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五章 帮忙
    “...~”南寿将腰带束好之后,所有的安全感也都回来了,眼神里也不见了惶恐慌张,甚至又有点神兜兜的样子。

    而那老道还在讲述:“...因此我才感叹啊...你跟你父亲年轻时的样子...真的是太像了~”

    南寿施施然走到他面前,挤挤眼睛,又指指自己的喉咙。

    老道心领神会,戟指又是一戳。

    “咳咳~~~”南寿好一阵干咳之后,第一时间开始试音:“咪咪~嘛嘛~~啊~~~~”

    还成,自己撩妹无敌的天使声线无碍~

    老道额头有黑线,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南寿却已经望住他开始甜笑了:

    “所以说,您就是世外高人浮云子?是我爹当年的故人对吧?应为当初承过我爹的人情,所以听说他故去的消息时候,便立刻赶来苏州,想在我身上还掉这么一段因果~没错吧?”

    浮云子怔了怔,抹着清须徐徐点头:“没错~”

    “好!”南寿啪的一拍巴掌,纳头便拜:“师傅在上,请受徒儿...”

    “等等!”浮云子明显慌了阵脚,赶紧出手扶住:“你,你这是作甚?!”

    南寿涎着脸抬头笑:“师傅呀,我就这么一个请求,我想跟你学功夫啊~”

    “不成!”浮云子练练摇头:“这决计不成!”

    南寿眨眨眼睛:“连这么个小要求你都不满足,又说什么还因果?...喂,你不会就是找个借口偷看我洗澡澡吧?”

    浮云子被狠噎了下,皱眉摇头:“我这功夫,你学不得...南府最近不是遇到很多风波么?我可以帮你安稳住,我想,这也是你目前最需要的帮助吧?”

    南寿嘴角一歪,重新站直:“那些算什么风波,少爷我挥挥衣袖就搞定了好不好...我呀,就一个心愿,就想跟您学着无声无息偷看人洗澡的功夫~”

    “...不成不成~”浮云子依然摇头。

    “好好好~”南寿狗脸一翻,抬手朝他连连指点,不知不觉,眼角就湿了,语气也开始呜咽:“什么叫人走茶凉,我爹这才走多久啊,还人情的都开始讨价还价了...55555~~”

    “...不是~”浮云子张嘴欲辩。

    结果那边南寿根本不听,不但不听,还已经抹着眼泪望着屋顶唱上了:

    “世上只有爹爹好~没~55555~没爹的孩子像跟草嗷嗷~~55555~~离开爹爹的怀抱...幸福哪里找..嗷嗷~~”

    浮云子深深吸气,又吸气,可脑门的青筋还是突突直跳。

    也是夭寿,这都活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种狗东西啊~

    “世上只有爹爹...”南寿又深望住老道,让他看自己的眼底泪。

    “够啦!”浮云子也是心烦气躁到不行,终于一甩袖子:“别唱啦!”

    南寿赶紧抹抹脸,笑容灿烂:“那师傅您是答应啦?”

    “我不能当你师傅!不能当!”浮云懊恼道。

    眼珠子咕噜一转,南寿的笑容又甜了几分:“哎呀,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您教我那套功夫就成,我在心里把您当师傅不就行了?”

    “我这功夫你没法学!”

    “怎么没法学?喂你别看我皮肤这么好,其实真的很能吃苦哒!”

    “这跟能不能吃苦没关系!”

    “那是担心我慧根不够?...哪咱这时候也不能低调了...刚才您都看清楚了吧...还有比我更雄壮的慧根?”

    “...啊~”老道只能闭上双眼,仰头长叹。

    南寿仔细端详了会儿,突然狗脸又一翻:

    “那你倒是说说看吧,准备怎么还我爹的人情?灾我自己能挡,钱我有的是,也不期待什么光宗耀祖长生不老...你,还有什么能帮我的!”

    浮云子眼睛依然没睁开,但表情明显动了动。

    “那那那~”南寿是个挑通眉眼的东西,见状立刻赶紧又指着老道:“牛皮吹得那么响,什么忙都帮不上,我想要的你又偏不教,这叫哪门子报恩,还的又是哪门子因果?”

    老道神情不停变幻,心底明显是在挣扎着什么。

    蓦然,他双眼一挣,里面爆出两道精光来。

    南寿被吓得脖子缩起...这老家伙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也罢!”浮云子长叹了声,袖子一卷,平摊的右掌上,便出了颗深褐色蜡丸,拇指大小。

    南寿眨眨眼睛,又凑近些看:“这...是咩啊?”

    哪知道浮云子接下来的动作却似行云流水一般,波~的一声,那蜡丸就叫他捏碎了壳子,手掌再一翻,壳中物便被他拍进了南寿半张的嘴巴里面。

    “咳咳咳咳~~”南寿哪里想到会有这般变故,边干咳边捂着脖子连连后退。

    好容易喘匀气息,他咂咂嘴,又瞪住老道大声惊骂:“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鬼东西?!”

    他的确不知道是啥,感觉有个小玩意直接就被拍进食道了,想吐都吐不出来,唯在喉咙口留了点淡淡的药材味道。

    “你可曾听说过,生生造化丹?”老道却像是轻松了许多,双手往后一背,抬头朝屋顶看。

    “没有!”南寿还在莫名的惊怒之中。

    “呵~”浮云子轻笑了一声,也不看他:“没听过么,也正常...两百年前,当时有一代药圣之称的孙无病,穷五年之力,集无数灵材之精,才为贵人熬制出了两丸丹药,便是这生生造化丹了。”

    “可惜啊...未等这丹药制成,贵人却在一场大变中仙去了...于是这两丸药便流传了下来...其中一丸,二十多年前被用了...你刚才吞下的,便是这世界绝无仅有的,最后一枚造化丹!”

    “两百多年!”南寿失声惊呼。

    “不错!”老道傲然点头。

    可南寿却开始拼命抠喉咙,哇哇的干呕个不停。

    老道茫然且慌张:“你...你这是作甚?!那可是无上的灵药啊!”

    “咳咳!无上你妹!”只抠出来点清水的南寿放声哭骂:“两百多年前的药啊!保质期早过好咩?会吃死人的好咩?!”

    “保...什么期?”浮云子长眉连连翕动~

    “就说药会变质!”南寿不知是急的还是抠喉咙太猛,满脸的涕泪:“我问你,你不说二十多年前有人吃过另一枚么?有用咩?!起效果了咩?!”

    “...这个...”老道的脸色突然古怪,甚至有明显的心虚。

    南寿也是个心大的,见状也顾不上害怕,重重一抹脸:“得得得,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什么什么丹如果没变质,它能起点啥效果?”

    老道呡了呡嘴:“能...让你百子千孙,帮南府开枝散叶...”

    “你个杀千刀的牛鼻子啊!5555~~~”南寿终于悲从中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抓到什么都往老道身上扔。

    他需要帮这忙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