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教学
    狐媚子人还没彻底清醒呢,剑就已经拔出了鞘。

    确实被吓一跳啊,隐约听着动静睁开眼,就看见个高大的身影在不远处站着。

    南寿却很淡定,“噗~”的一声把漱口水远远吐出去,这才朝小娘龇着一口白牙笑:

    “醒了啊?早安哟~”

    狐媚子这才渐渐将昨天发生的一切回想起来。

    不只是夜闯南府的惊心动魄,还有后来挨着火堆听这家伙胡吹乱扯的那些...竟是越想越荒唐。

    ...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身边睡着了?!...他还是自己绑过来的肉票?!

    嗯,帅逼的亲和力,有时候就像是个无解的BUG,尤其是对小娘而言。

    就像此刻,看到他在淡淡晨曦里的灿烂笑容,她竟是恍惚了下。

    唰~狐媚子匆匆收剑入鞘,也不答话,爬起身来便扭头往庙外而去。

    南寿眨眨眼睛,突然又开始贼忒嘻嘻坏笑...是急着去嘘嘘吧~嗯!一定是了~

    但很快,他的笑容又滞了滞:

    ...貌似也没见狐媚子去包裹里拿个纸什么的...我靠,这年头可没什么公厕哇,那她们这些行走江湖的女侠,平时又是怎么解决问题的捏?...难道用颠的?!

    要死要死!有画面了有画面了!!

    。。。。。。。。。。。。。。。

    春末夏初,草木茂盛,正是蛇虫鼠蚁开始欢脱的时节。

    要是颠屁股的时候被蛇儿咬上一口...哎哟哟哟~~那不就要上演最最经典的吸DU桥段了?

    南寿捂着嘴巴,笑得全身都开始哆嗦...为什么脑子里又会出现这样乱七八糟的画面捏?...但是好快乐的说~

    “你干什么呢?”不明就里的小娘正好从庙外走回来,虽然已努力板着俏脸了,但看到贱人在那边莫名其妙的行为,还是会好奇。

    “嗯嗯~没什么没什么~”南寿强行认真脸,可眼光却又朝小娘身上前后打量。

    小娘总觉得他目光里有点什么不对,莫名心慌。

    “哼~”了一声,她干脆又转身去自己包裹那边掏摸。

    掏啊掏啊,这回掏出个竹筒来:“过来吃点东西,吃完我要出去一趟~”

    “哎哎哎~来啦来啦~”南寿在脑海中将人家作践的够呛,这会儿倒也乖巧了,屁颠颠就跑过来。

    小娘拿着竹筒似是犹豫了下,终于又低着头继续动作:

    “比不得你南府的锦衣玉食...我这里只有些糗,若真吃不惯...哼哼,你就饿着吧~”

    糗?!...南寿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小娘从竹筒里倒出的那些东西。

    ...像是...晒干的饭粒?

    双手捧着接过来点儿,南寿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卷些入口。

    嗯,是米饭,还有些滋味呢,貌似是用盐水卤过的。

    又是一大口,这货虽然嘴馋,但也不怕吃苦。

    以前到处浪的时候,山里乡间,看起来更奇怪的东西他都吃过。

    见他竟吃得津津有味,小娘的神情似也轻松了些,一样吃了几口,又拿过水囊来喝。

    “对了英雄,你待会儿要去哪儿啊?”南寿笑嘻嘻开口。

    “...”小娘顿了顿:“姑苏城~”

    胆子还挺大,昨晚在那边犯了事,今天居然就敢杀回马枪。

    但对小娘而言,还真得回去瞅瞅,一来自己的马还寄在城里,二来也好打探下南府有什么动作。

    南寿却似完全没有意外,只是点着头笑:“好好,正好,英雄啊,能不能顺便拜托你点事儿?...我个子大胃口也大,嘿嘿,三天呢,你这竹筒怕不是都要被我给嚼了...帮买口小锅吧,再买两只肥鸡和菜蔬啥的...回头我给你做好吃的哈~”

    锅?...还两只肥鸡?!...小娘心里苦...随身拢共也就还有不到半吊钱,知道一口锅多贵?...难道绑个人还把自己给绑破产了?没听说过啊!

    南寿也不知道是不是读懂了她的尴尬,抬起手的动作非常自然,像早就准备这么做一般,他拔下了自己头上那支发簪,碧玉发簪。

    南府是个能轻松壕到没朋友的所在,作为南府少当家,他身边的物事自然也一等一。

    哪怕南寿再怎么不喜欢戴玉佩扳指香囊那些华贵零碎,但必须用的他还是得用啊。

    就譬如他随身唯二的这两件...头上一支绿到通透的玉簪子,还有腰带前那枚暗金镶祖母绿带扣。

    这已经是最低调的了,否则整条腰带怕不是都得换成蹀躞。

    可再低调,也架不住东西好啊,只这根玉簪,怕就不下三四十贯。

    见小娘还在发楞,南寿干脆将塞到她手里,笑嘻嘻:

    “进城后可以去当了,放心吧,这上面没有任何标记,实在不行,你可以不去观前,乌鹊桥那边也有两家当铺的...唔,回头记得把当票给我哈~”

    小娘脸皮看来还薄,呡了呡嘴,突然嗔怒:

    “当我会承你的情么?当票?我既然把你绑了,那你整个人便都是我的!”

    “好好好~”南寿眉开眼笑:“整个人都是你的,我知道啦~”

    小娘不知想到什么,脸更红了,神情也更见窘迫,突然站起身来一跺脚:

    “听着!出发前我要把你绑起来!免得你悄悄跑咯!”

    “绑我?!”南寿眼中突然奇光大盛,猛得也站起身:“好呀好呀!要不咱们现在就绑吧!你也好早去早回!”

    。。。。。。。。。。。。。。。。。。。

    小娘居然连绳索都没准备,就庙里找了块破幔子,撕扯成条系在一起。

    南寿一边享受她生疏的捆缚手段,一边忍不住摇头点评:

    “...要说还得是麻绳啊,走过油又暴晒过的麻绳才好,那粗硬...啧啧啧,束缚感岗岗的,而且还不容易勒出印迹来...你看看这布条,啊?绑在身上一点都不...唉唉唉?你怎么绑呢?不对不对!你看我这手腕一翻,是吧?你看,不就挣脱出来了么?重点是关节啊亲!”

    小娘都快被吐槽疯了,干脆将绳子一甩,气鼓鼓看着他。

    南寿倒也是个好脾性,三扭两扭的甩开布绳,赔笑:

    “没事没事,谁还没个第一次呢是吧?...不如我教你啊?...来来来~哎呀别不好意思嘛...你看哈,得先从领口后面往前挂,这里,打个结...唉你手抬一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