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六章 糟糕
    南寿越想越憋屈,越哭越大声。

    搞毛线啊搞,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帮这个了。

    开枝散叶百子千孙?说白了不就是把妹撩妹,再让小娘笑了哭,哭了再笑么?

    他以前在这方面原本就是满值的!

    知道本钱雄厚意味着什么?...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啊...

    到后来百花丛中走遍,更是练就了漫身的手段与本事。

    硬件软件全都是SSS级的!这方面的功力简直几座山那么高,何曾需要人帮过忙?

    反而是穿过来之后,等慢慢把这年轻的身体锻炼回来了,他还得用过来人的成熟心态,去隐隐压制那股只属于年轻的荷尔蒙。

    每天跟护院们一起练拳踢腿也能帮助消耗多余的精力,可就这样,还偶尔热血上头,中二一把呢。

    什么狗屁生生造化丹!还两百年前的!...万一变质把我吃出毛病怎么办?!

    偏偏又没法吐出来。

    又嚎哭了一阵,南寿突然怔了怔,赶紧又站起身来,扯开裤腰带进去拨弄查看。

    喵的,万一起效果那不是更惨?要么负负得正害兄弟永垂不朽,要么变成个整天精虫上脑的种马死憨态。

    不管变哪种,人生都算是完了啊!

    “...“撩拨了几下,发现似乎并没发生什么异状,他这才舒了半口气。

    裤腰一提,他抬头就要再骂那老道几句出出恶气。

    不曾想,眼前竟已是空空荡荡了。

    南寿胸口一股恶气那叫堵得呀~~

    什么造化丹!他最想学的就是老道那身高来高去的功夫好不好?!

    不管是敛息蹑踪的出现,还是那如轻烟般近身点穴的速度,都叫南寿眼馋不已。

    讲真,他倒真不是想学来偷看人洗澡。

    聪明人的选择都相近,就像小说里的韦小宝,为什么死活都要把《神行百变》练好咧?

    关键时候能脚底抹油,能逃命啊!

    什么大威天龙掌?什么霹雳金光刀?碰上硬茬若跑不掉,那该挂还是得挂。

    万一遇上什么危险,能先把小命保住那才是真的,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帐反倒可以慢慢算,对吧?

    。。。。。。。。。。

    南寿的起居院子。

    夕阳已经渐渐落到院墙不远处了,

    此时,宽敞的院中,架起了张实木长桌,上面摆了不少盆盆罐罐,还有荤素食材。

    南寿便站在桌边得得得的落刀切菜,而果果就喜笑颜开的在旁边看着,不时还呡呡粉红的唇瓣,干咽两口。

    嗯,南大少这是在亲自做晚饭呢。

    这时空吧,好的东西挺多,但叫他不习惯的也有。

    譬如三餐。

    南府是奢豪人家,各种食材自然不会缺,甚至有不少都是以后的保护动物。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就算再稀罕,只要主家开口说想尝尝,那过不了多久,肯定能出现在厨房里头。

    可再好的东西,也得制作啊。

    翻来覆去的蒸烤煮脍那些,没几天就把南寿的舌头给委屈坏了,天天做梦都惦记青椒肉丝番茄炒蛋那些。

    嗯,这会儿还没炒呢。

    于是当他开始搞事情,这私家小厨,便成了首先要办的事情。

    薄铁锅,是专门打的。

    小碳灶,是专门改的。

    还有锅铲漏勺等等...也得亏他是南家大少,只要大致画出图样来标注个尺寸,贵叔都能麻溜帮他张罗出来。

    当时贵叔还诚惶诚恐呢,说怎么能让主家亲自下厨。

    可现在南府谁能管得住大少?慢慢也就习惯了,只帮着每天准备,眼不见为净呗。

    切好瓜片,南寿又咔咔咔的开始打鸡蛋。

    果果笑嘻嘻凑近:“少爷?我们今晚吃胡瓜炒蛋么?”

    “嗯~”南寿笑着点头:“我记得你挺喜欢吃的啊?”

