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得逞
    小娘此时才是大窘,脸上红得似能滴出血来。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被那厮啰啰嗦嗦撺撺掇掇,居然还真配合着给绑上了。

    可待回过神来仔细一瞧...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下作绑法啊!!

    身前身后一个结又一个结,竟如结张网儿一般,把整个身子上的诸般妙处,都绷得凹凸毕现!

    小娘本就有个极为火爆的曲线,是故平时做男装打扮时,也特意在衣裳下面做了约束。

    可再怎么样的约束,也吃不消这种勒法啊...此刻都现出形状来了,性别哪里还能瞒得过去?

    到这时才挣扎,却好像有点晚了。

    小娘使劲挣了几下,惊骇发现,身上这束缚不但下作,还出奇的牢固,果然是将各处关节都固定的死死,连发力都做不到。

    就如同她现在的这双长腿一般,蹲又蹲不下,站又站不直...

    “你,你快放开我!!”小娘的声音里都带上哭腔了。

    “别急别急,快好了哈~”南寿却还在兴奋的收尾...许久不练,都有点生疏了呢...不过这娘皮的身材还真是火辣啊,啧啧啧,不绑不知道,比例简直完美,比那些专业学舞蹈的都强~

    “我,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奇怪的束缚感和羞耻感终于冲破了小娘的最后那点心防,她放声哭喊。

    “咦?”南寿听到这句,倒是停手回神。

    贱人快步转回小娘身前,半蹲下,认真望住她红通通的漂亮眼睛:“真哒?”

    小娘也被他给唬了一跳,抽噎:“...若是现在就放开我,自不会杀你~”

    南寿不开森了~

    配合着被绑过来主要是为啥?还不就为了好好寻摸下自己这身体的抖M奥义?

    昨晚被女刺客铁剑抵颈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比素言那打手心的小手段简直刺激十倍百倍!

    南寿可有个爱钻研的性子呢,自是计划着多爽几次,慢慢寻找出门道来。

    绑小娘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其实无可无不可,毕竟又不是专业的S,只是游历花丛时的情趣之一罢了。

    被愤怒狂躁的小娘皮,用剑抵着喊打喊杀才是正经!那可比被绑刺激多了!

    “那,你要怎样才肯杀我?”南寿眨眨眼睛,认真问。

    “...”小娘脑子都是浆糊,完全搞不动贱人的逻辑。

    两人面对面,距离极近。

    南寿便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到了小娘的樱桃小嘴,唇峰还有点微微上翘,很可爱...很甜美的样子~

    “要是...”贱人干咽了一口,脑袋缓缓往前凑:“...这样呢?”

    “你...你...”小娘的脸颊都快烧起来了,呼吸急促,心脏狂跳不休。偏偏身体一丝都动不了。

    啾咪~南寿在她漂亮的唇上轻嘬一口,又稍稍退开些:“想杀我了咩?”

    “...杀~我杀...了你~”小娘眼神里有水样的朦胧,好像连回答都是下意识的。

    “好好好!”贱人大喜,七手八脚便给人将布绳给解开了。

    然后睁大眼睛期待着。

    小娘却先是一个踉跄,腿脚发软的样子。

    南寿赶紧伸手搂住,继续低头眼巴巴:“...啊?”

    “...啊?”小娘靠在他胸前,迷乱轻喘。

    “说好的...杀我...”

    “...啊?”小娘依然晕乎中。

    南寿怒了:“哈呀?!说话不算数是吧?!”

    他目中射出两道奇光,使劲张了张嘴巴,又舔舔嘴唇,作势便要啊呜一口啃下去。

    小娘再怎么说,也是只小娘啊,哪扛得住吃相如此不堪的贱人?

    惊叫了一声便拧身闪开。

    下一刻...““呛啷~~!”~雪亮剑身抵住了贱人的脖子。

    南寿脸颊飞起抹坨红,浑身轻颤:“小心小心!~小心点哈~”

    。。。。。。。。。。。。。。。

    爽到了爽到了!虽然还没找到具体线索,但确实爽到了呢~~南寿蹲在庙外笑嘻嘻的。

    小娘施施然从庙里面走出来,看着贱人那副死样子,很是复杂的冲他翻了白眼...脸蛋儿还带着些绯红色。

    南寿也看见了她,立刻站起身来拍手赞叹:“啊呀~英雄你比我想象的还美!美死了美死了!”

    嗯,这会儿的小娘,再不是男子打扮了,换上了身女装。

    虽然荆钗布裙,却丝毫不能掩盖她的天生丽质...十里八乡一枝花那种。

    既然事情都这样了,当然是换回女装进城比较稳妥,任谁也不会想到昨晚的飞贼竟是女儿身吧?

    “我走了!”小娘噘嘴嘴,故意不去看贱人。但方才他痴迷的样子还是偷偷笑纳的。

    这会儿也不说要绑他了,绑来干嘛?

    若他真是要逃,或者要对自己...做什么坏事。那先前自己被缚住时,尽可以都做了...

    南寿笑嘻嘻挥手:“辛苦辛苦,早去早回哈,我会乖乖等你哒~”

    小娘转头深望了他两眼,终于狠狠一跺脚,快步往山包下而去。

    南寿目送了会她的窈窕背影好一会儿,才满意咂咂嘴。

    昨晚驾车从城里到这边,大约半小时,可小娘皮现在是用两条腿走。

    这一来一回加上办事,怕不是就要花去整天的功夫。

    ...真好~南寿心头甜滋滋的...没有手机的世界真好,随随便便就有一整天的时间,去挂念一个人。

    但他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感慨了下,又琢磨了会儿,便开始绕着山包顶上左右梭巡起来。

    清晨阳光正好,所以很轻松的,就让他寻找到山脚东侧那边有一条银链。

    “哈~”南寿拍手笑了声,便大步往庙里跑。

    很快他又跑了出来,手里还提着小娘的那个包裹。

    。。。。。。。。。。。。。。。。

    “呼~舒坦~~~”

    南寿从清澈的小河里冒出头来,抹了把脸,大声笑。

    嗯,他这是在洗澡呢,每天的习惯了。

    顺便还把小娘换下的衣服给打包来,准备顺便给洗了。

    姑苏地处江南水乡,这样的天然小河道自不会少。

    南寿也是很多年没有享受过类似的野趣,此刻脚踩在河底软乎乎的淤泥里面,心情畅快到不行。

    没准还能捉条鱼回去?

    此情此景,让他童心大起。

    可还未等他再次潜入水中呢,耳边就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娇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