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小刁民林水生 > 第57章 求符
    两母女心里不解,但这会自然也不能问,只能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掩饰尴尬。

    “噗……”一口酒下去,两人同时吐出。

    “婶,小芬,咋了?”

    林水生看的一阵不解。

    “这……这是啥啊?

    怎么喝着一股子泔水味?”

    “是啊,生哥哥,这东西也太难喝了。”

    两人母女解释着。

    “是吗?”

    林水生听的也端起杯子来尝了一口,只是接着也吐出来了:“我擦,阿享,你搞的这啥酒啊?

    没发醇好啊,咋这难喝呢?”

    “呃……”刘享看的那个郁闷啊,他为了招待林水生特意去自己酒窝里拿了一瓶拉菲,价值十几万呢。

    现在倒好,这三人竟然说是泔水,这简直是牛嚼牡丹,不品滋味啊。

    可这会他也不好意思说人家不懂,只能挠头笑笑,拿出了饮料给几人,这让几人终于开心了起来。

    几人这样聊着,很快就到了一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刘享早在这里订好了包厢,带着几人过去之后,服务生也很端上了一道道美食。

    林水生几人看着那一道道美食端上来也看的目瞪口呆,只见那些食物全弄成了一个个精美的形状,有的像是龙,有的像是凤,就算是凉菜也拼的跟花一样。

    “生哥,快尝尝这京城大厨的手艺,感觉一下怎么样?”

    刘享热情的招呼着。

    林水生一阵挠头:“阿享,你们城里人吃饭都这麻烦吗?

    炒出来吃不就行了吗?

    搞这么好看干啥啊?”

    “哈哈……生哥,这你就不懂了,来这里吃饭的人,没几个是真饿的,品的就是一个色香味。”

    刘享大笑道。

    “不饿吃个啥嘛。”

    林水生翻了个白眼,也不客气的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他是真饿了,在火车上十几个小时,他就吃了碗方便面,现在你就弄的再好看那也得扛饿啊。

    而刘享也真正的见识到了林水生的食量,十几个菜他还以为一定吃不完呢,但林水生自己最少吃了八道菜,还干了瓶白酒,又吃了几碗米饭,最后啥也没剩下。

    这也难怪林水生的力气大了,自己要能吃这些想没力气都难呢。

    周寡妇母女吃的也是相当的满意,在众人都酒足饭饱之后,王芬就急着去学校报道了,刘享给安排了一个专车。

    林水生本来也想跟着去的,但看刘享这边的事情好像挺急的,只能交待两人有事打电话。

    刘享见林水生也不放心,也把自己的名牌给了王芬一张,告诉他遇事千万不要怕。

    母女两人千恩万谢后离开,刘享也拉住了林水生:“生哥,啥时候去我朋友那里看看啊?”

    “这么急的吗?”

    “是啊,最主要是这事不解决,他们家不安生啊。”

    “那就现在去吧。”

    林水生点了点头,随后跟着主享一起出了酒店。

    车子一路前行,刘享也热情的跟林水生聊着天:“生哥,你那次给的护身符再给我一张行不?”

    “啊?

    你又没事要那玩意干啥?”

    林水生听的一阵不解。

    “嘿嘿,我这不是缺少安全感嘛,你不知道从那次出了事之后,我现在感觉哪哪都有危险,你就再给我画一张呗,价格你随便开行不?”

    刘享讨好的道。

    林水生心里一动,刘享不差钱,更在乎的是命,这样一来自己要点钱好像也不算啥。

    一念及此他试探着伸出了两根指头。

    “两千万?”

    刘享眼睛一瞪,显然觉得有些贵了。

    “呃……我有那么黑吗?

    两百万还不行吗?”

    林水生扮出郁闷的翻了个白眼,心里也有点发虚。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多还是少,生怕刘享再拒绝让自己没面子。

    哪知道刘享听后直接拉住了他的手:“哈哈,生哥,你太够哥们意思了,没问题,两百万就两百万。”

    林水生闻言一阵郁闷,这特娘看来是真要少了。

    一念及此,他也赶紧正了正神色:“阿享,这可是友情价,你可不能到处乱传,我画符可费劲了。”

    “嗯嗯,生哥你放心,我一定保密,真要是有人想要符的话,我也给你整个高价,你就说这东西多少钱吧?”

    刘享保证道。

    “最少翻一倍啊。”

    “四百万?”

    “差不多吧。”

    “哈哈,那我以后就报五百万。”

    “呃……那么高有人买吗?”

    “生哥,这你不用担心,给你说实话,这种好东西,别说是五百万,真遇到需要的,五千万他们一样会买。”

    刘享丝毫不在乎的说着,而林水生心里也越发的震撼。

    他之前赚了几十万就觉得挺有钱了,在村子里也是个人物了,现在看来自己那点钱真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不过这也让林水生心里更为谨慎,他不敢把符啥的说的太轻松了,赶紧正了正神色:“阿享,你别随便应别人,我现在要去帮你朋友驱邪,耗费法力会很厉害的,到时候替你写张符法力就要耗尽了。”

    “嗯嗯,那就以后有机会再说。”

    刘享听的表情也郑重了起来。

    林水生没再纠缠此事,而是问起了刘享朋友家的详细情况:“阿享,你们确定是闹鬼吗?”

    “确定啊,生哥你不知道,他家可邪性了,白天没啥事,晚上东西一个劲丢,什么吃的喝的用的,有时候还丢衣服,开始我朋友以为招了贼,或者说是家里的人佣人手不干净,为了这事我朋友特意装了好几个监控观察,但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东西照样丢。”

    刘享认真的解释着,林水生听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没干过捉鬼降妖的事,唯一见过的精怪类生物就是那个会说话的老龟了,可这刘享朋友家的事情在他看来却新鲜的很,就算是精怪类生物用法力把东西移走,那也得有个影子吧?

    再说了,精怪类的东西搞这些东西干啥?

    那都是人用的,它们也用不着啊?

    最重要的一点,这东西凭空消失了?

    到底弄到哪里去了呢?

    刘享看林水生的样子,也试探着问了一句:“生哥,这事是不是特别的难办啊?”

    “呵呵,现在还说不好,他们家有没有请人来看过?”

    林水生随口问道。

    “当然了,他家可不差钱,几乎把这京城周围的能人术士都请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