    “只要是少爷做的,我都喜翻~”丫头笑出牙龈,短着舌头卖萌。

    不过这倒也不是纯粹拍马,炒菜多香啊,谗丫头从头回吃到之后,便决定一辈子黏着少爷过了。

    南寿也是真宠这个只会嘴甜的惫懒孩子,哈的一声笑,手上动作又快了几分。

    新鲜的猪板油在锅底那么一溜,刺啦,香味儿先飘出来了。

    丫头在边上拼命吸鼻子,眼神也愈发明亮。

    。。。。。。。。。。。。。。。

    菜足饭饱,家人过来收拾了各种零碎之后,南寿背着双手在院子里一圈圈的踱步,消食。

    丫头有样学样,也亦步亦趋跟在他后头,现在每晚小肚皮都吃得溜溜儿圆,不跟着少爷走几圈,确实没法躺。

    “少爷呀~”

    “嗯?”南寿随口应了声,语气带笑,却没回头。

    “今晚,你准备给我讲个什么故事呀?”

    “哈?怎么又是我讲?不是说好一人讲一天的么?昨晚才跟你说了婴宁吧?”

    “唔...可我真的没故事说了嘛,连以前跟素妍姐姐她们的事情都说完了呢,也远不及少爷你说的那些好听有趣...”

    “哈~”

    “呜呜呜~少爷~~好少爷~~”

    “老耍赖可不行哟~果果同学,你今晚就是现编,也得给我编个故事出来~反正我是不会再讲的~”

    丫头哪里肯依,提起裙琚踏踏的小跑了几步,便拦到南寿面前,倔嘴嘴:

    “那,那我真想不出了嘛...而且少爷你昨晚说的故事也有点吓人呢,鬼母什么的,害我一晚上都没睡好,现在脑子里都糊里糊涂~”

    “哎耶?”南寿停下脚步,挑眉打趣:“你还学会讹人哈?今天早上还不知道是谁在床上滚来滚去,喂了果子都不肯睁眼,还没睡好?”

    果果现在脸皮多厚啊,嘻嘻一笑,就上前拦腰抱住南寿,开始扭:“好少爷,你就再多说一个嘛,等我想起来新故事来,一定还你就是了~”

    南寿也是拿这萌物没办法,抬手在她脑袋上抚了抚:“你...”

    可刚说了这一个字,南寿便发现自己再难发出声音来了,而且抚在丫头头上的那只大手,也凭空顿住。

    因为一低头,他正好看清了果果扬起的那张笑脸。

    天色正是将暗未暗的时候,最后一段晚霞,将丫头晶莹白皙的皮肤,映得如玉石一般。

    笑眼弯弯,琼鼻挺直,红唇白赤再加上那扑鼻的少女脂粉香气...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整个天地,都似乎停了下来...

    ....

    ....

    “...少...爷~”不知怎么,丫头的声线里,带上了掩不住的轻颤。

    “...额...嗯?”

    “你...你袍子...那是藏了什么呀?”

    “...那...是尺...你看,正好一尺...”

    “你...为什么要藏那里...呀?”

    “...咳...咳咳...就是为了提醒你呀~果果啊...你也是个大姑娘了...以后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知道吧,哪怕是跟我,也不能这么亲近...否则,这尺子就会跳出来,给你警示。”

    “...哦~~”

    丫头平时傻夫夫的对吧?可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居然跟个人精似的,格机笑了一声,又提着裙摆踏踏踏往屋里跑。

    “那个...”南寿尴尬到不行,想抬手唤住解释两句。

    没想到那孩子跑着跑着,居然又停住了,扭转头,朝南寿贼特嘻嘻一笑,这才又继续踏踏的跑。

    那一笑,笑得南寿是浑身发冷啊...

    如果再没点知觉,那他脑子也就白长了。

    以前对果果,他可一直是当半个闺女儿宠的啊,虽然人长得漂亮身材也火辣,但怎么看都觉得是个高中生的年纪,不可能有什么想法的。

    可刚才又是什么情况?!

    ....绝逼跟那老道的假药有关啊!

    55555~~~这就是副作用咩?!

    老子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这个古代世界!...居然就被这世界绑架了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