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这世界变化快
    什么东西能把南寿惊成这样?

    莫非小娘摸出来的是把匕首,要玩个“一刀捅死负心汉”桥段?

    还真不是。

    小娘亮出的只是把尺子,竹木质地,家家都有,安全无害。

    可南寿瞧见后却顿时心虚到不行啊。

    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果果那臭丫头把我之前的糗事给爆出去了?!

    居然对个十来岁的大萝莉起心思,这对自命高级风流的帅逼来说,简直是最大的糗事。

    窘迫,尴尬...南寿连最基本的强笑都快保持不住了。

    正如同果果跟小智言透露的一样,他每到巨尴尬的时候,就会“森个雷滴~”,伸出右手翻来翻去。

    这原本是他下意识的习惯,有点动作先把别人的注意力吸引住,顺便脑子里也可以疯狂超频找台阶编故事什么的。

    可这动作此刻落在素言的大眼睛里,却又是种截然不同的神奇暗示了啊~

    小娘神情一秒复杂,似笑似怨:“还说你没想起来?”

    “...唉?”南寿完全懵逼。

    然而小娘也已经有动作了。

    她右手依然持着尺子,左手却一把捏住了南寿的右腕:“叫我~像以前那样,叫我圆姐姐~”

    “哈?!”南寿荒唐笑:“素言哪...”

    小娘眼睛里闪过一道极复杂的光芒:“...果然...还是要这个么?”

    啪~她手中的尺子直接打在了手心上,南寿的手心。

    不算太重,可听那清脆的动静,也绝不能轻了。

    “哼嗯~~”南寿婉转的一声轻哼。

    哼完之后,帅逼竟是完全被自己给吓到了,眼睛瞪得老大,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天人可鉴啊!!...他是怎都没想到,自己竟会被把小小的尺子,打出那么羞耻的声音。

    可身体反应完全不受控制啊怎么办?!

    从手掌吃那一下起,惊疑、羞恼、荒唐、刺激...无数的情绪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将脑海冲了个混沌。

    偏偏这一瞬混沌后,再对上小娘那双似笑非笑的大眼睛...心里吧...

    又有点...爽?!

    又有点...痒?!

    又有点...渴望?!!

    刚想通此节,南寿的眼泪就快流出来了~

    莫非老子穿过来这身子...竟然...竟然还自带抖M属性?!

    这特么还有王法咩?!穿越小数好歹也读了那么多?可哪曾看过这种混账剧情的说!!

    “叫不叫?”素言又扬起尺子。

    “素言哪!素言你听我说...”南寿都来不及抹眼泪儿,赶紧开口。

    啪~的又是一尺子。

    “嗯哼~~~”

    “叫不叫?”

    “素...”

    “啪!”

    “...哼...圆...圆姐姐~~~”

    “这才是我的乖宝儿嘛~”小娘终于笑了,笑得心满意足,笑容里又像是带着些怀念。

    南寿此刻的心情哟~就别提了...

    “当当当当当当!!!!”正在此时,不远处突然爆出一阵密集锣响。

    静逸月色下,花园里这点诡异暧昧,立刻被炸没了。

    原本面对面的狗男女,同时惊惶往声响出转头看。

    南寿意乱心慌:怎么说?哥们儿不就是约了大丫头在这里聊聊文学打打手心咩?...这样也被抓?!

    可那般还有凌乱的呼喊声响起:“不许动!”“围上去!莫走了贼人!!”

    ...贼人?...南寿眨眨眼睛。

    说贼人,贼人就到,只见那边的院墙上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只是一顿的功夫,那身影又跳进了花园,直往狗男女这边飞奔而来。

    南寿一手还持着烛灯呢,简直就是黑夜中的莹火虫,想不被发现都难。

    那身影的速度好快,三闪两闪的,就已经冲到跟前十来步了。

    南寿也借着月色堪堪瞧清楚来人的模样。

    果然是贼人!...蒙着脸呢!

    一身玄色的劲装,身量看起来却不算魁伟。

    没戴璞头,长发只在脑后高高的抓了把马尾,额头还扣着条深色抹额...看这利落劲儿,就知道是惯犯了。

    待确定不是被抓奸,而只是府中在围堵个小个子窃贼,南寿提起的心肝,立马放下大半。

    他嘴角甚至还勾了勾...哼哼,最近锻炼也算有点成果了,正好让这小贼尝尝,什么叫做砂锅大的拳头!

    可随着“呛啷~”一声轻响,南寿又笑不出来了。

    因为眼见那贼人竟从背后拔出把剑来,剑身被月色一映,雪亮!

    “靠!”南寿直接就将手里的烛台砸了过去...PK就PK,要不要出装备这么赖皮?!

    “叮~”贼人前冲的身形丝毫未停,几朵剑花闪过,烛灯便被轻松挑飞了。

    南寿是个多精的东西啊,这这幕瞧在眼中,便立刻有了判断:

    这货绝逼是个练家子,完全不能用体型来衡量战斗力啊!...跑跑跑!赶紧跑,碰上这级别的,不跑才傻~

    可他下一秒又懊恼发现,自己没法跑。

    因为面前还站着只小娘皮呢,若是自己跑开,没得说,素言毕定会落人歹人的手中。

    嗯,素言平时看起来挺精明,可不知道是在府中生长久了还是什么,乍遇上这么惊心动魄的情境,竟完全不知躲闪。

    只是呆呆的睁着大眼睛朝贼人那边瞧,手里还捏着她的那把尺子。

    南寿的脑子都快炸了,肾上腺素狂飙,脑中一时也没了其它念头,只是下意识将素言往远处重重一推,又转身挥拳向贼人方向轰去。

    嗯,穿越前的帅逼,生平交往小娘无数,可却神奇的从未得到过差评,也许跟他这性子很有关系。

    关键时刻,他从不缺男人的担当。

    拳如奔雷如出!...又停在了半空。

    因为冰凉的剑身,已经抵在南寿脖子上了。

    “小心小心~小心点哈~”南寿高举双手,瞬间挤出笑容,尽管十分勉强。

    “说!你们家主的房间在哪个方向!”贼人个子比南寿低了一头,气势却是满的,压低的嗓音急急喝道。

    “...家主?您找他有事呀?”南寿扯着嘴角笑,眼睛连眨。

    说时迟那时快,花园角门那边涌出一大片火光。

    持着火把冲在最前头的是个青年护院,正是被南寿调笑过的添喜。

    骤见贼人用剑抵住自家少爷的脖子,添喜目眦欲裂:“混账!快放开我家...”

    “快放开我家先生!”居然是个女声带着颤音惶急插进来,素言。

    只见小娘从不远处的地上挣扎站起,眼眶通红:“你是跑不掉的!还不赶紧放开我家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