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二十二章 再约
    南府号称江南第一富户,楞说要找点府里没有的东西,恐怕还真不容易。

    可偏偏小智言这几近荒诞的微小心愿,还让果果有点为难。

    府里当然不会缺碗,但,还真没有那么大的碗啊。

    这年头,无论陶质还是瓷质,几乎所有餐具都是有固定规式的。大中小就算颜色花纹不尽相同,但尺寸都是那几个号。

    哪怕有专门开窑烧异型玩物摆件的,也没人会去烧个超级大碗啊~

    可再看着一脸希冀的小智言,果果又没法把刚夸出去的海口给收回来。

    尬笑了两声,脑筋疯狂转动的丫头,突然眼睛一亮:

    “大碗么?没问题!嘻嘻,小智言呀,姐姐找人给你用木头做好不好?不怕摔,还不怕烫呢!”

    小智言才不管什么质地呢,欢喜得直点头。

    果果见孩子这么好糊弄,也暗自舒了口气。

    她就是在南府里长大的,亲爹是大管家,又经常听四个大丫鬟私底下说东道西,丫头对府中的人物自然也不缺了解。

    外头丙字院西廊下住的祥伯,可不就做得一手好木工么?明天去央着他做就是了,他家祥婶也是个热心人呢。

    默默表扬了一下自己的机灵劲儿,果果自觉也彻底完成对小智言的收买了,又开始甜笑:

    “小智言啊,你看,姐姐对你这么好,那,你要不要听姐姐的话呢?”

    小智言几乎都没想,点头。

    “嘻嘻嘻~~那,今晚...你睡到我房里去好不好呀?”丫头笑眯了眼睛。

    ...????...小智言的表情也不见震惊,好像根本不觉得少女邀请少年进自己房间睡觉是什么大事,脸上反而是疑惑更多些。

    果果越笑越甜:“你呀,就把你的铺盖拉到我房里,摆我床边就行,只管睡你自己的...至于我么,嘻嘻,我今晚睡少爷的床...对了,晚上万一听到什么动静,你可千万别跑出来呀,记得没?”

    得,傍晚素言对小智言的那顿讲,倒是给赖皮丫头带来了灵感。

    暖床,她可以呀!

    而且还得尽快,要不然,天气就要热起来了呢~

    。。。。。。。。。。。。。。。。

    南寿还不知道今晚自己床上有个什么样的惊喜在等着。

    书房里写写画画了好一阵,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估摸下时间后,他笑咪咪收拾纸笔站起身来,端着烛灯就往花园而去。

    又到了快乐的装逼时间呢~

    讲真,原本南寿还真有点虚,生怕自己没这方面的天赋。

    毕竟对于“百亿赘婿”或者“兵王归来”的那些火爆梗,他从来都GET不到。

    可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靠背诗这种平民套路,就能享受装之快感呢。

    一边走,南寿还一边给素言点了个赞。

    总觉得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在这其中帮了大忙...情绪足啊~

    不管是惊叹还是仰慕,情绪经过那双眼睛一放大,好像就要平添五成的说服力。

    转进园子,南寿就开始摇头晃脑的作捕捉灵感状,沿着游廊踱了好一会儿,他这才转头望向明月大声惊喜:“啊!有了!”

    “素言!素言哪~”可这厮并不急着吟诗,反而先放下烛灯,左顾右盼的寻起人来:“我这边貌似又有佳作了,你要不要来品评一番?”

    一...二...三,三息之后,小娘一袭缟裙,还真打花丛后面绕出来了。

    袅袅走到南寿身前不远处福了福:“见过少爷~”

    南寿抚掌大笑:“素言哪,你可算来了,少爷我刚刚文思如尿崩,突然又得了灵感,我先诵与你听如何?哈哈,今晚,你可要给我些妥帖的指点哟~如果有不足,还是要指出来的嘛,盲目崇拜那套咱们不搞啊,咩哈哈哈哈~~...咳咳,你且听好...更深夜色半人家...”

    素言瞳孔震动,只是这第一句,便让她有了种人在画里、画在诗中的感觉,忍不住就想听下去。

    可是,她此刻又不得不强行忍住。

    因为今晚的她,有更重要的事情想先问清楚。

    万一少爷再来首闪断腰的诗,那酝酿已久的情绪,怕不是又要被拆得七零八落了。

    “少爷!”小娘使劲一呡红唇,出声打断。

    “...北斗...唉?...唉唉??”南寿正大袖一卷,挺胸凸肚做举杯邀月状,这突然被踩了个急刹车,也相当蛋疼啊。

    “少爷,您能不能先回答奴婢几个问题?”

    “...哈?~”南寿对上小娘明亮又执着的大眼睛,没来由心里就咯噔一下,扯着嘴角强笑:“很重要的问题咩?居然连诗都不让我吟完先...”

    “非常重要!”小娘往前一步。

    南寿退半步:“哈,啊哈,那你问,你问就是了~”

    “少爷你...你不找别人,为什么偏要约我夜半时分来这里听诗?”

    “哦~”南寿眼睛连眨两下,笑容便又绽开了:“千金易得,知音难求嘛~素言啊,不知怎么回事,我就觉得你是我的知音~还有接二连三的在这里撞上,恐怕缘分也是有那么点的哟~哈哈~”

    “...知音么?...缘分么?”小娘目光中似乎有莫名的情绪在闪烁,又上前一步,仰头仔细看住南寿的眼睛:“果果说你醒来后忘了许多事...但依我看,你应该也想起了不少吧?”

    “哈?”南寿又退半步,背都靠到廊柱上了,还在强笑:“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素言?”

    “素言?呵呵~”小娘突然发了声冷笑:“少爷啊,还记得你小时候是怎么叫我的么?...你那时口齿都还不清楚,却最爱黏在我身边,圆姐姐圆姐姐的叫个不休...”

    南寿楞了楞,尴尬得直挠眉梢...原版当正太时那么萌蠢的咩?...但对于孩子来说,貌似这也不为过吧?

    小娘的声调里,突然又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那时,你整天央着我带你来这园子玩耍,还说长大了要向主母讨我做媳妇...”

    南寿脑子里嗡嗡作响,莫名想起首儿歌来...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做什么...

    “...媳妇...呵呵,可如今在少爷您的心里,我只怕连个家人都不算了吧?”素言说到这里,突然皓腕一翻,从袖子里亮出样物事来。

    借着月色烛光将那物事看清后,南寿整张脸都被惊了个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