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章 点穴
    但一时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后面还一堆其他事儿等着解决呢。

    至少现在老妾的问题已经算告一段落了不是么?

    四个大丫头要守孝那就先守着吧,也是她们的心意。

    贵叔跟在南寿身后一路叨叨其它事务,直至将他送到浴房门前。

    如今每天锻炼完之后,南寿都要来沐浴一番,这也渐成不成文的规矩了,贵叔自是安排了专人料理。

    刚要告退,不想却被南寿叫住。

    贵叔转身疑惑:“...少爷?”

    “EMM~”南寿咂咂嘴:“昨晚呀,我做了一个梦~”

    “...”贵叔眨眨眼睛,安静听。

    “我...梦见我爹了~”南寿语气有点哽咽~

    “老...老爷?!”贵叔的悲伤可是实打实的,鼻子开始发酸。

    “唉~”南寿用汗巾擦擦眼角:“我爹梦里跟我交代事情呢,早上醒来都记得真真儿的~”

    “那是老爷托梦给您啊~”念及老主子的音容笑貌,贵叔又是伤心又是激动。

    南寿点点头:“应该是吧...我爹说啊,他在下面琢磨来琢磨去,终于给我想了个新的字,说以后对我对南家都更好些~”

    “咦?”贵叔也顾不得伤心了,抬头仔细听。

    加冠这可是最近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虽然还在老爷和主母的重孝期,但不得不搞。

    因为只有少爷行了冠礼,才算成人,才能得正式掌家的名分大义。

    最近外面的隐隐风浪可不少,木渎宗祠那边的,江南官吏场的,乃至商号上下游四面八方...都在看,都在等。

    一是等洛阳,二是等南府,若是再没个准消息,恐怕就有人要递出爪子做做试探了。

    所以少主这场冠礼,也是贵叔最近一直在着力张罗的要务。

    没想到堪堪在这档口,老爷却托梦说要改字?

    “汉桑!”南寿又抹了把眼角,这才认真望住贵叔:“我爹说,给我起的新字,就叫汉桑~”

    “汉...桑...?”贵叔皱着眉头仔细咀嚼,努力体会老主人的意思。

    想想也是,既然老主仙去,那少主再叫个伯什么,也就没大意义了...但这新字...

    “爹是希望我能体味木之盛德,成为汉家桑梓啊~”南寿用手巾捂住眼,又开始哽咽~

    “哦~~~~”贵叔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南寿心里已经开始偷乐了。

    那伯起的字号,之前已成了他的一块心病,现在不改,更待何时?

    否则以后熟人见面都是:“嗨~伯起~”“你好伯起~”

    糟不糟心?就问你糟不糟心?!

    可换了新的就快乐多了喂~

    “嗨~HANDSOME~”

    “你好HANDSOME~“

    这才配得上少爷我的颜值和气质嘛~

    。。。。。。。。。。。。。。。。。。

    古人其实还挺爱干净挺喜欢沐浴,尤其是家里有条件的。

    像南府,内院就有这供主人用的专门浴房。

    里面不但有两丈见方的汉白玉大池子,连地砖都是细细雕了云纹的定制款,导水又防滑,足见心思。

    南寿好像从来都对过于奢豪的东东不感冒,所以也一直没启用过那劳人费力的大池。

    每天贵叔让人用温水灌满个半人高的木质浴桶就成,他就洗得很舒服了。

    也不用人伺候,有什么好伺候的?...这里又没东观技师~

    那怎么洗还不是一样洗?

    在浴桶里眯着眼睛泡了会儿,自觉把毛孔都泡开了,南寿这才淋淋漓漓的从里面爬出来,站到个等身大铜镜面前,再次欣赏自己的完美曲线~

    啧啧啧~这肌肉轮廓一起来啊,果然又性感多了呢~

    看看这腹肌,看看这人鱼线...啊?

    嗯,最重要的是跟前世一样的塞拉囧~要是变成杆小米加步枪,那可就欲哭无泪了,多少身价都换不回来啊~

    南寿是越看越得意,嘿嘿一声笑,就开始往身上打胰子。

    嗯,这会儿也有胰子,虽然好一点的人家大多用澡豆,可南家不是巨有钱嘛~

    所以已经有加了香料的胰子用了,除了抹在皮肤上稍感粗粝,去污效果那些还真不比香皂差多少。

    “姑娘您好~我是汉桑~姑苏汉桑~嘿嘿~”南寿这会儿都还在偷乐呢~结果一开心,胰子没捏稳,就从手里划出去了。

    在云纹的地砖上滑了一小段便被卡在了铜镜前。

    南寿挑着眉毛又是一声笑,弯腰去捡。

    刚捏住胰子,他腰还没直起呢,突然,身子就僵在那儿了。

    吸了吸鼻子,他眼睛连眨几下...骇然抬头!

    铜镜里面,竟多出个人影来!

    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站在他身后!

    捡肥皂的时候,后面有人?!...还有比这更恐怖的场景咩?!

    南寿跟炸了毛的猫似的,蹭就一个转身跳,还不忘紧捂住屁股:

    “谁?!”

    “...像...真像~~”身后人是个清癯道士,五十出头的样子,仙风道骨的脸上居然还带着像追思的表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南寿点头。

    “像毛像!你谁?!怎么进来哒?!我告诉你我十八年的痔疮加便秘啊!此路不通!”南寿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又赶紧捂住裆。

    “咳咳...无量寿佛~”老道稽了个首:“吾乃...”

    话没说完,他身子一侧,一小坨黑影擦身而过。

    那是南寿用胰子丢他呢~

    屁个道士,哪有浑身香喷喷的道士?!...肯定是个专采我这种绝世仙草的淫贼老玻璃!

    “来人!快来人哪!”他扯开嗓子就喊,撕心裂肺那种。

    老道也没想到这小子会来这出啊,耳膜竟隐隐生疼,可生怕事情变麻烦的他也没办法了,身形向前一闪,电光火石一般,戟指朝南寿喉间点去。

    世界,突然又清净了。

    南寿这回是真僵住了,整个人如泥塑木偶一般,呆立当场,胸腹再怎么使力气,喉头都发出去半点音来。

    这...这是点穴?!...武侠小说里的点穴咩?!

    可为什么第一次遇到,就是受害者?!...我这是要被采菊东篱下了咩?!...55555~~~~

    帅逼的脸上,不知不觉已挂上了两行热泪。

    老道退开几步,神情也开始疑惑:“...那个...我只是截住了你的喉间穴脉,使你暂时不能发声而已...你身子怎么...”

    南寿眨眨眼睛,试着抬右手...咦?真的能动耶!

    老道表情复杂:“这回,能听贫道说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