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二十四章 劫
    李先生?...贼人眼睛眯起。

    正这时,角门那边又是一阵小小鼓噪。

    只见原本人头凌乱的护院们往两边闪开,火把光芒里,让出个衣衫凌乱的老者来-南府大管家,贵叔。

    贵叔只是将院中的情形看清,双脚便打了个软,差点站立不住。

    素言又大声急喊:“还不快放开李先生!这是我南府聘来的西席,很得家主尊敬的!你,你若伤了他,怕是插翅也难飞走!”

    贵叔眼睛只是眨了两下,便亮了,赶紧站直身型左右挥手:“围!”

    这下,慌张的护院们也终于有了主心骨,灯笼火把很快便排成了两条火蛇,沿着院墙左右围开去。

    贼人也没想到,今晚自己会陷入如此被动的情境里。

    眼见就要被合围了,他也不免有些慌。

    身形滴溜溜一转,便绕到了南寿的身侧,架在南寿脖子上的铁剑依然保持威慑,却又将南寿虎腰紧搂住,生怕他逃脱:

    “管他是谁?!你们再罗唣,这便一剑杀了!”

    “你敢!”素言的哭喊都是带颤音的,她也死活没想到,南寿在刚才那样的危机关头竟会将她推开、自陷虎口。

    如今只是看着他被坏人挟持,小娘的眼泪就哗哗流个不停。

    贵叔强行喘匀气息,在那边抱拳高声:“这位好汉!冤有头债有主,无论您夜入南府是否一场误会,都与李先生无干哪!他只是个外人,还是先放了吧,不论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跟老夫开口便是!”

    花园中,气氛紧张的一比。

    可原本最应该紧张的那个人,那个被用铁剑抵住喉咙的人,此刻表情却有点奇妙。

    嗯,南寿的眼珠子,正滴溜溜往旁边瞥,上上下下在贼人身上打转呢。

    他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啊?只是方才被贼人紧搂了下,便立刻发现不对了!

    这贼人的胸肌...质感貌似有点奇怪哟~

    还有紧身劲装下的这削肩长颈...这腰胯比...啧啧啧...

    哎哟哎哟,细细一看,还有大眼睛和长睫毛呢~

    帅逼久历花丛,自有一套观女心得。更自信影视小说里那些女扮男装的桥段,绝没法逃过自己的这对招子。

    而事实好像也证明了这点,只是电光火石的功夫,他就确认了,挟持自己的,居然是个女飞贼呢...唉哟好刺激的说!

    南寿越看越激动,不知不觉,呼吸的节奏都快了几分,连身子都兴奋到微微哆嗦。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搞懂,为何会进入这种奇怪的情绪状态里。

    因为情况确实复杂到奇妙啊。

    南寿现在这身子,还真有点说头。

    原本把体质练起来之后,少年郎的荷尔蒙也飞速飙升。

    但当时南寿也不慌,毕竟有以前的心智和眼界打底呢,压得住。

    可又由浮云子的过期药发现了装逼属性...这是多巴胺在捣乱了。

    结果还不算完,就刚才那会儿,竟又察觉了本体的抖M属性...这回可就是内酚酞惹的祸啦。

    荷尔蒙、多巴胺、内酚酞、再加上那过期药的神奇药性...

    如果南寿此时能静下心来好好琢磨琢磨,没准还能李出点头绪来。

    可他现在能静心么?还有心思琢磨么?

    “你、你要抓就抓我好了!李先生跟南府一点关系都没有!”素言居然往前两步,带着哭腔急速道。

    “站住!”女飞贼握剑的手又是一紧,如今自己被团团围住,抓的又是个身高臂长的大个子,这些已经够她紧张了。

    偏偏还有不怕死的小娘过来添乱,女飞贼脑子里那根线,也已经绷到了最紧。

    “站住!”这回出声的居然是南寿。

    他虎着脸先呵斥了素言一声,这才又转过头对着女飞贼媚笑:

    “咱们不换哈,她就是个丫鬟,就算抓手里也没啥威慑力啊,而我就不同啦,跟你讲,我跟南府家主的关系可不一般哟~”

    ...???!!!...女飞贼都愣住了...这货是人质唉...居然给出这么甜的声音和笑容?

    可再细看南寿的眉眼,又看得她悚然一惊。

    只见那货的眉毛竟在冲自己一挑一挑,眼睛眨巴又眨巴...他还轻轻咬嘴唇!

    女飞贼下意识就想捅死这货!

    可能是感受到她的杀气吧,贵叔在那边又赶紧喊上了:

    “好汉!这位好汉!李先生的确很得我们家主看重,所以你看这样如何?只要您放了李先生,咱们就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过...我再做主备上份丰厚的盘缠,恭送您安然离去,可好?”

    ...居然这么好说话?!...女飞贼又是一愣。

    紧张的情绪稍稍一送,神智也就回来不少,她没急着回话,想了想,却先去细看不远处的贵叔。

    老管家在火光掩映之下须发灰白神情紧张,但依然有股淡淡的威势在。

    女飞贼再转头看南寿。

    南寿冲她一个单眼WINK,吃吃笑,骚兮兮的。

    又想捅死这货了!

    女飞贼努力平复心情,几息之后,终又压着嗓门开口:“备车!给我准备你们的那辆兽角车!”

    “...好汉!你...要车作甚?!”贵叔小心翼翼。

    “我要带他一起走!”女飞贼飞快回道:“盘缠?呵呵,那我就要两千金做盘缠!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去筹备,届时我自会联系你们,一手金,一手人...哼哼,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在三天内敢耍任何花样...”

    剑光闪过,南寿的一侧鬓角便被削去两寸。

    哎哟好刺激!...帅逼却一点不慌,脸颊上反而还飞起抹坨红的颜色~

    。。。。。。。。。。。。。。。。。。

    卖浆水的店家还真没吹牛。

    尽管夜半,城门都关了,但南府兽角车的面子依然管用。

    女飞贼不蒙面了,戴个斗笠坐在御者位置上,只是含混的应了几声,值夜兵丁便屁颠颠的跑去开门。

    车厢里坐着的南寿觉得刺激,却又带着点小遗憾。

    因为女飞贼只是隔着车厢前帘,用那把铁剑抵住他的肚子。

    南寿对此很不满意:

    绑票啊!还能不能有点专业素养了?!

    绑票的重点是绑啊亲!绳艺多精彩?!...实在不行,往我嘴里塞点东西也好啊?!

    就不怕我吱哇乱叫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