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最新章节 > 第三十二章 我想见白白
    其实就这点来说,小娘还真有点冤枉南寿。

    当时挺身护下素言,并不是他有多少勇莽豪气,也不是对素言有什么了不起的感情。

    纯粹是他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罢了。

    嗯,南寿的确有点大男子主义,但他的这种,又有些小不同。

    并非喜欢对小娘呼呼喝喝那样,或者觉得男人说什么女人就该听什么。

    甚至在跟有分摊账单习惯的欧美娘日本娘约会时,他也会笑嘻嘻的从善如流。

    他对大男子的理解是,不管平时如何放浪,但当有真正的危险出现,男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该站在老弱妇孺的身前。

    这是种从小耳濡目染浸到骨子里面的认知,想改都改不了。

    但这误会此时好像也无关紧要。

    最让绑匪娘纠结的,还是他的身份,以及两人此刻奇怪的状态。

    在此之前,绑匪娘可真没想过自己会去打家劫舍啊,还把人家家主给挟持出来换赎金。

    这行为,跟她从小接受的那些学识家训,根本都背道而驰了。

    原本只是想摸进南府找到他,威逼着让帮个忙而已,谁知道怎么就一路阴差阳错发展到如今这状况呢?

    所以小娘面对南寿时,心情也复杂到不行。

    对这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明明可以更凶一点的。

    可心底却又带着说不出的歉疚。

    于是或多或少的,也在放任他作怪。

    小娘甚至希望南寿干脆就是个坏坯子,欺男霸女那种,若是那样,真绑了也就绑了,权当给他个教训,为百姓出口恶气。

    可今天到姑苏城里再一细打听,这家伙以前虽然也有些小恶迹,譬如跟人出城跑马时踩踏了人家青苗什么。

    偏生南府做事挺周全,只要苦主找上门,一般都立刻致歉,并奉上相应赔偿。

    除此之外,好像也就个不学无术的名头格外响亮了。

    ...总不能因为人家不爱学习就绑了吧?

    虽然这家伙看起来的确不学无术...但他居然还会下厨...还帮着把衣服洗了...

    再想到清晨那个完全没有道理的亲亲,小娘竟是愈发的心乱如麻。

    柴枝哔啵,篝火明灭。

    古庙里,男人披着长发,有一下没一下的帮小娘揉按肩膀。

    彼此都有心思的两个人,一时都安静了下来。

    终于还是南寿吸了吸鼻子,又笑着开口:

    “对了英雄,我看你这么年轻,剑法又如此的出神入化,那在江湖的年轻一辈里,功夫该是最最顶尖的那个了吧?”

    小娘顿了顿,缓缓摇头:

    “我不过是跟在人旁边学了几手粗浅把式,哪里算得上顶尖?...要说厉害,在年轻女子中,也当以佛光七仙中的老幺-徐七娘最为著名,据说她一双铁肘施展起来,便连她六个姐姐都抵挡不住。”

    “佛光七仙?...铁肘徐七娘?”南寿表情古怪的咂咂嘴,又笑:“听起来还挺刺激的喂...对了对了,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江湖上肯定也有第一高手吧?”

    小娘又想了想:“第一高手么...这些年声名最盛的,应该是青莲先生了吧?...相传他道骨天成,年轻时又爱饲弄灵禽,机缘巧合之下,竟自悟出了赫赫有名的《万羽剑法》,二十余岁携剑出川,一路寻访名家讨战证道,六年之间走遍大楚,但从第四年起,便再也没寻到对手了...呀~那该是怎样的风采啊...真叫人神往...”

    小娘悠然感叹着,可南寿这听众这时却已经听傻掉了。

    不但手上的揉按动作突然停下,连笑容都差点绷不住:

    “...出川?...还养鸟?...英雄!你说的青莲先生,不会是姓李吧?!!啊?!”

    小娘听出他语气有异,讶然转头:“对啊,青莲先生姓李,单名一个白字,你也听说过?”

    南寿表情古怪极了。

    那可是李养鸟啊!是李青莲啊!...怎么可能没听过?!

    可到底怎么肥四?!原时空里的诗仙,现在却转职当剑仙去了?!

    南寿心情那叫一个纠结...李白啊...他人生嗑的第一对CP,就是李杜CP啊!

    眼睛里只有星辰和大海的大白白,还有眼睛里只有大白白的小杜杜...多美的画面...

    想到这里,他悚然一惊:

    要死要死,如果这个时空里有白白,那是不是说...很可能也会有杜杜?!

    之前吟的那一小阙剑舞诗,不就是小杜杜的作品咩?!

    ...如果小杜杜没有走歪路...如果他在这时空也一样会写诗...

    南寿突然懊恼起来,之前书房里的那些典籍还是单薄了啊...真没多少今人时文的内容...

    可浪批就是浪批,只懊恼了一下下,便又兴奋望住小娘的眼睛:

    “英雄,那你知道青莲先生现在在哪儿么?”

    小娘眨眨大眼睛:“你...你想见他?!”

    南寿一个劲的点头。

    开玩笑,当然相见了。

    那样的神奇李白同学,就算如今转职了,他还是想亲眼瞻仰下啊。

    在南寿眼中,大白白就是装逼界的祖宗!

    在白白面前,什么低调流?什么凡尔赛?...统统弱鸡!全是弟弟!

    随便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他的迷弟,小杜杜是个什么STYEL?--家书抵万金。

    可换成大白白呢?

    家书?那种东西不需要的!哥们儿自己就能写!

    而且他还是自己替自家娘子,写情书!写给自己的!

    嗯,就是那首《自代内赠》。

    大致内容就是:

    哎呀郎君啊,妾身好想你!

    哎呀郎君啊,妾身好想你!

    妾身白富美,妾身有品位~

    可这样的妾身,就是想你撒~

    三更半夜哟,想你雄壮的身体哟~嘤嘤嘤~

    郎君你为什么那么迷人捏?还那么高,那么冷~直如明月一般~

    妾身想你想得好憔悴哟...都想养只鸟玩儿了...

    ...瞧瞧瞧瞧,咱大白白就是能干出这样的事儿,写出这样的诗来。

    上下几千年啊,要换成旁个任何一位,都干不出。

    也就大白白,不但做出来了,还能做得那么有品有派。

    南寿能不服气到五体投地咩?

    此时此刻,他无比想见大白白!