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二十八章 暮
    南寿寻声往那边瞧。

    只见河对岸的林子里,正转出几只娘皮来。

    四只,小的十五六,大的三十出头,俱穿着缀补丁的寻常农家裙式,背筐提桶,嘻嘻哈哈。

    貌似是住在附近的村姑村妇,清早来河边浆洗衣物呢。

    年纪最小的村姑眼睛最尖,是最早与南寿对上眼神的,轻呼了声:“河里有人哩!”

    “咦?!”村妇们也大奇,纷纷看过来。

    “嗨~”南寿身子没在水里,抬起条水灵灵的胳膊冲那边摇,还笑出口白牙来:“早啊~”

    村妇们只是大致看清他的神气,就已经开始笑了:

    “你是哪里来的小郎?大清早便在这厢游水,也不怕着凉么?”

    “就是就是,咯咯咯,当心别叫水鬼拖了去哟~”

    要不怎么说还是宋前好呢,民风开朗自然,尽管见有陌生男子浸在小河中,众村姑也没半点的不好意思,依然嘻嘻哈哈往这边而来。

    南寿也欢喜这样的氛围,朗声笑:

    “敢教各位姐姐妹妹得知,我是个游学的士子,昨晚行到这边错过了宿头,便在山顶那小庙胡乱睡了,早上见这河水实在好,来洗洗风尘沾沾灵气~”

    “咯咯咯~真是个士子呢~难怪长了条会说话的舌头~”村姑们热闹说话间,已快走到河边了。

    那边细看的确有小片卵石的浅滩,想来是她们平日里浆洗的地方。

    距离近了,村姑们也渐渐看清了他的模样。

    “呀!”惊呼出声的依然是那个年轻村姑:“...嫂嫂你快看!他,他怎么比庙会上的金童还好看?!”

    嗯,贱人的卖相自不必说,皮肤白皙如玉,又是剑眉星目梁鼻脂口,投果盈车级的。

    村妇们也来劲了,哪个年代的娘皮都爱俏啊。

    纷纷放下筐盆凑到河边上:“咯咯咯~小郎你且游近些,让姊姊们好好看看哪?”

    南寿正好也瞧见了她们盆边露出的一物,便龇着白牙笑:“游过去便游过去,只是待会儿想向姐姐们讨个物事用用~”

    “咯咯咯~想讨什么?莫非是看上我家小妹,要讨回去做媳妇么?”

    “阿嫂你说什么呀~”小村姑嘴巴上拿乔扮害羞,可抛向南寿的眼神里,却又有一千一百个愿意,水汪汪的~

    南寿朗声笑:“不敢不敢,我只是想借姐姐们的倒衣杵使使,有换下来的衣裳哩,想洗了。”

    还是小时候见外婆用过这东西,洗衣服时一遍遍的击打,把纤维里的污垢油脂那些都打出来,南寿如今也算见猎心喜,想试试。

    “咯咯咯~~你个读书种子,又生的俊俏,哪能做这些?衣裳在哪里,拿过来吧,姊姊帮你一并洗了就是~”

    南寿大笑:“如此,便多谢各位姐姐啦~还请各位姐姐先闭下眼睛,我这便上岸去拿衣裳哈~”

    “咯咯咯~~快去快去~”村姑们的声线里透着兴奋,却是谁都没闭眼,连小村姑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咯咯咯咯咯~~看见南寿雪白挺巧的屁股和雄壮的背影,娘皮们激动大笑。

    哎哟哎哟观音三清!~~待看到南寿转身,她们更是齐齐吸了口凉气...

    直至南寿顶着包裹游到河心了,村姑们才先后回过神来。

    叽叽喳喳,眼神火热。

    天真浪漫,便是自然。

    。。。。。。。。。。。。。。。。。。。。。。。

    比预计的要早些。

    南寿本以为狐媚子一去一来,至少得天黑了才能回转。

    然而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山,就远远看到了她纤丽的身形,出现在山包底下。

    南寿挠着眉梢笑,若有所思。

    倒不是奇怪小娘为何回得这么早,因为小娘正骑着匹高头大马呢,答案已经在了。

    南寿寻思的,是狐媚子的来历。

    原本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女飞贼,还带点莽那种,否则也不会贸贸然闯进南府,又轻松被围。

    甚至连个接应的伴当都没有。

    可经过昨晚一番聊,又隐隐发现这娘皮竟是喝过些墨水的,至少不会是普通的农家猎户出身。

    ...结果今天出去转了圈,又折腾出匹骏马来。

    南寿当然不认为她是用当簪子的钱买马。

    给一个人四五万,她难道能给开回辆跑车?

    但这些揣测也就是在心头闪过,他人已经在朝不远处兴奋挥手了:

    “英雄!英雄你可算回来啦!我都快想死你啦!”

    。。。。。。。。。。。。。。。。。。。。

    小娘的樱桃口儿撅了撅,目光里闪过些幽怨。

    南寿正蹲在不远处高高兴兴的杀鸡褪毛呢,可她却越看越不开森。

    原本她也是想露一手,好叫那坏人刮目相看的。

    不曾想,坏人明明是个养尊处优的货色,操弄这些的手段竟比自己高明了一倍还不止。

    只是看了会,小娘就放弃原本的计划,帮着烧了锅水在旁边就算。

    但...还是会心有不甘呀~

    ...该怎么才能让他见识到我的厉害呢?

    小娘沉思了好一会儿~

    “呛啷~~!”

    听到熟悉的动静,南寿愕然转头。

    小娘果然已拔剑在手,就站立在不远处。

    娇躯站得笔直,双脚不丁不八,右手反握剑把,左手引了个剑诀,很有点样子。

    “喝~”伴着一声清叱,小娘便舞动起来。

    刷刷刷刷~

    庙前空地上,霭霭晚霞中。

    只见小娘的身形辗转腾挪,宛如条小小活龙一般。

    更有剑光绕着她闪耀不休,明灭之间,又增了几分飞天的仙气儿。

    南寿竟看得张大了嘴巴...帅啊!要是老子也能学会这套剑法,是不是就能跟她一样装逼了呢?

    “好!!”贱人狠狠拔了把鸡毛在手,热腾腾的马屁立刻送上:

    “英雄!好身手!...这一刻,我文思如潮啊!...哎呀哎呀,忍不了了!待我才貌双绝的小李探花为你口占一首,以壮声威!...英雄且听好哈!”

    “今有绝色女英雄,一舞剑气动四方!”

    “观者心折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

    南寿吟一句,便狠拔一撮鸡毛,正摇头晃脑的享受装逼乐趣。

    可乐着乐着,他就乐不起来了。

    因为那边小娘果然收起了剑光,正一脸震惊的朝他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