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章 丫头
    欣赏着镜中的自己,直到心满意足,南寿这才继续抬步往耳房行去。

    这富贵人家的主人卧房旁边啊,一般都有个耳房贯通着,是贴身丫头的住处。

    主要是等晚上吹灯入眠,主人若突然惊醒,要喝口热茶拿个夜壶啥的,方便轻唤一声便立刻有人到跟前来伺候。

    既然叫作耳房,那面积肯定不会大。

    拨帘而入,里面的一切便已一览无遗了,一桌一椅,一张梳妆台,两口楠木箱。

    还有个白白净净的漂亮丫头,躺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呼呼哈哈。

    一条长腿都从被底里跑出来了,脚丫子被窗纸外的阳光照得肉光莹莹。

    南寿倒也见怪不怪了,只是挠了挠眉梢,笑。

    开局送丫鬟送童养媳这种桥段,对他来说并不新鲜,很多故事里都这样嘛。

    一般都是忠心耿耿勤劳可爱啥的。

    可面前这个叫果果的丫头,忠心可爱也许能算,跟勤快貌似一点都不沾边。

    其实要说起她来,来历也有趣。

    原先帮着南家主母主持内务的,主要是她身边的四个一等大丫头。

    分别名为“德、言、功、容”。

    那可是从南府茫茫多的家生子里精心挑选出来的,又打小得南主母带在身边悉心调教。

    眼界手段,是个个不差,将偌大个南府内外,打理得井井有条。

    而这果果呢,自小也在主母跟前儿伺候着。

    可都十六了,死活就混了个三等丫头。

    没办法,这孩子萌蠢啊。

    个儿倒是挺高,都快一米七了,就是不怎么长脑子,每天就惦记着偷懒睡觉,或者抠点零嘴吃。

    估计南主母能容下这么个孩子在眼前,要么是喜欢她天真无赖,要么就是为了笼络她亲爹-管家贵叔。

    可天意难测啊,原本烈火烹油似的平安富贵南府,只几个月的功夫,就天翻地覆了一遍。

    腊月,老爷死在洛阳皇城了。

    正月,棺椁运回姑苏,二月办完白事,主母又倒下。

    到四月初,继续给主母办白事,到四月底府门外的重孝绫还没摘呢,少爷又把自己个儿给喝昏死过去...

    当时不但四个大丫头哭乱作一团,贵叔都急的满嘴起泡泡。

    还好,天可怜见,昏死三天之后,少爷终于是醒过来了...但整个人好像都起了不少变化。

    不但不怎么吭声,熟悉他的人还发现,少爷连平日里的动作姿态都起了不少差异...

    。。。。。。。。。。。

    吭声?新版南寿怎么敢吭声?

    特喵的穿过来才发现,这里的语音语调,他完全听不懂啊~

    怎么形容呢?...就像个广冬人在用大锅煮胡建人,然后两人还隔着锅子互相对骂一样~

    幸亏他是个脑子活络的人精,还有过雅思的惨痛经验...不都是华语咩?多听多学就是了!

    不声不响的倾听了几天,观察了几天,他开口做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把果果给要到身边来。

    原本南府还是有规矩的,及冠之前,他身边只许有两个小厮伺候。

    可现在老爷主母双双嗝儿屁,谁还能管着他?

    当时只搞得贵叔又喜又忧,只当少爷是看上自家憨丫头了,要收入房中。

    结果倒好,过了一个多月,收房肯定是没收房,自家丫头反倒被宠得更没了模样。

    收房?收什么房?新版南寿原本就是个花丛踏遍的帅逼,急色是完全没可能的。

    他看重的,还就是果果的萌蠢。

    原本身边那俩小厮,跟原版实在太熟了,眼睛里的闪烁也多,还是早早打发了的好。

    想尽快学会这边的语言了解这里的一切,按说那四个一等丫头倒是不错的人选。

    可看她们一个个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思来想去还是果果最合适,平时在主母身前听说的事情也不少,还一幅傻夫夫的样子,搁在身边放心。

    顺便还能拉拢她亲爹-贵叔。对吧?

    果果的确不负他的期望,只紧张了两天,就被少爷的糖衣炮弹都打败了。

    不但对南寿日渐变化的语音语调没多少知觉,给点好吃的,更是知道什么说什么。

    等真正混熟之后,居然连那四个大丫头从小到大的那些私隐都给抖了个干净。

    倒不是她诚心告密...谁让少爷擅长聊天呢?对吧?

    以前在主母身边还得熬着时辰谨慎伺候,想吃点甜的香的还得抠摸,可如今,丫头简直就像个掉进米缸的老鼠。

    想吃啥少爷都给,想睡多久少爷都不骂,还每天一起开开心心吹水聊天...这种日子,果果只想永远都过下去才好~

    。。。。。。。。。。。

    南寿抽了抽鼻子,小小耳房里,都是青春少女的香气。

    看着睡得完全没形象的丫头,他摇摇头弯起嘴角,干脆先过去把雕花的窗子给推开些,这才走到床边含笑开口:

    “果果?果果?该起床了喂~太阳晒屁股啦~”

    “唔~~”丫头咕哝了一声,咂咂嘴,继续睡。

    南寿明显也熟悉她这副赖皮劲儿了,又笑,还不都是他自己给惯出来的么~

    干脆熟门熟路的弯下腰,抬手捏住了丫头的鼻子。

    但见她峨眉轻蹙,粉唇微微张开时,便将一枚蜜饯投了进去,再笑吟吟的放开她的琼鼻。

    “...”丫头眼睛还没睁开,嘴巴里咕哝了几下,便已经在笑了:“少爷早~”

    “还早?”南寿的笑骂里藏不住宠溺:“太阳都晒屁股了~”

    丫头眼睛还是没睁,咂了几下蜜饯,无赖撒娇:“晒不着,我穿着亵裤呢~嘻嘻~”

    那怪贵叔说她憨,这能是个大姑娘家说的话咩?

    南寿也觉得自己有点把她惯没型了,强行虎脸:

    “那贵叔的棒子总打得着吧?到时候来收拾你我可不护着了哈~”

    ...?!!!丫头总算还有个惧的,小脸一僵,赶紧睁开双眼。

    可端详了会儿南寿的眼神之后,她又开始甜笑了,裹着被子一个翻滚便贴住少爷大腿,短着舌头:

    “不打嘛不打嘛~我四少爷的小宝贝~”

    。。。。。。。。。。。。。。。。。。。。。

    “吼!”“哈!”“哼!”“嚯!”

    日头还没升到当空,前院里已是一整片的热闹。

    二三十条大汉光着上身,有壮有瘦还有带护心毛的,但此刻都汗津津的一身。

    大伙儿在各显神通啊,打拳耍棍扔石锁,热情高涨。

    倒是没见玩刀弄枪的,因为少爷也在陪着大家一起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