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我来也
    偌大个庭院里面,水磨青砖铺地,周围花曳枝摇。

    朝阳之下,端是派富贵人家的清晨祥和景象。

    只是现在这院中的动静却稍稍有点违和。

    “咕噜噜噜噜~~”白衣青年仰着脑袋,单手拿支牙刷,一口温水已经在喉头翻滚半天了。

    “噗~”

    见他远远的将水吐湿了好大一片砖,早已在傍边侍立的青衣老者眼皮跳了跳,但还是赶紧上前,将干净的手巾递上。

    “谢谢哈~”原本蹲得很没形象的青年一边接过,一边顺势站起身来,笑出一口白牙:

    “贵叔~你有没有这种感觉,这青盐的确不错,但每次刷完牙还是会觉得嘴巴里有点齁啊~”

    “是么?”老者认真想了想:“这是惠福祥的上等青盐,咱府里也一直用...少爷如果觉得用不爽利,那回头我去瑞和泰瞧瞧?听说他家有种香盐...”

    “别别别~”青年抹完嘴巴连连摆手笑:“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吐吐槽解解闷儿,贵叔你别当真哈~”

    贵叔细瞧了两眼他的神色,这才讪笑点头,又主动将牙刷和手巾都接过来:

    “那丫头又不见人影!少爷您起身也没个人伺候着,这真是...不给她上点规矩看来是不成了!”

    “规什么矩啊~”青年笑嘻嘻的:“她还是个孩子呢,又正是渴睡的年纪,睡觉就让她睡嘛,吃饱睡足才能长个子的说~”

    “还长?”贵叔咬牙:“她就是个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的憨货!”

    “咩哈哈哈哈~”青年大笑,还不忘抬手在贵叔的肩上拍两下以作宽慰:“憨点就憨点,多可爱啊~”

    。。。。。。。。。。。。。。。。

    贵叔苦笑着忙活去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青年笑吟吟转身,踱步回了自己的正房。

    从桌上的果子盒里捻了几颗蜜饯,一枚塞进嘴巴去去齁味,还几枚握在手心,是准备去耳房里哄憨丫头起床的。

    可才又走了几步,他的视线就被某处吸引住了。

    是面铜镜,镜面打磨得光滑无比,借着门那边投进来的阳光一照,里面就映出个高大颀长的身影来。

    青年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呡了呡,发了一小会儿楞之后,他眉稍又一挑,笑。

    还好,还是那么帅~

    嗯,青年是个穿越客。

    虽然穿越听起来已经有点落伍了,但自己居然亲身赶上一回,感觉还是挺那啥的。

    而穿过来的这个世界呢,好像也跟原时空有很大的区别。

    别说宋元明清,连隋唐都木有,汉晋之后乱了百八十年,突然就冒出来个大楚,嘁哩喀喳一顿打之后,统一天下。

    而且统得还特别持久,都快四百年了,也没改朝换代的迹象,听说就是没事儿跟突厥什么的干干仗,互有输赢吧。

    平行世界?

    而他穿来之后的身份呢,叫南寿,乳名唤作宝儿。

    还真是家里的宝儿,老来子嘛,还是独子。

    南家地处江南,姑苏府,曾经是当地一等一的人家。

    有钱!巨有钱!

    因为南家是皇商啊,而且是世代皇商那种。

    祖上是在楚太祖身边立过赫赫战功的猛士,再加上后代子孙的精细经营,南家这皇商,很有点与国同休的感觉。

    别说江南的府道官吏,就算在皇城里,说到姑苏南家,也很能得眼高看。

    可为什么又要加个“曾经”呢?

    因为此一时彼一时,南家出事儿了嘛~

    就去年年底,南家的家主,南寿他爹,跟往年一样进京面圣,汇报工作顺带联络人脉感情啥的。

    没曾想,进京没几天,还腊月初呢,咔~就死在皇宫里头了。

    而死因也是众说纷纭,小道消息满天飞。

    有说宿疾发作一命呜呼的,有说惹恼皇帝被赏毒酒的,甚至还有说他借着皇城龙气直接羽化成财神的...各种消息还都被传得有鼻子有眼儿。

    这,可就诡异了喂~

    为什么小道消息能编得这么邪乎?...因为官方至今都没给个正解嘛~

    堂堂世代皇商的家主,在皇宫里一命呜呼之后,宫中居然连个像样的诏令都木见发。

    退一万步,就算南家没有官身,但位置在这儿,至少得派个王子或近臣抚慰下亲属吧...也木有~

    只是由一小队皇城禁卫护送着棺椁回到姑苏。

    那些禁卫的嘴巴,就跟那棺材板一样紧,不但不许开馆,也不肯透露半点消息。

    守看着南府办完白事,棺椁入土之后,他们才撤。

    南家主母,也就是南寿他妈,是世代书香的御史府出身,本来就是个玲珑心肝。

    可这么诡异的事情,别说听了,她连想都没想到过啊。

    丧夫加上万般忐忑忧思...竟是从此一病不起,熬了两个月没到,也随先夫驾鹤去了~

    而原版的南寿呢,是个素来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喝酒打马他会,可真遇上事儿,是半点主意都没。

    南家原本既富且贵,连江南府台都早早把女儿予他立了婚约。

    可自从去年底的事情一出,味道就全然不同了,官场里可从不缺善望风的人精。

    退婚!

    虽然人家说得客气,百般致歉,但退婚就是退婚,本质没变嘛~

    原版南寿是个心高气傲的,父母双亡前途茫茫,再加上这么一出,也受不了了。

    身边帮闲们的神情变化,家中下人的各种议论...他又不聋不瞎~

    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儿能咋办?何以解忧,唯有喝酒咯~

    没日没夜的喝,终于把自己给喝挂。

    这才喝出个不知道打哪儿穿过来的灵魂,和一段全新的故事~

    。。。。。。。。。。。。。

    南寿嘴巴动了动,这金丝蜜饯还真是甜。

    退婚?那就退婚嘛~

    发奋图强啪啪打脸?...俗不俗?这种桥段俗不俗?

    单身万岁!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外人觉得南家中落了,可在他看来,还是够豪横啊~

    问过管家贵叔,良田千倾不说,观前有半条街都是他们家的。

    还有这豪宅~嗯?...前后五进上百间房,里面花园都不止两三个。

    平米?...这屋子论亩算!...现在属于我!哼哼~

    南寿甚至还有点小庆幸,因为听说如果他爹不出事儿,今年就要给他提前行冠礼了。

    连表字都起好了-伯起。

    谁特么愿意整天被人叫南伯起啊?!啊?!...身为男人以后还能抬头还能笑?!

    您走好~虽然不熟,但咱也知道饮水思源。

    还您个年节香火不绝,还是可以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