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小刁民林水生 > 第72章周丽投降
    刘菲认真的给林水生解释着。

    林水生本来没在意,但听了刘菲的解释,倒也有点动容了,他不是傻子,现在乡亲们在一起亲,那是因为没有啥利益冲突,可以后有了利益纠纷,这事还真不好说。

    心里想着,他也点了点头:“好吧,我听你的,不过我真没时间管理这些事情。”

    “那你就找个人帮你管。”

    “嗯嗯……”两人说定之后,林水生把买船的钱转给了刘菲,随后又想了一阵子,最后决定把自己这些船交给堂弟林大军管理。

    一来是大军跟他比较亲人品也不错,二来他知道大军也有些理想,正好可以让他经营一下磨练磨练。

    这样到了大伯家的时候,把事一说,大伯夫妇和大军夫妻都感激坏了:“阿生,你真是给咱老林家长脸啊,这样,你今天中午别走了,正好大军搞了两只山鸡,一会给我炖上。”

    “是啊,生哥,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管好……”林水生倒也不客气,中午在大伯家好好吃了一顿,一直到快晚上的时候才结束。

    出了大伯家的门,林水生觉得身子一震,再感应一下,发现自己身体里的仙力竟然又涨粗了一些,这让他微微一愣,接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呵呵,没想到帮自己大伯也能增长仙力,简直是太爽了。”

    心里想着,他本打算去看看自己的蔬菜啥的,可走到周寡妇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周寡妇在京城不辞而别的事情,直接敲响了周寡妇的门。

    “谁啊!”

    院子里很快传来了周寡妇的声音。

    “婶,我是阿生。”

    林水生回了一句。

    而周寡妇听到林水生的声音之后,瞬间有些紧张:“阿……阿生,你……你有啥事吗?”

    “婶,我有事给你说。”

    林水生坚定的道。

    “有……有事你就在门外说吧,阿生,现在天太晚了。”

    周寡妇有些纠结的道。

    “不!我就要进去说。”

    “你……”周寡妇语气一结,最终还是开了门。

    开门之后,林水生直接进了门,周寡妇更是第一时间把门给插上了:“阿生,你……你到底啥事啊?”

    林水生转头看着周寡妇,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村子里的衣服,不过发型倒是没变,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成熟妩媚。

    越看越觉得心动,可他也发现此时的周寡妇似乎故意离他有些远,好像生怕两人有啥关系一样,让他眉头一阵紧皱:“婶,你到底为啥这么对我?”

    “我……我怎么对你了?”

    周寡妇结结巴巴的说着,脸已经红了起来。

    “你说呢,我们在京城说好的要一起回来,你干嘛不说一声就回?”

    林水生郁闷的道。

    “我……那不是家里有事吗?”

    “不可能,再有事,你说一句的时间也没有吗?

    再说了,真要有事,我可以跟你一起回来啊?”

    “我……”周寡妇这下直接噎住了。

    “婶,你到底为啥,你……你在京城的时候不是答应跟我在一起了吗?

    而且我还抱了你不是吗?”

    林水生继续问道,他现在已经百分百的确定周寡妇有事瞒着他了。

    而周寡妇见林水生在院子里就把京城的事情说出来了,明显有些慌张,赶紧拉着林水生进了屋。

    再到屋子里坐好之后,周寡妇沉吟了好一会,才幽幽的道:“阿生,你以后别来找婶了,婶配不上你。”

    “婶,你到底说啥呢?”

    林一听的顿时急了:“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哪有啥配上配不上的?”

    “不……我真的不能跟你在一起。”

    周寡妇摇着头,眼圈也红了起来。

    “你……”林水生听的更气了,可再看看周寡妇红起的眼圈,也压下了心中的怒意,郑重的道:“婶,你能告诉我为啥吗?

    真要是你说我林水生不配跟你在一起,我绝对纠缠。”

    “不……不是的,阿生,婶都这把年纪了,你能喜欢婶,那是婶八辈子修来的福。”

    周寡妇赶紧解释。

    “那到底为啥?”

    “因为……小芬喜欢你,婶……婶总不能跟自己的闺女抢男人吧。”

    周寡妇一咬牙终于说了出来,同时眼泪也滑落了脸庞。

    林水生听的一下子愣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寡妇:“婶,你开啥玩笑,小芬是我妹子,而且她啥时候喜欢过我啊。”

    “阿生,婶说的是真的,那天晚上……”周寡妇接着就把王芬给她说的话讲了一下。

    林水生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心里更郁闷了。

    一直到周寡妇讲完,他抬手就抱住了她:“婶,你别说了,我跟小芬不可能,我只把她当妹妹。”

    “你……你别这样,阿生。”

    周寡妇轻轻的挣扎着道。

    “婶,我说的是实话,就算是小芬将来告诉我,我也会拒绝她,告诉她我喜欢的是你。”

    林水生坚定的道,手臂也抱的更紧了。

    “你……你不能说。”

    周寡妇一听赶紧捂住了林水生的嘴巴:“阿生,你千万不能把跟婶的事情说出去,那样的话,以后婶还怎么做人啊?”

    “那你也不能把我推给别人啊?

    你也太狠心了。”

    林水生不依的道。

    “我……以后不这样还不行吗?”

    周寡妇这下羞的头都抬不起来了。

    林水生看着她的样子,心里跳动的厉害,手上更加用力了:“不行,那天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你……你说怎么着吧?

    婶都依你还不行吗?”

    周寡妇颤抖的道。

    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如果说在京城的时候,林水生抱住她还是无意的,现在这屋子里就他们两个,这孤男寡女的,还在大晚上,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不用想都知道。

    林水生听到周寡妇应下,心里更是激动到了极点:“婶,那我今天就让你跟我一起睡。”

    “我……”周寡妇还想说啥,但这会林水生已经低头吻住了她,让她压抑多年的寂寞就你是被点着的火药筒一样,瞬间就爆发了,没吻多一会,她就紧紧的抱住了林水生:“阿生,婶都给你,都给你!”

    直到一声娇呼响起,两人也彻底的突破了最后的界限。

    这一晚上两人可真是彻底无所顾及了,一个寡妇,一个热血方刚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