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十七章 诗仙未满
    素言在内府负责的是诸人的管理训诫,相对来说,气场还真不算弱。

    见南寿在那里发愣,她便缓缓站直了身子,又上前一步:

    “又惊到少爷的确是奴婢的不对...但,今晚奴婢也确是专程来等您的...”

    南寿这才回过神来,眨眨眼睛:“等我?做咩啊?”

    “昨晚无意中听到您吟的长短句了...”素言顿了顿,继续道:

    “只觉得字句殊有可观,若是主母能听见,还不知道要欢喜成什么样子~”

    “哦~~”南寿被这么一夸,心里还挺舒服的,笑出一口白牙:“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少爷我有这样的才华呀?咩哈哈哈哈~”

    “是~”素言点头:“...但...若韵脚和平仄能再规矩些,说不得,您以后还能再上层楼呢~”

    四个大丫头不亏都是老主母一手调教出来的,不但人才样貌都是一等一,这文学水平貌似也不差。

    南寿却是挠着眉梢笑。

    韵脚?平仄?...昨晚后来那段,根本就是由个元曲儿漫口改玩的,哪里用这些标准来衡量?

    可下一秒,他就跟貌似还想说两句的素言对上眼了。

    脑子里,嗡~的就是一下儿啊~

    刹那间只觉得,那就是天底下最最好看的一双眼睛了...

    黑白分明,又大又圆,睫毛眨动之间自带三分可爱,可眸子深处,又有极冷静的千年雪水融在里面。

    近距离看这么一下,就像...三伏天里咬了口可爱多一般...又冷又甜,沁人心脾的甜...

    可还没来得及再多观赏会儿,南寿的神情蓦然又是一变!

    胸腹之间,那倒霉催的邪火,又猛然升起啦!

    “少爷?”素言明显也是看清了他的表情,疑惑道。

    南寿狠狠一咬牙!...喵的!没办法了!

    甭管有木有天赋,在这样火烧眉毛的情况下,要想不当禽兽,那就只能强行装逼!

    “咩哈哈哈哈哈哈~~~”

    在素言诧异的目光中,他突然身型一转,面朝廊外,仰面去看那檐角的半轮新月:

    “昨夜那只是随便拿字儿拼凑玩闹罢了...既然素言你这么有心专程来找我聊这些,不如,我便为你口占一首,你再来品评,如何?”

    ???!!...素言这回事真的状况外。

    自家这位大少,不学无术那在整个姑苏城都是出了名的。

    老实讲,昨晚能听到他念那么首不伦不类的长短句,素言都觉得相当不可思议,忍不住现身出来想瞧个究竟...这会儿居然还玩上口占了?!真当自己是大才子么?

    南寿却像是彻底进入了状态。

    右手持烛,左手背在身后,他举头望月,月光也映亮了他修伟的身形。

    “东风袅袅...泛崇光~”

    第一句,竟就这么被他吟出来了!

    素言那双美眸,几乎瞪到最大。

    虽然算不得什么才女,但多年在主母身边耳濡目染,诗文优劣她还是懂得品评的。

    这第一句...便不得了啊!

    不但应了眼前的时令和景致,甚至还有典在其中...少爷...少爷他?!

    在小娘震惊的档口,那边南寿又已经用他著名的撩妹天使嗓,念出第二句:

    “香雾空濛...月转廊~”

    这回,小娘那漂亮的嘴唇都已经情不自禁张开了。

    居然...这可是一句三重啊!...少爷居然能随口吟出这般的绝品来?!

    只见南寿又缓缓放低脑袋,去看不远处的一簇粉牡丹,,看了小一会儿,才语带怜惜的念出第三句:

    “唯恐夜深...花睡去~”

    “嘶~~~”素言瞬时便倒吸了口凉气,身子都开始轻颤。

    只...只这一句...怕已痴绝大楚三百年!!

    前言的南寿,她竟似完全不认识了,这哪里还有当年无赖孩童的模样?!

    月光下的他,白袍飘逸,俊美无双,更是随口便咏出不似凡间的绝句来...恍惚间,竟像是诗仙下凡一般!

    ...如此瑰丽的绝句,又会有怎样惊艳的收尾呢?

    素言已经不敢想了,双手不止何时已紧紧握在胸前,连呼吸都恨不得停了,生怕惊扰了诗仙的灵感。

    可南寿却又笑吟吟的转回身来,将手中的烛灯往小娘这边凑了凑:

    “...”

    他嘴巴长了张。

    素言又打了个哆嗦,大眼睛里水汪汪的,可又写满崇拜和希冀。

    南寿的眉眼纠结了会儿,又开始笑,也终于吟出了最后那一句:

    “所以老子...看姑娘~”

    素言一个踉跄,不知怎么,感觉腰都快断了。

    根本没法控制,她稳住身型之后,便是咬着红唇朝南寿狠狠的瞪了一眼,甚至还跺脚。

    转折太大了哇...欲求不满、不上不下的娘皮,那可是能咬死人的!

    一时之间,回廊之下,两人相对而立,女默男泪。

    嗯,南寿这会儿眼泪只能哗哗的往心里流。

    经过验证,装逼的效果果然神奇,当他念完第三句转头,捕捉到小娘当时的神情...心里那叫一个暴爽啊!

    感觉像有条多巴胺辫子,啪~一声,抽到了后脑勺上。

    然后又从后脑勺一溜儿的酥麻下去,直到尾椎骨。

    不但原本盘桓在胸腹间的邪火瞬间冰消雪融,连整个人都陷入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大喜悦里面。

    可...他就算再爽,也死活念不出那最精彩的第四句来。

    ...那不就彻底沦为抄袭狗了么?...虽然抄三句也是抄...但这么做,应该能算给自己留了条底裤吧?

    但现在也因为他那烂到无法想象的第四句,现在素言只是气鼓鼓的瞪着他。

    走廊里,气氛一时就比较迷了。

    “额...呵呵~”南方扯着嘴角尬笑了声,举起右掌凭空翻了几翻:“素言哪...诗,我也吟完了,你觉得如何啊?”

    素言这时才从大起大落的心绪里挣脱出来,也想起了自己今晚来蹲他的最终目的。

    可脑海里还有他方才那首叫人爱煞恨煞的诗儿在不停转...平时最最伶牙俐齿的小娘,这会儿竟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正当此时,廊外又闪出道小小的白影来,贴着地面就朝素言裙角那边蹿去。

    小娘眼睛急眨两下,身子便直直往南寿怀里扑去:“呀!...少爷救我!”

    南寿也被突然出现的东东吓一跳,可待他看清那玩意,便又长舒一口气,笑着拍了拍素言瑟瑟发抖的小身子:

    “不怕,不过是只猫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