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十二章 庆幸
    小哑巴终究没敢拉住那只大手。

    实在是不敢。

    他感觉从来就没看见过这么干净、这么好看的人...还有那样的笑容~

    益发觉得自己浑身脏兮兮的...身上甚至还有虱子...

    连挨到这样的贵人...都是罪过。

    但小哑巴还是慢慢站起身来。

    因为明显安静了许多,围着着人也散开去不少,还听到有她们兴奋私语提到“南府”什么的...应该是这边很有名气的大户人家吧...

    而且草标也叫拔了走...板车也远远看见拖过来...

    小哑巴身子晃了晃,突然又趴跪于地。

    砰砰砰~给草席下的亡父连磕三个响头,他这才胡乱抹了把脸,起身垂下头。

    。。。。。。。。。。。。。。

    南大少爷依然笑吟吟的在路上走着。

    两名护卫张罗着板车出了城,瘟死的外乡人,这种白事没法在城里弄。

    所以现在身后就缀着贵叔和小哑巴。

    贵叔跟他相处了些日子,已经很有些眼色了,见少爷的笑容里带上了几分茫然,便也不着急上前说话。

    倒是有一句每一句的轻声问小哑巴事情。

    小哑巴依然低着脑袋,虽不能答,但还是知道点头摇头的。

    嗯,南寿的确是在想心事。

    一个在路边随手买来的小家伙,竟让他心神激荡、思绪纷乱。

    这种情况,连他之前处断南府的内外要事时都没出现过。

    但一时也容不得他去梳理念头,因为,南府大门已经近在咫尺。

    还围在城墙里的老姑苏城,地面儿可算不得多广阔。

    从城中心的观前街往东北走两里,南大少爷便到家了,偌大个南府,占了整整半个坊。

    门子赶紧跑出来请安,并着之前那陌生骑士的事情给说了。

    南寿也回了神,点头笑笑便要张口。

    可背上却被轻轻撞了下。

    呀然回头一瞧,可不就是一脸惊慌的小哑巴么。

    孩子低着头走路,道儿都不看,南寿前面停步了他也不晓得,埋头就撞了上去。

    确实有点傻。

    这会儿,小哑巴也是吓到了,喉头惶急的呜呜两声,就要往地上跪。

    却被一条有力的胳膊给扶住。

    南寿不但扶住了他,这回,还不由分说的顺势紧握住他鸡爪似的小黑手。

    孩子还没回过神来挣脱呢,耳边又听到了南寿带笑意的轻声嘱咐:

    “别挣,咱们这是到家了。但家里人多知道吧?少爷我牵着你进去啊,以后就没人敢欺你的生了。”

    小哑巴整个身子都僵住,但片刻过后,又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

    进大门,穿前院,确实有许多目光和问安声。

    小哑巴只知道被那只温热大手牵着不停往前,头更不敢抬了,只觉得赤脚下面踩过的青砖条石,都比自己身上干净高贵。

    贵叔原本只是微笑跟着,可见自家少爷貌似要径直将那邋遢孩子带进后院,还是忍不住愣了愣,抢前几步压低声线:

    “少爷~”

    “怎么了贵叔?”

    “...这孩子...您是打算?”

    “啊...”南寿也是恍然,停下脚步转头瞧低头缩肩的小哑巴。

    瞧了一会儿,他又望住贵叔笑:“这孩子啊,我以后准备带在身边,做个贴身小厮什么的~”

    “??”贵叔疑惑...之前的小厮不是打发了么?...而且现在少爷身边还有自己那个憨闺女服侍着呢...难道...

    南寿笑出一口白牙:“嗯,贵叔啊,果果是乖巧可爱...但再想想,她现在毕竟已经是个大闺女了嘛,再日夜伺候在我那边,终归还是有些不便的...”

    以前还没觉得什么,可自从出了昨天晚饭后在院子里折腾出那尴尬一幕,南大少确实有点儿心虚了。

    今天早上都破天荒的没去哄丫头起床。

    这不正好捡到个小哑巴么?自己的小秘密多,有个傻点又不会跟人嚼舌根的男孩子跟在身边,挺好。

    贵叔张了张嘴巴...他还真没想到少爷突然会有这念头。

    第一反应就是...如今那丫头对少爷的黏糊依赖劲儿,连自己这当亲爹的都看着眼热...若她知道了少爷的决定,那还不得...

    本来是有点心慌的。

    可贵叔眼角余光再瞥到少爷牵住小哑巴的那只手...

    他突然又不那么慌了~

    。。。。。。。。。。。。。。。。。。。。。。。。。。。

    “我回来啦~~”

    南寿习惯性的一回院子就扯开嗓门打招呼。

    “呀~少爷少爷~听说你去观前了?怎么出去玩儿都不叫我呀?”几乎是立刻,主屋里就响起了憨丫头又喜又怨的清脆回应。

    南寿这时候才开始头疼...待会儿该怎么跟她说呢?

    也就这一转眼的功夫,屋中便转出一朵红云来,耀得他眼睛直眨。

    可不就是果果么?

    可今天的果果,却又与以往大不相同。

    这才五月呢,居然就已经把夏天的襦裙换上了。

    虽然丫头不能穿绫罗,但那一身石榴红的缎面百雀长裙也足够鲜亮啊。

    还有那湖绿色的抹胸,跟红裙子搭在一起,更衬得她肤白如雪,整个人都如同用面粉儿搓出来的一般。

    嘴唇上呡了胭脂,眉毛好像也用黛子仔细描过。

    但最要命的,就是身材了。

    南寿做过花国班头,自然早知道这丫头身材是个极有料的。

    但从冬末相处到现在,她平时都是穿不算太凸显身材的布棉装束为多,南寿又将她当孩子惯,真没多想。

    可现在不一样啊,真丝的抹胸缎面的裙,再加细腰间那惊心动魄的一勒...火爆!

    甚至她从屋里往外一蹦,南方就清楚看到了两只大白兔跟着跳出形状来...眼睛都看直了~

    “哇!”倒是丫头先惊叫出声。

    因为她突然发现,少爷身边还站着个人呢,一个...脏到生平仅见的陌生人!

    羞涩又兴奋的捯饬了大半天,果果可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一出。

    于是咻~一下,她又蹦回屋里去了,从门框旁露出个脑袋大声抱怨:“他,他是谁?!少爷你怎么随便带人回来呀!”

    南寿干咽了一口...突然感觉有点庆幸。

    喵的,看来身边换个男孩子绝对有必要...这憨丫头明显是要出幺蛾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