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家人
    绿笋老鸭煲、蒜泥白肉、炝炒萝卜条...南寿今天也是落足了力气,要好好用大餐抚慰一下小智言。

    而且他也日益享受这种烹制美食的快乐。

    这年代虽然缺了无数食材和调料,但却又胜在个天然上。

    菜有菜味,肉有肉香,这些滋味,在后世的大城市里可真不容易尝到。

    素言哪怕嘴皮子不停,也时不时朝他这边瞧一眼瞧一眼的。

    讲真,在主母身边从小长大的她,见过吃过的好东西也真不少了。

    哪怕盛如浑羊,时如酥山,对她来说,都不算个稀罕物。

    可少爷在那边摆弄出来的各种香味,她还真都没遭遇过啊。

    小智言更是屡屡走神,口舌生津,瞧着那边偷偷捻菜吃又被少爷笑骂的果果,他羡慕得不得了。

    一时之间,也再听不进素言的种种嘱咐了。

    只记得南寿昨晚对他说的...少爷就喜欢能吃的!

    喉头咕嘟一声...小智言决定,待会儿要为少爷吃五碗饭!...不,至少六碗!

    。。。。。。。。。。。。。。。。。

    饭窠子,连同盖子,都是用稻草厚厚编制而成的,煮熟的米饭便连锅子一起放在里面保温。

    虽然内府不缺锦绣质地的饭窠或食盒,但南寿却偏爱这一种。

    能让焖在其中的米饭,带上股极怡人的稻草香,他极为中意。

    南寿掀开饭窠盖子深吸了口气,喜笑颜开,

    擦了擦手,他率先在桌边坐下,笑呵呵开口:

    “来来来,今天咱们吃得稍迟了些,但都说好饭不怕晚嘛,哈哈,待会儿当心别把舌头也吞下去哈~”

    相较昨天的木愣愣,这会儿小智言还真有点主观能动性了。

    先跑去给南寿盛了满满一碗米饭,又给果果盛。

    至于剩下的大半锅...他觉得自己应该都能干掉。

    果果挨着南寿落座,笑嘻嘻的:

    “少爷少爷,你干嘛不留素言姐姐一起吃呀?...嘻嘻嘻,我看她刚才道别时很幽怨呢~”

    “可不敢胡乱留饭...”南寿拿起筷子想了想,摇着头笑容奇妙:

    “你知道什么是家人么果果?...就是在一起吃过很多很多饭的人...吃饭,是会吃出感情的哟~”

    他还真是这么觉得的,没见现在都拿果果这个小赖皮没办法了么?

    至于素言那边,虽然还有今晚的花园继续装逼之约,但把感情复杂化可不是南寿的本意。

    以后人家出府时,多给些财物倒是可以有。

    “咦?!”果果大喜:“那就是说,我才是少爷的家人对吧?!”

    “都快成半个闺女啦~”南寿在她头上揉了揉,笑。

    “我四少爷的小宝贝!才不是闺女呢!”果果又喜又恼,扭着身子撒娇。

    一起吃过很多很多饭的...就是家人么?...小智言眨着眼睛顿了顿,继续往自己碗里压饭,使劲压。

    一起吃过很多饭...就是家人?...院子的角门外,也有只娘皮在喃喃自语。素言。

    这小娘也是玲珑心肝,方才明明带着点小委屈道辞了,却不曾走远。

    就杵在角门外面偷听呢,没曾想,却听到南寿这么一番说词。

    “...呵呵~”小娘银牙紧咬,轻轻一声冷笑。

    再加上昨晚试探出来的那些种种,素言心中此刻翻腾不休:

    不想当我家人?...你个...没良心的!...果然是把早年的事情都忘干净了么?...看来,是该帮你好好回忆回忆啦...

    。。。。。。。。。。。。。。。。。。。。。。。

    这两天晚上,南寿都是晚饭后不久,便去书房那边厮磨,没功夫给果果说故事了。

    丫头心里是很有点小委屈的,但好在现在也多了个傻乎乎的小智言被她折腾。

    只见她懒洋洋的单手托腮,对着明晃晃的烛台发呆,眼睛里还隐隐带着欢喜:

    “...那咱们俩,就是少爷的家人哩...嘻嘻...我和少爷呢...”

    小智言不停点头,手却没闲着,小心翼翼捻起块枣糕,迅速往嘴里一丢,又赶紧偷看果果的反应。

    正当此时,果果突然眼睛一亮,啪~的一拍桌面。

    小智言愣是被吓噎住了,捂着嘴巴连连咳嗽。

    果果喜笑颜开:“哎呀,你慌什么?咱们以后都是少爷的家人,我还能短了你的嘴巴不成?”

    小智言边咳嗽边继续点头。

    果果看着他那副傻乎乎的模样,也是得趣,随手拎起壶儿倒了盏茶推过去:“嘻嘻,快喝点水,姐姐对你好吧?”

    小智言双手接过,喝了两口,喘了一番,终于将呼吸稳住。

    丫头看他的眼睛里,透出种莫名的兴奋:“小智言啊,你说姐姐对你好不好?”

    孩子除了点头,还能怎么回?

    果果貌似想继续说什么,可顿了顿,她又笑得更甜了:“那你以后要不要听我的话呀?姐姐还会给你很多很多好处哟~”

    小智言点头的幅度变小了,眼神里也带上了些疑惑。

    “嘻嘻,不明白?...这样吧,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非常想要的那种东西,姐姐可以送给你呀~”果果笑得像个偷了鸡的小狐狸。

    小智言观察了会儿她的表情,又想想,还真伸出左手。

    手心向上平托着,五指大张微屈,嘴里还“呃呃”两声。

    “什...什么呀?”果果看着他瘦长的手指,疑惑脸。

    “呃呃~”小智言解释,手指还虚抓了两下。

    “...呀!!!!”果果突然死死捂住胸口,涨红脸羞恼啐骂:“好啊你个小哑巴子!少爷和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胆敢对我起这种龌龊心思!姐姐我虽然漂亮可爱,但也不是你能惦记的啊!我以后可是要做少爷房里人的!!...你,你要再敢有这种念头,看我不告诉少爷,把你打出府去!”

    小智言那叫一个慌啊,赶紧从桌边站起身来,朝果果连连鞠躬,又不停摇手,口中还呃呃个不停,像是急着要解释。

    果果见他一脸的惶恐不似作伪,心绪终于也稍平复些:“那...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小智言眼泪都急出来了,赶紧抹了抹眼角,抬起双手。

    依然是左手虚托张开手指,但这回右手也配合上了,不停做往嘴里扒饭的动作,嘴巴还一张一张的。

    “你...是想要个...碗?!”果果迟疑。

    小智言使劲点头,双手又笔画一下。

    “...很大...很大的碗?”丫头表情说不出的荒唐和古怪。

    小智言拼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