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八章 观前
    观前街,是姑苏城里一等一的热闹地界。

    之所以得名,是因为这里有西晋时建起的一座真庆道观。

    地处姑苏城的中心位置,水路交通都极便利,香火始终旺盛,久而久之,附近便云集起了诸多商家在此经营。

    站在街口一眼望去,酒幡店招密密麻麻,锦衣黔首摩肩接踵,好一派红尘气象。

    南寿只是瞧着便觉得满心欢喜,咧嘴一笑,步子又大了几分。

    贵叔并南府的两名护卫赶紧跟上。

    开心啊,南寿是越走越看越开心。

    算起来还是穿越过来第一次正经出府呢,这熙熙攘攘的一切在眼中看着,竟如同个活生生的古卷展开了一般,怎么都新奇有趣。

    大家身上穿的,明显不像电视剧里面那样五颜六色。但褐红蓝白等等也已经不少了。

    各种幞头纶巾的式样他要研究一番,当然还有那些若隐若现的抹胸肚兜儿...这才五月啊...果然,娘皮到哪个年代都是娘皮...

    啧啧啧...这风气,应该是像唐朝多些吧?...幸亏没出现宋朝那个扒灰佬,大家还能有点好东西看。

    南寿在这边看风景,而风景里面,也有不少人开始朝他看。

    主要是那些来自四里八乡的大小娘们,好些姑娘媳妇儿,看得眼珠都舍不得转。

    因为帅逼的卖相确实好嘛。

    长身玉立玉树临风玉面朱唇...因为孝期又是一身的玉白色蜀锦长袍...端端便是个梦中才能出现的完美玉人儿。

    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这么多火辣辣的视线,帅逼怎么可能不注意到?

    余光那么一扫,心中便是大乐,干脆停下脚步,抬头望街边的飞檐瞧去。

    阳光洒在他四十五度仰望的帅脸上,一半明媚,一半忧桑。

    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瞬间周围便响起了阵轻呼笑闹声,娘皮们看得那叫一个激动啊。

    南寿竟恍若回到了前世年轻时,在篮球场上挥汗的场景,周围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学姐学妹,也是这般热闹。

    嘿嘿,一般来说,这时候只要再加一个笑容和一个电眼,就能骗到汽水喝啦...

    南寿心口莫名开始发热,抬手将披在肩后的长发捻起一缕,绕在指尖把玩着,转头去看热闹的出处...眼神亮得像星星,白牙也已经笑了出来~

    “呀~他看过来了看过来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

    “嘻嘻,他朝我笑呢~”

    “咯咯咯,他明明看的是我~”

    热闹瞬时又大了几分,大多数小娘也不避讳羞涩...帅逼喜欢这样的民风。

    可还没等他看清楚这些小娘的样貌,视线就首先被吸引住了。

    是一块抹胸...好大好大的抹胸!

    随着主人的欢笑,那抹胸还DUANG~DUANG~DUANG~的跳动不休。

    南寿的笑容僵了僵,一扭头,便往身边最近的店面里走。

    要死要死,这莫名的燥热啊...若是再看下去,当街亮出把尺子来,那就真的丢人啦~

    。。。。。。。。。。。。。。

    店是个卖雅物的,各种精巧笔墨和文人爱把玩的小玩意儿。

    掌柜眼睛也亮,听见门口动静这么一看,便立刻堆起笑脸,从柜台后面转出来:

    “哎~我就说今天一早喜鹊就叫不停...竟是贵大管家亲临哪...咦?这位贵人丰神俊朗...莫不就是??”

    “这位正是我南府如今的家主,也是我家少爷~”贵叔落后帅逼半步,含笑点头。

    贵叔必须有面儿,谁让这观前半条街都是属于南家的呢?房东啊有木有?

    原版南寿闻不得半点笔墨气,自是从未踏进这店,可贵叔的脸大家可都太熟悉了。

    而且这年头,讲的是一个积德能聚财,这店一租出去啊,租几代的都有,甚至房东还帮衬着养成老字号。

    就像南府里面,也是德字的大丫头掌财权一样。

    跟后世那些见生意好点就拼命涨租的房东全然不同。

    所以尽管最近关于南府的各种消息乱飞,但掌柜听得眼前便是南家新主当面,第一反应依然是恭恭敬敬行了个上礼。

    南寿也笑嘻嘻的生受了,然后才被掌柜小意迎去落座。

    南寿倒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再加上对什么都好奇,嘴巴里虽然关切问些经营事务,但目光也没闲,东张西望。

    蓦的,他眼睛突然一亮。

    在一边的掌柜也是人精,顺着瞧过去:“哈~家主是喜欢那腰扇?”

    嗯,是柄折扇,打开摆在架子上,约一尺长短,扇面儿上有四个大字-“清风徐来”

    这会儿还叫腰扇呢,据说三国时的曹丞相就挺爱使。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会做人,伙计这边刚给南寿奉上茶汤,那边掌柜就已经笑吟吟双手捧着那腰扇过来了。

    南寿也不矫情,道谢之后便接过来开心把玩。

    不是他没见过折扇,而是刚才灵光闪现,发觉自己还真得随身备把这样的妙物。

    没办法,现在胸腹之间时不时就会起邪火呀~

    又没牛仔裤,袍子裤子什么都是软哒哒的,有点动静就立刻变形。

    这样,很不好嘛~

    但若有把折扇,就不一样了对吧?

    有反应也不怕,唰的把扇子一打开,略作遮挡,等邪火散去,至少也能避个尴尬。

    玩了会扇子,他主意也拿定了,客客气气向掌柜要来纸笔,便开始画画儿。

    画什么呢?他画的还是折扇。

    因为眼前这腰扇哪,跟后来成熟的折扇还有些区别,不但扇骨不周全,扇面儿也是直接糊上去的,经不起多少开合。

    南寿画的是枚详细图样,准备在这儿为自己专门订制一把。

    不但设计直接采用后世的完整体,连扇面要要求换成丝绢的。

    尤其是尺寸,扇骨要求是整整一尺半长!...毕竟这样,才能遮挡周全嘛~

    。。。。。。。。。。。。。。

    掌柜捧着图样颠颠儿的往店后去了,如获至宝。

    南寿翘起二郎腿,先朝几只扒着店门偷看他的小娘挥手笑了个,这才扭头轻声开口:

    “...都...安排妥当了?”

    “是~”贵叔的嗓门压得也低,还左右瞧了瞧,这才凑到少主耳边:“约莫还有半个时辰...瑞和泰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