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十五章 特别的能力
    琐事忙了一堆,待贵叔拿着带智言手印的身契离开时,天色眼见就发暗了。

    南寿也喜滋滋的走到院子里,又开始操弄他的每晚的私房菜。

    像智言这样的情况,肠胃定是虚弱,不敢胡乱投喂。

    所以今天还特地让贵叔寻了四五尾鲫鱼,准备给孩子专门炖个鱼汤,好好温补一下。

    嗯,必须四五尾才够,这年头的野鲫鱼至多也就巴掌大,营养尽是有了,肉却实在不多。

    备好案板、拿起菜刀,南寿从木盆里挑了条游得最欢的出来。

    一个扁刀先拍晕了,这才开始定定心心的收拾。

    刮鳞去脏,侍弄这些可绝算不上什么雅好,可南寿却偏偏每天乐此不疲。

    可能也是心态不同了吧。

    南寿自己真正年轻时,也以为只有叱咤风云那样的,才叫做人生。

    可一路走啊走,得得舍舍,待看过无数的风景与人物之后,却突然发现,原来那些琐碎,也许才是人生中真正有滋味的。

    个中妙处,无法言说。

    他在这边哼着小调忙活,那边,果果已经快把智妍悄咪咪带到院角落了。

    智言也不敢拒绝啊,耷拉着小脑袋老老实实跟着。

    到了屋檐转角,估摸少爷看不见了,果果当下便站定,一个转身,又上上下下的打量智言。

    智言赶紧也停步,缩肩膀。

    撇撇嘴,果果一脸的不爽:“你不会是骗我爹爹的吧?你真属鸡?”

    智言闻言一愣慌忙摇头,又连连点头。

    “那你还比我大一岁呢~”果果仰了仰脖子:“大我一岁的男孩子,居然还没我长得高...哼哼~”

    智言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可能是营养不良吧,要按立契时问出的年龄,他还真比果果大一岁,但目前身量看起来,最多也就167左右。

    可果果呢?这丫头不但雪白丰腴,还有个169的大高个儿。

    哪怕放在后世,都是个妥妥的巨婴小娘,智言还真比不过。

    “啊呀!”丫头突然又一拍巴掌:“难怪我初见你时就觉得有点不顺眼呢,你属鸡我属狗...可不就是鸡犬不宁么?你跟我天生就是冤家对头哇!”

    ???!!!这什么逻辑?...智言都懵了,赶紧抬头连连摆手。

    “嗯?对我的话有意见?想反驳?!”果果双手往腰上一叉,仰着脑袋瞪眼睛。

    她还嫌弃智言是对对眼儿,其实丫头自己的眼睛也挺有特点的。

    不知是贪睡还是怎么地,总带着几分小小的浮肿,这明明都快天黑了,可要说她刚从被窝里爬出来都有人信。

    所以瞪起人来,也没多少威慑力,反而更像在卖萌。

    可智言还是发憷啊,连手都不敢摆了,老实低头。

    果果撅了撅嘴巴,表示满意:

    “哼哼,我跟你说啊,虽然年龄可能是你大那么一点点,但论资历,论个子,我都比你大!所以,以后我就叫你小智言,你也得在心里把我当姐姐,知道没?”

    智言乖巧点头。

    果果又低压些声音:“也别想着你一个人能伺候好少爷,少爷的脾气性子你知道么?有哪些习惯爱好你又清楚么?...哼哼,以后要是没有姐姐我在边上好心指点,一不小心就把你打法去外府喂马套车了信不信?”

    智言愕然抬头看她...虽然喂马那些听起来也不错...但这小姐姐的语气确实有点吓人啊...难道喂马套车不给饭吃?

    果果的瞌睡眼跟智言的对对眼对上了。

    丫头突然伸出右掌,左右翻了几番:“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么?”

    智言茫然摇头。

    果果得意一笑:“碧昂丝,森个雷滴~每当少爷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十有八九就是他尴尬了知道吧?...那就最好别插话,这就叫经验,这就叫眼力见儿。要不是姐姐我教你,你能明白?”

    智言眨眨眼睛,又眨眨,完全茫然。

    碧昂司是什么司?还有那什么弟?...我好像也不会去插话啊。

    果果却非常得意,因为当时少爷就是这么漫口答她的,她自己也不明白。

    但如今能拿来唬唬小弟,还是挺愉快的嘛。

    。。。。。。。。。。。。。。。。。。。。。。。。。。。。。。。。。。

    四尾鲫鱼三枚鸡蛋,一大份鲫鱼蛋花汤熬得如鲜奶般雪白浓稠,盛在个大大的瓷碗里,放在智言面前。

    至于果果,当然也有。

    南寿专门给她葱爆了一条,香气扑鼻,丫头正津津有味的吐鱼刺呢。

    可智言吃的却不多,认认真真把自己小瓷碗里的米饭吃完,就再不动筷子了,甚至急着要从桌边起身,仿佛长凳上有刺似的。

    南寿失笑:“怎么?晚饭不合胃口?”

    智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表情也惶急。

    哪里不合胃口了?这么雪白香软的米饭,他甚至从来就没吃到过,哪怕多嚼一口都觉得幸福无比。

    还有那碗汤,鲜的呀...舌头仿佛从今天才知道了什么叫做滋味。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敢多吃...这些肯定很贵重,吃得多,万一被少爷嫌弃了怎么办?

    而且...少爷竟是让自己同桌吃饭的...这...这...

    南寿挑了挑眉毛,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哈的一声笑:

    “智言啊,我可是喜欢人吃得多哟,吃得多,力气才大,才能多干活嘛...不信你问果果?”

    智言身子一震...??!!还有这样的事?...我们那边的富户可是使劲往长工的黍饭里加糠皮呢~

    果果吮着手指帮腔:“没错,这就是咱少爷的规矩,小智言啊,赶紧给我坐好,吃,放开吃!”

    智言看看她,又看看南寿,再转头去看饭窠子里那热乎乎的小半桶白米饭...

    咕嘟~他咽了口唾沫,这下子,眼睛里的神采都有点不同了。

    卷了卷袖子,一拍肚皮,他还真又坐下了。

    南寿瞧得直乐...这傻孩子,还真是有趣。

    不光是有趣,南寿很快发现,这孩子还有种奇特的能力...特能吃!

    跟他一比,果果那最多也就能算个嘴馋。

    吃到南寿眼皮子发跳啊有木有?!

    一碗米饭高高堆起,随便浇了点鱼汤,呼啦啦的就往嘴巴倒,三两下功夫,一碗就搞定了,然而第二碗,第三碗...

    南寿还是第一次见人把鱼骨头都嚼吧嚼吧给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