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水生柳芸刘菲菲 > 第20章 误会
    山村里烧水,灶下面加点柴就能开,这个倒是特别的简单。

    烧上不也不用管,周寡妇就跟着林水生一起进了屋子,再等周寡妇把衣服脱掉,主动就闭着眼躺在了床上。

    林水生看着周寡妇的身子,眼睛一阵的发直,而且他发现周寡妇的皮肤相较于昨天似乎更加白嫩了,也更水灵了一些。

    靠近一些还有一阵阵的香气传来,让他心神为之一荡:“婶,你洗澡了吗?”

    “嗯!我……我怕你摸着我身子嫌脏,中午就洗了一下。”

    周寡妇低声的说道。

    林水生看着她羞涩的样子,心里更加心动,下意识的说道:“哪里会,婶,你这么好看,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阿生,你……你别胡说,婶子都多大了,你……你这么说会坏了明声的。”

    周寡妇白了林水生一眼,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责怪。

    林水生本想再说什么,可再一想两人的辈份,也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去专心的为周寡妇按摩了起来。

    林水生的手挨到周寡妇的瞬间,她整个人都有些颤抖,林水生也激动的多摸了几下。

    不过入手之后,他发现周寡妇的皮肤确实比昨天好了许多,这好像不只是按摩的作用,更应该是仙力活涤的效果,自己的仙力通过穴位和经脉渗透,不但清理了周寡妇血管里面的堵塞垃圾,更把周寡妇身体中的杂质也给清除了。

    这样周寡妇的身体细胞也就更加充满了活力,就连那微微产生的皱纹都消失了,之前穿着衣服还看不怎么出来,这会一看简直跟二十多岁的少女一样。

    “砰!”

    正在林水生看的入神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撞开了,接着就见一脸怒意的王芬进了房间:“林水生,你这个混蛋,你在干什么,放开我娘。”

    “嗯?”

    林水生被对方吼的一惊,下意识的手就收了回来。

    王芬这会更是上前把他拉到了一边:“好你个色狼,我们相信你让你给我娘治病,你却在这里沾我娘的便宜,我……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你说什么?

    我在给你娘看病。”

    林水生长身站起,心里也急了起来。

    他不否认自己对周寡妇有点想法,可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面对一个如此迷人的小寡妇,有点想法那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他也是为了治病啊。

    当然王芬看到这种情形,生气他也能理解,可对方现在竟然要报警,这可就真的让他不能再沉默了,毕竟他连个行医证都没有,真要警察来了,他解释都解释不清。

    只是王芬这会依然不解气:“看病?

    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你家看病要把衣服脱光了在身上乱摸吗?”

    “呵呵,行啊,我好心好意替你娘看病,你竟然说我占便宜?

    你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不需要脱衣服吗?

    医生不在你身上摸吗?”

    林水生冷冷的笑道,心里也着实有些发寒。

    他是有点色,这世界上是个男人都会有点色,可他真的是出于好心,看这娘俩可怜才费尽仙力帮忙的,这倒好,不但没落得感激,还要吃官司了。

    还好的是这会周寡妇也反应了过来,再也顾不得害臊了,赶紧拉住了王芬:“小芬,你胡说啥呢?

    你生哥哥是真的在给我看病,你今天不是还说娘的气色好多了吗?”

    “娘,你……你听他胡说呢,他都摸你那里了,这哪里是治病啊?”

    王芬不依的道。

    “小芬,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娘是心脏病,不按那按哪啊?”

    周寡妇说着眼圈都红了。

    林水生这下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好了,婶,你别难受,我不想因为这事影响你们母女的关系,真要是你觉得没用,我走就是了。”

    说完林水生就收拾起了东西。

    “别……别走,阿生,你千万别生气,小芬年纪小不懂事……”周寡妇一看赶紧拦着,眼泪也掉了下来:“芬儿,你真要是不想让妈治,妈听你的,我死了没事,可你千万不能败坏你生哥的名誉,人家是真给娘治病啊,呜……”周寡妇说到后面人眼泪已经停不住了。

    王芬看到母亲的样子,一下子也傻在了当地:“娘,你别这样,你不能死啊……”母女俩抱头痛哭,林水生也停下了脚步:“小芬,我知道你担心你娘,可是我真的没做啥,不信你可以在这里看着,一会你就看到我怎么治病了。”

    “真的吗?”

    王芬泪眼迷离的道。

    “当然……”林水生说着也扶着周寡妇重新躺好,之后开始给他认真的按摩了起来。

    林水生按摩的很仔细,再没一会的功夫,周寡妇身体表面像昨天晚上一样再次溢出了黑色的杂质。

    王芬看的眼睛瞪的溜圆:“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你娘身体里的病毒,我给他按摩就是活动经络,让这些杂持排出来……”林水生认真的解释着。

    王芬听了好一阵子总算是听明白了,脸上也有些愧疚了起来:“生哥哥,对……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好啦,赶紧去外面看着水吧,一会你娘要洗身子的。”

    林水生摇了摇头道。

    “嗯嗯,我现在就去。”

    王芬点了点头,赶紧出去了。

    屋子里再次剩下了林水生和周寡妇两个人,因为已经跟王芬解释清楚了,两人索性也不遮遮掩掩的了,特别是林水生胆子更是大了起来,一边帮着按摩一边轻轻的感受着那肌肤的弹性,就像是在欣赏一块美玉一样。

    周寡妇这会更是俏脸通红,她感觉自己全身就像是过了电一样,久未波动的芳心甚至渴望着林水生再大胆一点。

    这样过了一会,她终于坚持不住了:“阿生,你……你今天这按摩的办法太特别了,能不能换成跟昨天一样的。”

    “婶,你一定要忍着,这才是正规的按摩办法,只有这样才能让你身体里的毒素排的更干净。”

    林水生认真的道。

    “是……是吗?

    那你随便弄吧。”

    周寡妇低声的说道。

    林水生听的差点没扑上去,这……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暧昧啊,怎么叫随便弄呢,你这不是诱人犯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