳,口中叼着只剩两颗山楂的冰糖葫芦,大声道:

    “请帝尊,不要插手!”

    “看心情吧。”徐来挥挥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天道噎住,小脸郁闷无比看了徐来一眼,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徐来眼眸平静。

    地球是女儿依依与老婆阮棠的出生地,他自然不可能亲眼看着地球覆灭。

    但徐来大概率也不会主动帮忙。

    他是天庭帝尊。

    只要想,不仅能让地球迁挪至仙域。

    一纸‘帝令’下,只要他徐来还活着,寰宇任何种族或强大道统与禁地中的古老存在,都不敢对地球出手!

    可那样的意义又在哪里?

    修行界一向是弱肉强食,一味的庇护不是善,而是恶。

    一旦失去庇佑。

    暴露在仙域眼中的地球,将会是无数势力眼中的香饽饽,不出一天就会被啃食殆尽。

    连骨头都不剩!

    可若按地球天道所说,地球能靠己身走出了一条别样的路,带领这颗星球上所有生灵进化,成为仙域最闪耀的星……

    那时徐来只需要锦上添花,地球就将是另外一个结局。

    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放在哪里都是适用的。

    没有多想。

    徐来与重央又聊了会天,就回到房间中休息。

    接下来的几天,阮岚完全放飞自我,居然连翘三天课,带着重央各种玩跟吃。

    以至于阮棠得知这个消息后,脸色那叫一个冰冷。

    但也没发火,毕竟重央还在呢。

    总要稍微给‘徐来妹妹’点面子不是?

    但重央只呆了五天,就因为族中事务离开。

    毕竟身为重明鸟妖族的老祖加族长,重央事情可是很多的,能休息五天已经是忙里偷闲了。

    哪像徐来这般,能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就能当个甩手掌柜。

    得知重央要走使,阮岚还格外伤心。

    她拉着重央的手,哽咽道:“有空再来玩啊央央,回头把地址发我,我找联通给你家拉网线。”

    徐来:“……”

    别说联通了,给仙域拉网线这个大工程,哪家网络通信商敢接?

    但重央还是无比期待的点点头。

    “没了央央的日子,就连这游戏都变得索然无味。”阮岚叹息道。

    “赶紧去洗簌,一会去学校!”

    阮棠拎着妹妹耳朵,将她赶到卫生间。

    早饭过后。

    海棠苑众人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

    东梨大学校医室,只有柳南苇与周封。

    没了郑宗跟李守忠等棋手、医生,校医室显得空荡荡的,也格外安静。

    以至于徐来全身心投入在手中看的地理杂志,最终选了三个地点决定作为今年冬天的家庭旅行地点。

    “徐主任,八爷找你……”

    柳南苇小心翼翼碰了徐来胳膊一下。

    作为杭城中医世家的千金,她曾见过不少大人物,有政要官员,也有名流富贾。

    其中名声在外的姜老八,成了她印象最为深刻的人之一。

    毕竟将仇家一家老少钉死于棺材之中,那是怎样的残忍霸道啊!

    徐来抬头。

    看向面容苍白中带着浓浓疲倦的老者,不由笑道:“先坐,喝杯茶吧。”

    柳南苇很有眼力见的倒茶,姜老八神色感激道:“谢谢姑娘。”

    “啊,不用不用。”

    柳南苇连连摇头,她小声道:“徐主任,我、我家里有事,先走一步哈。”

    周封虽不怕,但敬畏。

    主动离开,将空间给了二人。

    等到闲杂人等走完,姜老八‘噗通’一声跪在地面,语气激动道:“徐先生救我啊!”

    “先喝茶。”徐来道。

    茶叶虽不是从仙域带来的,但也是地球上的极品好茶,三两杯茶水下肚,姜老八情绪才终于稳定下来。

    徐来平静道:“说说吧。”

    “徐先生,我遇到怪事了。”

    姜老八神色恐惧道:“我是做殡葬生意的,半个月接了一单生意,火化一位因车祸去世的年轻女人,但……”

    “但那尸体不论这么焚烧都烧不毁!”

    姜老八眼底布满血丝:“而且,殡仪馆的夜班工作人员在太平间中,还听到女人幽幽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