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九章 注定的遇见
    要帮一个智言,对于南寿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

    可要想为许许多多个这样的孩子做些事,那就麻烦了。

    甚至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收拢、安置、养育、教导....等等等等。

    南寿的习惯是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妥做好。而且这桩事,他是真心想做成的。

    所以当他把整个节点树画完后,自己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疑难,都忍不住开始苦笑。

    凭自己一个富户想搞定这些...还真是不容易呢。

    可南寿非但没起放弃的心思,反而眼神还又亮了些...就是有难度,才有趣嘛。

    。。。。。。。。。。。。

    大清早。

    院子里面,三个人蹲成半圈儿在齐齐刷牙,画面殊为有趣。

    智言对于牙刷和青盐这些还不怎么会用,但有样学样还是会的。

    见南寿咕噜噜,他也赶紧仰起脖子咕噜噜。

    见南寿“噗~”一口吐湿地面,他也立刻跟着吐。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压力了,果果今天居然也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连刷牙都紧挨着南寿。

    屁颠颠抢着给自家少爷递过手巾,丫头继续叽喳:

    “...真的呢少爷,小智言什么都不会,昨天我教他好多好多哦,连恭所都是亲自带他去认的...”

    南寿显然拿着个小赖皮也头疼,半夜回房见到自己床角那突兀的地铺就有数。

    还能怎么着?南寿擦完嘴,反手也用手巾帮丫头擦了擦嘴角,苦笑。

    果果却是开心到不行,嘻嘻一乐,她又凑近轻声:

    “少爷少爷,小智言还是需要我每天帮你看着带着的,这孩子傻,哪儿会伺候人啊?...我跟你说呀,他晚上睡觉前连脚都不晓得洗呢...”

    小智言只是不会说话,耳朵又不聋,在旁边轻松听到告密,窘得直缩脖子。

    白天洗过澡,晚上还要洗脚的么?...再说直到昨天,自己和阿爹连鞋子都没得穿,哪里知道...

    孩子的反应不快,但终究不傻,这一想到阿爹,眼圈瞬时就红了,泪珠子扑簌簌往下掉。

    南寿已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心里轻叹了声,将手巾交给果果后,他抬手在小厮头上揉了揉:

    “别伤心了,今天会在城外为你爹爹做法事,待会儿我与你一起去,可好?”

    。。。。。。。。。。。。。。。。。。

    南寿说到做到。

    等一场法事做完,智言爹也安然入土,天色已近傍晚。

    油壁车子由匹健马牵着,吱吱扭扭的慢慢走,前方不远处,姑苏城的高大轮廓已然在望。

    车中不止坐了南寿,哭得浑身瘫软的智言也被他抱上来了。

    孩子这会儿所在车厢角落里,眼睛比果果都肿,还在低着头无声抽泣。

    南寿也怕小孩哭伤了身子,呡了呡嘴巴,开口道:

    “小智言啊,其实咱们的情况差不多...就几个月前,我的爹娘也都先后身故了~”

    ...???...小智言身子颤了缠,终于抬起头来。

    南寿也望住孩子柔声笑:“所以,以后咱俩也算相依为命啦,要互相多照顾哟,好不好?”

    “哎哎哎~让让让让~没见这是谁家的车子?...嘿嘿,贵爷您回来啦?快些进城吧,天色都要黑了呢~”车外突然传来招呼声和一阵小小的热闹。

    嗯,车里就俩人,可车外的人却不少。

    车前一骑当先是贵叔,后头还有五六个护院帮工那些,左右护着车驾。

    这浩浩荡荡一群到了城门口,自然有混眼熟递人情的。

    贵叔也在马上笑眯眯的拱供手:“哈,老奎啊,有心了有心了~”

    正在大声张罗的伙长被一口喊出名字,脸上更是神气了几分。

    城门外不远处,就有个卖浆水的凉棚,专供进出城的人们小歇脚的。

    此刻正有个一身玄衣的青年坐在桌边,一边喝水,一边朝城门那边瞧。

    看了好一会,他转头朝店家笑:“那是谁家的车啊?看起来很富贵呢~”

    这天色将晚,摊子也正好没什么生意,所以店家也有陪着聊天的闲趣:

    “嘿嘿,能不富贵么?那可是南府的车!姑苏南府听说过吧?别说姑苏城,整个江南道里数数,都是顶顶有钱的人家!”

    “哦?!”玄衣青年眉头一挑,又扭头去细看那车队。

    店家貌似还真起了谈兴,也望向那边咂嘴继续道:“南府可是皇商啊...啧啧,虽说老家主去年在京师殁了,可南府的圣眷却是一点没失...知道吧,就昨天,皇帝爷爷还专门派天使骑了千里马,来给南府的少爷下恩旨呢~”

    “咦?!真的?!”青年明显一顿,再望向店家的眼神里,都带着满满的惊奇。

    店家瞪大眼睛:“难道还能是我胡编?小哥儿你若不信,进城后可以随便找人打听啊,昨天那天使可是在观前街当众宣的旨呢,几百几千人都瞧见听见了!”

    “...”青年身子坐直了:“那...皇帝对南府少爷说了些什么啊?”

    店家咧着嘴干笑了两声:“...这个...嘿嘿,这个我也是听说的哈,听说啊,南府老家主是真真儿在皇宫里羽化成财神了,所以皇帝爷爷特意下旨,让南府在姑苏城外立财神庙呢...啧啧啧,你看,那骑马的,便是南府大管家贵爷,那兽角车更是南家主人的座驾,连城门口都从不敢拦的...昨天来的圣旨,今天全府的大人物就齐齐出来了...啧啧啧~说不得,就是刚从外面为立庙瞧风水回来呀!”

    “...皇商....和财神么?”青年看着施迤入城去的车队沉默了会,突然又轻笑一声从桌边站起:“哈哈,多谢老哥指点,我这乡下小子今天也算开了眼界了。”

    说着话,他从钱袋里点出七个铜板,笑吟吟放在桌上,这才去棚边牵自己的马。

    店家也咧着嘴送了几步,但回到桌边数铜钱时,还是有点小小失望的。

    按说喝碗浆水再饮个马,也就四五个钱的事情。

    但那青年长得斯文俊俏啊,马也是附近少见的高头大马,还配着剑...原本以为会随手多给些~

    ...唔...难怪那马的鞍鞯看起来都半旧了...看来也是出自不怎么景气的门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