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三章 安排
    前院属于外府,跟内府后院是隔开的,管事婆子家丁什么的,都在这里住着。

    不少家生的婢仆,都已经在这边生活几代了。

    而现在在前院里操练的,就是府里的护卫。

    护卫中有家生子,也有从外面延请来的,可他们中的大多数,以前其实对南寿并不太熟悉。

    虽然也轮班儿跟着出城跑过马,但说实话,直接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很多吩咐都是少爷身边的小厮来传达。

    感觉少爷很可能连他们的名字都不晓得。

    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虽然家里连出丧事,但少爷昏死过去又过了个把月之后,喜好竟是大改。

    不但把身边那俩小厮给打发了,更是连大门都不再出,每天上午还亲自跑来跟大家伙一起锻体打熬。

    ...尤其是那张嘴巴...没想到少爷他竟是这样的人啊...

    南寿现在也光着膀子,呼哧呼哧的喘了两口,他将石锁一丢,开始欣赏自己日渐成型的胸腹肌肉轮廓...嗯~满意~

    果然,还是年轻好啊~

    以前自己虽然也坚持撸铁,但毕竟年岁已经在那儿了,就算每周全勤再加科学饮食,也就堪堪能保持住个体态不崩不下滑,而且肌肉恢复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

    不像现在,怎么练怎么有,练哪里长哪里,就算当天把肌肉群折腾得酸痛不已,只要一觉睡醒,又是满血。

    开心~怎么能不开心?

    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浮汗,南寿转头看住个在不远处扎马步的年轻汉子,大声笑:

    “添喜,你也别偷懒哈,腰再绷直点儿!想想你明年就要过门来的新媳妇...我跟你讲:要想小娘笑,镔铁大腿公狗腰!要想媳妇乖,馒头屁股颠起来!...这可都是为了你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四周顿了顿之后,爆笑声炸开一片。

    这儿大多是荤素不忌的粗糙汉子,可不就喜欢这调调么?

    现在他们对于少爷张开就来的各种小段子,实在是喜爱到不行,也是益发觉得这新家主可亲了。

    叫做添喜的年轻人面皮还有些薄,脸涨得通红,但别说,他腰还真又绷得笔直。

    南寿瞧在眼里也满意,大手一挥,慷慨激昂:“努力吧骚年!拼搏过的才是青春啊!汗水是不会背叛你哒!”

    ...可这下,周围却瞬间安静下来了,猛男们的眼神开始茫然,笑容开始尴尬...现在的少爷什么都好,可就是这时不时就中二一把的毛病...

    “好!少爷说得太好啦!”还是在不远处的贵叔有眼力劲儿,高喊了一声之后,死命鼓掌。

    “好好好!”“对对对!”汉子们这才反应过来,跟着卖力拍巴掌喝彩。

    南寿非常满意,矜持含笑点点头,大手又一挥:

    “最近大家练习都辛苦啦,今晚加餐!每人加一斤肉一壶酒!”

    “好!!!!”“谢少爷!!”这回终于又欢声雷动,真心实意那种。

    。。。。。。。。。。。。。。。。。。。。。

    南寿用汗巾抹着脸,大步往内府走,贵叔在旁边落半个身位牢牢跟着:

    “庄子里那边都安顿好了...跟去的丫鬟婆子也是府里的老人,断不会少了伺候失了规矩~”

    南寿笑吟吟点头:“辛苦您了贵叔~”

    接手个钟鸣鼎食的人家,哪有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如今的南府,外有外忧,内有内患,否则老主母当时也不可能那么忧惧。

    而如今的南寿倒是没多头疼,他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白,而且穿越过来自带份潇洒的游戏心态。

    很多事情,他敢想也敢做,大不了就是个GAME OVER嘛,反正也是白赚来的人生。

    从果果语言常识班肄业之后,他吩咐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南留下的那三个老妾给安排了。

    先内后外嘛。

    这件事,他妈当时做不得,容易招人口舌,可他现在做起来却没有太多顾忌。

    少主当家,对吧?那仨老妾年纪说起来也不是太大,大多三十出头。

    继续养在府里,确实不方便,而且还容易起是非。

    所以南寿麻溜的就给安置妥当。

    问过三人之后,有两个愿意回娘家的,重金并身契一起相赠,安排送返,且说明待老南孝期过去,听任再嫁无碍。

    还一个清倌人出身的,别说娘家,连当年拐她的人牙子长啥样都没印象,愿意留在南府养老。

    也没关系,南寿跟贵叔商量之后,给远远安排到松江庄子里去荣养了。

    吃穿用度婢仆人手一如府中,甚至还加了三成的月钱。皆大欢喜。

    按说安排完老妾,就该安置那四个大丫头了。

    可也不知怎么回事儿,待南寿寻她们说事儿的时候,四只娘皮竟是一言不发,再问就抱在一起嗷嗷儿的哭,哭得那叫一个...啧啧啧啧啧~

    偏生她们碰上的是南寿这个狗东西,他才不怕小娘哭呢,甚至觉得哭哭更健康。

    在边上定定心心边喝茶边看不说,不时还体贴的帮递个帕子,让人家擦擦涕泪。

    当时两边就耗上了,四个大丫头哭,少爷喝茶看热闹。

    倒也不是南寿存心针对她们,没办法,府里就那么点事儿啊。

    府外原本是老南带着贵叔打理,而府内呢,就是主母指使四个大丫头了,日常赏罚、亲戚往来、年节红白什么,还有跟其她贵妇的走动交际等等。

    之前这就是南府中最重要的两股力量。

    而现在呢,南寿觉得有贵叔这一支就够了,府内现在就他一个,有什么好张罗的?

    而且也不需要两股力量啊...在家里面搞平衡?...暮气!

    一边得花力气哭,一边是从容品茶,终于,娘皮们觉得耗不过了,其中唤作素言的那个,似是被推举出来做交涉。

    理由倒也说得过去,说她们都是由主母看着长大的,受恩如海,现在什么念头都没有,只想先把老爷和主母的孝期守过,尽份心意。

    南寿当时还真就没再吭声了。

    不是那四个丫头哭得叫人心软,而是他突然发现,身边的果果在跟她们眉来眼去啊。

    天知道自己不在时,她们有过些什么样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