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二十五章 落脚
    车子离开城门后,能有十来分钟,才听到女飞贼甩缰加速的轻喝声。

    车厢摇来晃去,南寿坐在里面笑眯眯听着车轴吱呀。

    虽然目前的情绪状态有点奇怪,但他心智还在,这会儿功夫,已将很多事情都在心里过了一遍。

    按照南府到城门的大致距离,车应该是从北门出来的。

    贵叔办事老成,自己被挟持的消息,应该能暂时压在府内,以防外面又有人添乱。

    ...就是不晓得果果那丫头会被瞒住不?若让她知道,怕是要哭个死去活来。

    智言那孩子看来是真有点傻,又才处了两天,应该不会有太大触动吧?

    至于素言么...南寿抿抿嘴,突然开始挠着眉梢苦笑...

    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车身摇晃的越来越厉害,跟坐船似的,还不时狠颠几下。

    南寿紧紧抓住扶手...靠~原来哪个时代的女司机都不靠谱啊!

    。。。。。。。。。。。。。。

    “下车!给我老实点!”车子才停下来,就听见女飞贼那压低的特别嗓门了。

    南寿依言掀开车帘,朝外面张望。

    说实话,他还真挺意外的。

    还以为女飞贼会将他带更远些,没想到马车只又飞奔了半小时左右,就貌似到地方了。

    “辛苦辛苦~”南寿甜笑着迈下来,又东瞧西看。

    明显是在个近郊的小山包附近,月色下只能看到窄路两侧草木茂盛,未见有耕田。

    再笑呵呵转头细看那女飞贼。

    只见摘了蒙面巾的她,真真是副美人儿的模样。

    尽管作男子劲装打扮,但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放在巴掌小脸上,就是招人啊。

    搭配着樱桃小口更显娇俏呢~

    还有那极有特点的尖尖下巴...南寿心里直乐...这就是个天生的狐媚子喂~

    “看什么看!”狐媚子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再看就把你眼睛挖掉!”

    “就是好看才看嘛~”南寿臊眉耷眼贼忒嘻嘻。

    “哼~”狐媚子看来也没多少跟这种惫懒东西打交道的经验,滞了滞,便转身去看套车的马。

    她手儿在油光水滑的马身上摩挲了好一会儿,才高高扬起。

    “等等!”南寿抢前两步到她身边:“你干嘛?”

    “不把车子赶走,难道等你府上的人寻着车辙轻松追过来么?”狐媚子有点傲娇。

    “...英明啊!”南寿这种调通眉眼的把妹精,当然立刻捧场。

    他高高的竖起个大拇指,马屁拍得轰轰响,直到见狐媚子脸上透出得色,才赞叹着放下。

    但接下来他的动作,却让小娘有点意外了。

    “车别急着赶,稍微再等会儿哈~”南寿嘱咐了声,便又开始猫着腰往路边去寻找。

    不多会儿,他便吭哧吭哧的搬着块大石头回来了,高高兴兴摆车厢里,然后又去找。

    一口气搬了近两百斤的石头进去,南寿才拍着手笑嘻嘻的:

    “好了英雄,现在可以赶了哟~”

    小娘此刻的心情啊,那叫一个复杂。

    原本还有些江湖经验的优越感呢,没想到却遇上个心思比自己还缜密的,分明连车辙深浅都考虑到了。

    ...可你明明是被我挟持来的人质啊!要不要这么主动?!

    小娘不开熏了,赶走马车之后便气哼哼往山包上走。

    南寿屁颠颠跟上,笑得跟朵花儿一样:“英雄英雄!等等我撒~~嘿嘿英雄贵姓啊?不知仙乡何处贵庚几何可曾婚配呀...”

    “呛啷~”“要再喋喋不休,我就把你舌头割了下酒!”

    “哎哎哎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哎呀英雄小心!天黑路况又不好,您走慢点儿~”

    。。。。。。。。。。。。。。。

    原来山包之上,有个荒废了的小庙,应该就是狐媚子的落脚点了。

    看着庙前那对斑驳的汉白玉塔,南寿啧啧感叹:南朝四百八十寺啊,果然名不虚传呢~

    但也只是看了几眼,他又急吼吼往前撵人了,佛塔哪有美人儿好看?

    庙,确实破败了。

    虽不至四面漏风,但屋顶有不小的几个窟窿,让月光轻松透进来。

    狐媚子熟门熟路从座佛像后面寻出个包裹,掏摸了阵,手里便多了个管子状的物事。

    拧开吹了吹,有淡淡的火光出现,居然是个火折子。

    南寿在一边目光迷离笑容奇妙...火光下小娘皮噘嘴吹管的模样...真好看~

    狐媚子升起堆篝火,在火堆边盘腿坐下,也不看南寿。

    南寿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小跑着就过去了,还挨在人家身边一起坐:

    “好像还没自我介绍呢,嘿嘿,我是南府的西席先生呀,姓李,叫李寻欢,因为智慧与美貌并重,大家都认定我能成为探花郎,所以,又叫我小李探花~”

    嗯,在宋以前,探花还真不是个固定的科场名次。

    一般都是由同榜进士里公推出最最年轻英俊的出任,做些风流勾当。

    如果一榜进士是几年内全国最火的男团,那探花就是他们的门面,绝对女心掠夺者。

    “小李...探花?”狐媚子终于绷不住,转头又看过来。

    南寿的那口白牙在篝火光中闪闪发亮。

    “嘁~”狐媚子撇嘴轻笑了声:“我看你啊,最多也就是个嚄唶之辈~”

    “...或什么?”南寿呆了呆。他倒是个不懂就问的好脾性。

    “还探花呢...咯咯咯咯咯~~~”狐媚子终于被逗乐了。

    南寿也跟着一起笑,或什么的无所谓,能把娘皮哄开心了才重要撒~

    。。。。。。。。。。。。。。。。。。。。

    困是真的困,但生物钟在这儿呢。

    所以天色才蒙蒙放光的时候,南寿就醒了。

    篝火还未全熄,很是温暖。

    南寿已不记得昨晚自己和狐媚子是何时入睡的。

    但这会儿,两人正头顶头的相隔不远躺着。

    娘皮睡觉的样子也不赖啊,竟然很娇憨呢,南寿揉了揉眼睛,就开始笑。

    轻手轻脚起身,他又在小庙里转悠了一圈,最后还是寻到小娘昨晚拿包裹的那座佛像边上。

    伸手去后面摸,还真让他摸出个皮质的水囊来。

    拧开盖子闻了闻,他仰头就是咕咚咕咚两大口水灌下去,第三口却不咽了,含在喉头仰起脸。

    “咕噜噜...”

    “呛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