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章 规矩
    南寿心情不错。

    因为今天再带着小智言从外府往里走时,明显看到孩子眼中有些神采了,知道小心翼翼的左右张望。

    虽然还是带着些忐忑神气,至少不像昨日那般只是低着脑袋。

    这就是个好开始啊,是对新生活开始感兴趣了呢。

    南寿决定待会儿整两个硬菜,继续帮小智言补身子,顺便再提提忠心值啥的。

    可刚转进自己院中,他就看见了两个正说着话身影站在那边一起望过来,还都不算外人。

    其中之一当然是果果咯。

    还有一位这两天也接连打照面,但南寿还真没想到她会寻到自己这里来。

    “少爷少爷~嘻嘻~~”果果踏踏踏的往这边跑。

    “见过少爷~”素言也蹲身福了福。

    南寿挠了挠眉梢,点头笑,静待下文。

    素言重新站直身子,果然有话说。

    也许是经过昨晚的事情,她还不怎好意思跟南寿对视,所以大眼睛却是先往小智言那边打量:

    “这就是少爷新买的小厮智言吧?今天身契已经备到我那儿了...既然现在是内府的人,又在少爷身边伺候,那过来把内府的规矩讲一讲,就是我的分内事。”

    果果顺利挽住南寿胳膊之后,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很义气也向小智言开口:

    “这位是素言姐姐,咱们内府的人都得从她这边领规矩呢,嘻嘻,不过小智言你别怕,我已经帮你说过好话啦~”

    小智言手忙脚乱一阵,终于朝素言深深鞠了一躬。

    南寿看得直乐,但这场面他还挺爱看的,没想到昨晚那么胆小羞涩的素言,还有这样类似职场女性的一面呢...有点意思了喂。

    所以他摆手笑:“那你们先说着话哈,我忙我的先~”

    。。。。。。。。。。。。。。。。

    “...月钱也是有的,少爷的贴身小厮,每两个月可得一匹绢。咱们内府每年还会有四季的衣衫各一身,并鞋靴两双,平日吃喝自也不消花费...”素言说道这里顿了顿,下意识去看不远处正在开开心心炒菜的南寿。

    每晚少爷会亲自操弄好吃的,这事儿她早听果果吹嘘过多次,但亲眼瞧见还是第一回,吃惊是难免。

    小智言这时候只知道点头...管吃管住,还有四季新衣裳穿,在他来看就已经够完美了...没想到竟还有绢拿...幸福啊~

    素言吸了吸鼻子,又望住小智言:“按身契,你卖入府中是的身价是八贯,按说若能仔细伺候好少爷,不出岔子,那最多五六年,也就能攒出自赎的身家来了...如果机灵点讨到少爷喜欢得了赏钱,没准还能更早些~”

    嗯,八贯钱就是买小智言的花销,真不算少了,都用在了替他阿爹办丧事上。

    这年头,一场热闹丧事就让中户变贫户的,并不稀奇。

    而小智言对此也无异议,今天从头到尾他可都看着,那重棺那青坟,还有专门请去做法事的几位道长...以前整个村里都没见过这么考究的白事,阿爹该是能安心去了。

    ...把月钱攒起来...自赎么?...小智言也下意识的往南寿那边偷瞧。

    昨天最绝望的时候,是被少爷拔草标买了进来呢。

    昨天也是少爷,牵着自己的手,一步步走进这院子的。

    ...还有先前少爷在车里说的...相依为命...

    小智言的对对眼里闪过很分明的感激与憧憬,但不知为何,好像又有纠结的情绪在里面。

    “哈!”果果突然娇笑了一声,又踏踏踏往南寿那边跑:“少爷少爷,你听见没听见没,你都没给过我赏钱呢,是不喜欢果果么?”

    院子就这么大,南寿当然都听着呢,所以也一边切肉一边笑:“赏钱就一定要是钱么?那么多好吃的都喂进小狗肚皮里去了?”

    “嘻嘻嘻嘻嘻~”果果愉快的挨上了他,笑得心满意足。

    丫头要的又不是钱帛,她不肯放过的,是每个卖萌邀宠的机会啊。

    只听那边素言还在继续交代:“...平日做事需勤力机敏,尤其是你贴身伺候少爷,那更要灵巧落力...这眼见就要六月了,每天房中的茶水要备着凉着,等有蚊虫了,入夜前就要用艾草将房内熏一遍...”

    这回轮到南寿朝果果坏笑了...这萌物也是贴身丫头,可哪里曾做过这些啊?...还想讨赏钱?

    果果还真是惫懒孩子,扭了扭,噘嘴嘴:“那,那等天热了,我自然会做那些的嘛~”

    然而素言的声音还在继续:

    “...到天气转凉,那就更得用心了,每天少爷起身时要穿的里头衣服,你要记得抱在怀里睡,这样早上就是焐热了的,真入冬后少爷若还怕冷,那你临睡前,最好把干净夜壶也放在自己被窝里...”

    南寿已经在对着果果眉飞色舞了,眼睛里满是戏谑。

    刚把丫头要到身边那会儿,天气可还算冷的呢...这懒丫头不是一样每天吃吃睡睡嘻嘻哈哈?...何曾享过她这样的福啊?

    果果也终于知道窘了,雪白的脸皮红了红,就转头朝素言那边跺脚娇嗔:

    “素言姐姐!哪有这些说法呀?!”

    素言的嘴巴也不是个饶人的,一声笑:“怎么没有?我们四个谁不是从小这么服侍主母的?”

    “那我也是主母房里出来的,怎么从来不知道呀?”果果可不想丢脸。

    “嘁~”素言嘴角歪了歪:“那是你一向睡得太死,主母根本就没想过让你进卧室轮班~”

    “哈哈哈哈哈~~”南寿实在忍不住了,爆笑。

    “素颜姐姐你胡说!”果果拼命跺脚,整张小脸都红了。

    素言呵呵一声:“我胡说?你就看看你现在,又哪能给小智言做榜样?少爷亲自掌厨的时候,你在边上十指倒都干干净净,还有没有点丫头的样子了?”

    果果那叫一个羞啊,仗着身边有南寿,她双手往腰上一叉:“那素言姐姐你倒是来帮把手做两个菜呢?给我做做榜样?”

    素言一滞,脸上终于也闪过抹慌张。

    但小娘心脏还挺大的,直接转头又看住小智言:“...接下来,我再与你说说跟少爷出门时的规矩...”

    得,这娘皮明显也是个靠嘴皮吃饭的,厨艺无能。

    “哈哈哈哈哈哈~~~”这回换成了南寿和果果齐声笑,少爷跟丫头,连恶形恶状的笑容居然都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