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十四章 名儿
    果果已经换上了玄色的衣裙,贵叔也又忙活去了。

    可丫头却在院子里一圈一圈的踱个不停,小脸上写满了焦虑,竟跟被她亲爹用笤帚撵时差不多慌乱。

    慌啊,她确实慌啊。

    应为刚才她爹已经悄悄透露风声了,说少爷以后准备用小哑巴当贴身小厮,把她给换掉的事儿。

    丫头能不急么?能不慌么?

    如今这种神仙日子,她可是盼着永远过下去的。

    听完就急得哇哇哭嚎。

    结果又是她爹给轻声支招儿,说少爷对个逃荒来的小哑巴都能那般好,心肠定然软。

    若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未必没有回旋的余地。

    丫头还真听进去了,再想想少爷平日里对她的宠溺,和两人朝夕相对时的种种细节,还真安心了不少。

    可待她爹走了之后,果果又没来由的开始慌乱。

    没办法,只是想到不能日日陪在少爷身边,她就受不了。

    哪怕有那么一丝可能,都觉得难过到不行。

    就这么一阵心慌一阵心乱的功夫,南寿已经笑眯眯的走回院子来了,身后还跟着个焕然一新的小哑巴。

    这一拾掇干净之后啊,发现小哑巴的相貌还真挺不错的,甚至算得上很清秀。

    长眉细目,臂挺口直,再加一身崭新的褐色缺胯。

    低头亦步亦趋的跟着南寿走进院来,端端是个优质小厮,就是看起来身型太瘦了些。

    可他越优质,果果看得就越不舒服啊。

    尤其是与南寿那笑吟吟的目光对上之后,丫头便觉得有股浓浓的委屈从胸怀间升起,瞬间将她爹的嘱咐给忘了个干净。

    踏踏踏的快步冲到南寿身边,挽住他胳膊就开始扭:

    “少爷少爷~5555~~你是真的不要果果了么?你不要你的小宝贝了么?”

    “哈?”南寿挠着眉梢苦笑:“贵叔...已经跟你说了呀?”

    “爹爹还打我呢~打得好疼的~555~~”丫头关键时刻倒也不缺机灵劲儿,顺势苦着脸卖惨邀宠。

    “额...”南寿咂咂嘴,只是笑,心里开始盘算该怎么说服这个小赖皮。

    可果果的嘴巴却不停,斜瞥了小哑巴一眼,她噘嘴:

    “少爷,你看他这么瘦,一阵风儿只怕就能吹跑了,他能帮你做什么呀?你要他干嘛呀?”

    南寿荒唐笑,你个懒丫头吃得白白胖胖,每天除了卖萌,也没见的你帮我做点啥啊。

    可这话他又不好直接吐槽,摇摇头,只能苦笑着抬手在果果头顶揉了揉:

    “你可是我的宝贝果果~少爷我怎么会舍得不要你呢?...但你如今也确实是个大姑娘了嘛,男女有别,再要你日夜服侍,终归是有些不妥的...哪~就算你以后不在我院里了,白天还是可以过来找我玩呀?有好吃的少爷也一定给你留着,好不好?”

    “不好~”果果噘嘴:“明明是少爷你起了坏心思,为什么却要打发我?”

    “咳咳咳~~”南寿差点一口气没转过来,微笑也绷不住了,赶紧瞪眼睛:“什、什么叫起坏心思?!”

    果果也瞪眼,确是朝那边鹌鹑似的小哑巴瞪。

    瞪完之后她将南寿拉开几步,垫着脚往他耳边凑,声音轻轻的:

    “少爷,其实我都懂,你昨晚分明是想跟我做那种快活事了吧?”

    南寿居然脸红了,眼珠子瞪得更大,可声音却一样放轻,甚至比果果的还轻:

    “你,你懂什么呀!...还快活事!...真不知道你说什么?!”

    果果的小脸也开始红,可嘴巴却依然利索,又朝南寿耳边凑近些:

    “哼,少爷别想瞒我,很多事情我都晓得呢...小时候每回爹爹跟老爷出远门回来,娘晚上都打发我早睡,然后他们房里的床板就一直响...我还听见娘还喊“爽利”,喊“快活煞了”...少爷呀,果果都是知道的,也很愿意呢...”

    被个肤白貌美又香喷喷的大丫头贴身挨着,耳边又听到这样的虎狼之词,南寿心脏狂跳,额头连汗渍都出来了。

    再不敢看丫头的眼神,他赶紧站直身形一甩袍袖:“咳咳~胡闹!”

    没吓着果果,倒是把不远处的小哑巴给吓了一哆嗦,赶紧抬头看。

    南寿没瞧见,可果果却又看清了小哑巴的样貌,顿时指着他发喊:

    “呀!少爷你快看!哑巴子还是个对对眼儿!这模样要是在身边天天跟着,少爷你一定会被人笑话哒!“

    小哑巴一秒低头,局促到不行。

    南寿赶紧顺势转话题,摆手笑:“他只是双眼的距离比常人稍开些,看起来眼珠子的距离就稍近了,可不是对眼儿哈~”

    “...是么?”果果还是觉得看小哑巴哪哪儿都不舒服,撇嘴:“反正就是呆头呆脑的...”

    “咳咳~”角门那边又传来了熟悉的干咳声。

    南寿和果果齐齐转头望去,果然又是贵叔,只是这回他不是提着包裹,而是捧着几张纸。

    。。。。。。。。。。。。。。。。。。

    房里。

    贵叔在提着笔,南寿也在边上站着,果果连亲爹的眼色都不看了,死死挽住南寿的胳膊,一幅撕都撕不下来的架势。

    贵叔实在没脸看自家闺女儿,又干咳两声,只望住依然低头的小哑巴:“泗州也不是的话...那么...宿州?”

    一直摇头的小哑巴,这回终于点头了。

    贵叔写了几笔:“...那,家里现在还有别人么?”

    小哑巴揉揉眼睛,又摇头。

    嗯,这是在给小哑巴写身契呢,府里买人有买人的章程,回头要去官府备案的。

    南寿倒也不会去贸然排斥这种形式,漫天高喊自由平等。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现实情况。

    放在这绵延了近四百年的大楚,对于小哑巴,一张卖身契,也可以当做半个铁饭碗来看。

    至少南府的家生子走出去,脑袋反而要抬得高些。

    贵叔叹了声,又问:“那你可有姓名?”

    小哑巴不吭气了。

    贵叔苦笑:“可会写字么?”

    小哑巴摇头。

    也是世面见得多,贵叔倒也不急,转头朝南寿笑:

    “这倒也不麻烦,反正进府之后,大多要换个名儿的...少爷,不如由您给这孩子赏个名儿吧~也是他的福分~”

    果果鼓了鼓腮帮子:“看他呆头呆脑,又不会说话,我看就叫呆哑子好了~”

    她爹朝她吹胡子瞪眼睛,小娘只当看不见。

    南寿倒是一声笑:“莫胡说,什么呆哑子?...唔~既然有“大智若愚”一说,子好像又曾经曰过“纳于言而敏于行”是君子所为...”

    “...我看啊,不如以后就叫智言吧...嗯!就叫智言!...果果,可不许再叫人哑巴子啦~记得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