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三十章 第二夜
    “咩哈哈哈哈~~”南寿一甩长发,仰天笑:“实在不好意思啊英雄,一不小心便又赢了你一盘呢...啧啧啧,其实这套势也有个名儿-唤作踏雪寻梅...不过你也才学,不着急不着急,以后慢慢细品便是~~只要肯花心思,总会有进步的嘛~~~咩哈哈哈哈~~”

    小娘倒也不见慌,慢慢将棋盘又画起来:“这五星连珠棋...就是你所说的测试?”

    “嗯啊~”南寿丝毫没有用五子棋欺负古人的内疚感。

    正所谓:熟读快穿三百本,屌丝轻松变男神...果然轻松啊~

    他神兜兜的:

    “英雄你可千万别小看哈,在我这级别的棋士眼中,坪台就是战场!谋全局是眼界,谋一隅是技巧,都不可或缺。要让这小小五颗旗子相连,可不像你们寻常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哟...其中的道理,很值得好好参详哒~~”

    “哦~~那你再教教我呢?”小娘点点头,便仔细看着棋盘,不再吱声了。

    五分钟后。

    “咩哈哈哈哈~~~承让啦承让啦~~英雄啊,这其实又是一势,唤作夜战八方!...你可得记牢哟~~”

    “哦~再来~~”

    十分钟后。

    “哎呀!”这回却是小娘惊讶的声音响起:“我,我这是赢了么?!...棋公子,你是不是走神了?...可千万不能让着我呀?”

    “哈~”南寿的笑声有点发干:“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好吧!那我可就不再顾忌你的感受啦!要全力施为了哟!...再来!”

    又十分钟过去。

    “嘻嘻嘻~~棋公子?大才子?...你的全力呢?怎么又让我赢了?”

    “哼!人有失手而已,再来!”

    又过了五分钟。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娘这回连话都不说了,只是仰头笑。

    南寿的脸上都是脏话:搞咩啊?!那些快穿里可不是这么写哒!!

    憋屈抬头,正好看清小娘笑出来的三层下巴...

    哼!脸再好看身材再火爆又如何?...心灵丑陋的娘皮是交不到好朋友的!...不要跟你好了!!

    小娘直到笑畅快了,才又望住眼神闪烁的贱人:

    “那,我现在算是通过你的小小测试了?”

    南寿噎了下,突然长长伸了个懒腰:

    “啊呜~~~小测试确实通过,但今天大家也都蛮辛苦了呢...尤其是英雄你,清晨出门傍晚归...要不早点休息吧?明天咱们再继续,如何?”

    小娘漂亮的小嘴张了张,像是要呛声。

    可美目余光又正好瞥到自己的包裹那边。

    一堆换下来的衣服已经被洗净晒干,在那边叠得整整齐齐。

    心软了,小娘皮目光闪动之际,明显是心软了。

    可再瞧贱人牛皮吹破之后,还在那边装模作样...又不想这么简单放过他。

    “不下棋...也行。但你得把之前那首诗补齐了...最后一句,决不该是那样的~”小娘开口道。

    讲真,小娘还真对那首诗念念不忘,确实惊才绝艳...除了最后。

    她甚至开始深恨,自己为什么要听到那最后的一句。

    感觉就像什么呢?

    就像是在间普通的酒肆里,居然吃到了盘无上珍馐一般。

    色香味意形,无一处不妙,叫人赞不绝口又回味无穷。

    可偏偏吃到盘底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只苍蝇...

    就是这么闹心。

    南寿眨眨眼睛:“那该是哪样儿啊?吟诗作赋这种事情,全靠当时的灵感迸发,事情都过了还要重新修补雕琢?这种活儿我可不接哈,匠气!...要是真不满意啊,英雄你自己看着改嘛~”

    改?小娘倒是想自己改!

    刚才吃晚饭的功夫,她已经在心里暗暗推敲了好几个句子。

    可惜,竟没有一句是感觉满意的。

    感觉那开头不但瑰丽,而且格局奇大。连“扬”都似乎只是开始,完全没法简单收尾。

    还有那句“哎呀老子的鸡汤”时不时蹦出来搅乱一下心情。

    小娘气鼓鼓的瞪着贱人。

    贱人歪着嘴巴用舌头剔牙,其实也在打量小娘皮的反应:

    生气了生气了,应该是生气了。

    ...可这回没拔剑喂~

    ...貌似,只有当我够浪够姣的时候,她才会暴走?

    贱人往旁边轻啐一口,帅脸又挂上了那副贼忒嘻嘻的笑容。

    小娘下意识就去摸剑鞘。

    也许是那一套绳艺和那个石破天惊的啵啵所带来的后遗症吧。

    现在只要看到贱人冲她露出这样的笑容,她心脏就莫名跳得厉害...

    明明他是自己的肉票...可还是会觉得很危险。

    贱人突然朝小娘丢了个WINK~骚里骚气~

    “你...你想干嘛?”话说出口之后,小娘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语气为何会弱成这样。

    所以,“呛啷~~!”

    熟悉的一声过后,铁剑又被她拔了出来,以壮声势。

    贱人眼底闪过一抹遗憾...这次怎么就没架我脖子上捏?...而且气势也不足啊~

    但他也并不为此担心,毕竟已经渐渐摸出些门道来了嘛:

    只要使劲姣,迟早会挨削。

    所以他冲小娘挑眉笑了,开始别头发。

    别头发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可他在篝火掩映下的这一笑这一别,却把娘皮惊得是生生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咧?...因为贱人别头发的动作,跟普通人明显就有区别。

    人家一般都是抬右手别右边的头发,抬左手别左边的,对吧?

    贱人不是。

    他抬右手,别的,却是左边头发。

    可别小瞧这一丢丢的不同,动作做出来之后,再加上他那一笑,立刻就是满满的风骚感扑面而来啊。

    谁让他是个帅逼呢?

    帅逼这种生物,是很难想当然的,因为从小被撩到大的心路历程,可能真的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明了。

    久病还成良医呢,跟各种绿茶各种海妖对战无数的他,小手段自然是大把。

    讲真,这种段位的男人要是骚起来,那基本就没小娘什么事儿了。

    “咯咯~”贱人又咬着嘴唇轻笑出声,天真纯良还带几分小羞涩。

    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的。

    小娘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炸了有木有?!就想一剑捅死这货!

    好在娘皮神经够坚强,瞬间又想到洗净的衣物,想到刚吃过的鸡汤,想到那两千金,想到他的诗,还有早上时...

    所以死死握紧剑柄,她强行忍住。

    可贱人的声音响起,却温柔得能滴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